三河传奇 第1章 古朴山村 第4章 旗开得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38/


第4章 旗开得胜

“三河,打鬼子很危险,你不能去!”知道三河准备打鬼子,全家人都吃惊不小,三河他娘首先反对。

“娘!鬼子都打到我们家门口了,再不把他们赶出去,就有可能占领我们家,让我们做牛做马,去给他们当奴隶,你愿意当,我可不愿意。”

“瞎说,谁愿意当奴隶了,我是说你还小,打鬼子有政府,有军队,你去逞什么能?”

“只要日本鬼子在我们中国一天,我们就会生活在危险的恐惧中一天,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们打死。”三河不理他娘,气呼呼的去找柱子他们了。

三河他们四人这几天一直在周围村庄寻摸,可一直没有发现鬼子的踪影。三河十分着急:“这样跑来跑去的太辛苦,不如我们到鬼子出动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以逸待劳,发现鬼子后再悄悄地跟踪,抓住机会再干他一家伙。”众人表示同意。

下午四点多钟,已经阴了一天的天空终于飘起了雪花,那大小不一的雪花在微风中形成各异的下法,有的是打着转,有的是横着飞。

三河、柱子、良子、二蛋站在屋檐下,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估计这场雪小不了。一下雪,三河他们的行动计划就实行不了了,雪中行动,容易留下痕迹,只有等待天气转好了再行动。

三河决定明天不出去了,先总结一下前段时间的工作方法的得失,再确定下一步怎么办。

到了下半夜,风云突变,刮起了六级左右的大风,北风夹杂着雪粒四下飞扬,原本已经银装素裹的广袤大地,也被这一阵紧似一阵的北风吹得翻卷起来,在地面上、半空中乱窜,纷纷寻找避风的地方,这样一来,大地黑白分明。

这时,有人冒着风雪来送信,孙家媳妇的爹娘因阻止小鬼子抢粮,被小鬼子给打死了,连夜赶过来报信,好让孙家去奔丧。

又添了一笔血债,最近听到的多是坏消息,都是小鬼子在各地作恶的事。

三河他们决定要抓紧时间行动了,尽早打击鬼子的嚣张气焰,打死一个鬼子,鬼子就少一个帮手,也为乡亲们报了一个仇。

三河提出明天先到鬼子的据点附近探探,看鬼子有什么情况,如果能抓住机会最好,没有机会也可以更多的了解鬼子,为今后的行动获取情报。

离安平堡最近的一个鬼子据点是设在二十多里地的宋各庄。宋各庄是山谷县通往省城大道上的一个重要据点,也是鬼子向南边鬼子输送给养的重要交通要道,这里驻扎着鬼子的一个小队五十四个鬼子,他们抢占了一个大户人家的院子做为据点。

严冬季节,人们都喜欢猫冬,偎在炕上不愿出门,加之眼下正闹日本鬼子,出门的人更少了,三河他们一路上只碰上一个行人,也是行色匆匆,抄着手,哈着腰,缩着脖,低着头快步从三河他们身边走过。三河不尽感慨社会的不安定,人心不稳,日子就更难过了。

为了避免小鬼子发现他们,不引起小鬼子的注意,三河他们在快到宋各庄时,绕弯上了庄后的一座小山,从这里观察小鬼子的动静。

经过几天的侦察,三河他们一直找不到机会打鬼子,鬼子都是成群结队外出做坏事,让他们无可乘之机。三河提出:“我们去搞鬼子的武器。”

“为什么要武器?我们又不会用,搞了也白搭。”良子觉得搞武器的意义不大,不如杀一个小鬼子解恨。

“我们把鬼子的武器搞来了,鬼子就没有武器了,他们没有了武器,就如同老百姓,这点道理会不明白?”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良子抓了抓自己的耳朵,不好意思笑了笑。

“三河哥,那我们咋弄?”二蛋子觉得这事有些不靠谱,难度太大了,相当于在虎口里拔牙,那枪等武器都是在鬼子的手上、身上,不把鬼子弄死,武器就很难搞到手。

“我们趁着黑夜到鬼子的军营里弄。”三河说得特简单、轻松,好像这要去自己家里拿自己的东西。可把三人吓得半死,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多危险啊!叫鬼子发现了咋办?我们还是想一下其他办法吧。”惊讶了好一会儿,良子不同意进鬼子军营,太吓人了,那可是鬼子军营啊,一不小心就玩完。

“我想过了,只有这个办法最好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枪整出来。”三河坚持自己的意见。

“我还是认为这个法子太危险,在鬼子窝里,万一惊动了鬼子,那就是死路一条,太冒险了。”

“我也是想这法子不好使。”二蛋也不同意这个方法。

“那今晚咱们试一试,如果这办法好使,今后我们就照此行动,如果这办法不行就换一个,好不好?”三河退了一步,先试试,为今后的行动开辟一条新路子。

三河左右看了看,见他们还在犹豫不决,就说:

“今晚我一个人先进去整枪,你们在外面看着,一发现情况不对就跑。”

“那把你一个人丢在哪,我们不干。”其他二人也不同意,说:

“咱们四人共进退,怎会让你一个人去送死!”

“大家都不要讲了,就这么定了,今晚就行动。我来讲一下具体的行动计划。”

三河在地上摆了几块石头,又画了几条道道,为伙伴讲解:

“这就是鬼子军营的布局,这栋房子里住着十几个鬼子,这间房子里也住着十几个鬼子,鬼子的头和上十个鬼子住在这间屋里。一般情况下,在这个院门口有二个鬼子的哨兵,二小时换一次岗。要想进入院子就得避开鬼子的哨兵,我们就从这里进去。我进去后,你们二个人在这个墙角监视鬼子哨兵的动静,另一个人在院外等待接枪,一切暗号还是用原来的,大家都明白了吗?”

三河讲得斩钉截铁,良子、二蛋、柱子也无法说服他,就只能协助三河去完成计划,尽量减少负担,把危险降低到最低限度。三个人盯着地上的地图,计算着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以及在发生情况后往哪个方向跑。

四个脑袋又聚在一起,分析了所能想到的任何情节,想尽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一点也不比去打小鬼子轻松,这可是一次全新的战斗。

冬天的夜晚特别寒冷,哈气成冰,小北风不停地刮着,从衣服的领口处,袖口处,裤管处不断地将冷气往人的身体里钻。人站在冻得硬邦邦的土地上,什么底的鞋也抗不住啊,站在上面用不了多久,脚底板直发凉,禁不住要跺跺脚。

两个鬼子哨兵把棉帽耳子全放了下来,包住了脸,背着枪,袖着手,在院门口不停地蹦着,天太冷了,跺跺脚暖暖脚,可不能停下不动,那样会把脚冻坏的,说不定能把脚指头冻掉。

三河和三个伙伴来到鬼子据点的院墙西院墙脚外,二蛋子踮着脚尖小心翼翼来到院墙角处,伸出半个脑袋观察鬼子哨兵的动静,看见鬼子哨兵正在原地转着圈跺脚,回过头,向三河他们打手势,一切正常。

良子蹲下身子,三河站到良子的肩膀上,柱子扶着良子站起来,三河站直了身子,稍一用力就攀上了墙头,墙里边原是一个猪圈,猪早叫日本鬼子杀了,三河顺着猪圈的围墙下到了院子里,院子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三河伏在猪圈边等了一会儿,确实没有动静了,这才悄悄来到西厢房,趴在窗下倾听一会,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就轻轻的、慢慢的推开门,屋里头黑咕窿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三河把门开大了一点,慢慢适应了里面的黑暗。三河悄悄穿过外屋,轻轻将门帘推开一条缝,向里面望去,大炕上一溜睡着十多个鬼子,都在做梦呢,三河寻摸了一下,看到墙边顺墙支着一排枪,三河踮着脚走过去,生怕发出一点声响惊醒鬼子,他走到枪支旁,一手抓住二支步枪,又轻手轻脚出了门,上了猪圈的围墙把枪递出去,在递第二支枪时,发生了意外,枪托碰到了墙头上的石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几个人都听见了声音,心里不由得一紧,三河迅速跳下墙,躲到猪圈里头。柱子紧张地看着二蛋子,只要二蛋子一发信号,柱子也要赶紧给三河发信号,让他立即撤出来。

二蛋子心里紧张得要命,盯着鬼子的哨兵,眼睛一眨不敢眨,二蛋子看着鬼子的哨兵还在不停的转着圈,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是他们并没有听到响声,二蛋子马上向后面发信号,一切平安。

柱子马上将信号传递给院子里的三河,三河接到一切平安的信号,翻出猪圈,又进了鬼子的房间,没一会,三河就提出了四支步枪,二把手枪递到墙外,转身又进了鬼子的房间,这回三河抱出了一挺歪把子机枪,他不知道这种枪比那些步枪厉害多了,可以连续发射子弹,村民就是在这种枪的扫射下一排排倒下的。

三河又打了一个来回,又拿出四支步枪,四个武装带,估计拿再多,人少也拿不下,就停止了取枪,踩着柱子的肩膀下了围墙,给二蛋子发了信号。二蛋子最后看了一眼鬼子哨兵,鬼子哨兵还在不停地跺脚,转身和良子一起轻手轻脚回到伙伴中,每个人分到三支步枪,多一支机枪,其他人也抢着要拿,三河分了一支步枪给柱子,这才平息了伙伴们的争夺,几个人迅速离开了鬼子据点。

在回村的路上,几个人都很兴奋,今晚的行动太顺利了,使鬼子少了十二支步枪,二把手枪,一挺轻机枪,叫鬼子没了武器,就不敢到老百姓家行凶了。

他们那里知道,把日本鬼子的枪搞出来,虽然会给鬼子造成一定的麻烦,但从根本上不会让鬼子受到任何损失,他们的枪支会很快得到补充,照样到处烧杀抢奸。

“我们就这样把枪背回村吗?太显眼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把枪埋起来吧。”二蛋认为把枪带回村太危险,村里人多嘴杂,保不准会传到鬼子的耳朵里,那样鬼子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柱子想了想说:“我知道有一个山洞很隐蔽,是我在捉兔子时发现的,我对谁都没说,我们是不是就把枪藏到那个山洞里?”

四人摸黑来到飞鹰崖北坡,柱子在前面带路。这里也根本没有路,都是在杂草和灌木荆棘中摸索前进,时不时的还要停下来判断一下方位。爬上一个近二米高的陡壁,又行了不远,前面又出现一个陡壁,柱子兴奋的说:“到了,就是这里了。”众人一齐停住了脚步,看着面前黑漆漆的陡壁。

三河突然打消了今晚进山洞的念头:“这山洞里肯定黑得要命,里面情况不明,别再出点什么事,还是明天来吧。我们把枪就藏在这里,等明天我们带着油灯和火把来把山洞里的情况看清楚再说。”

情况不明的地方最怕人,万一有个狼窝就遭了,他知道狼不会在离村这么近的地方建窝,但有些害怕是没来由的,比如怕黑,怕打针,这种害怕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胆大胆小问题。三河让大家找了个小坑把枪藏好,上面盖些杂草,然后三河领着他们来到了自己家的地道,天就要亮了。还是不要打扰大人们睡觉。

等三河他们睡醒,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三河让伙伴们先回家吃饭,准备油灯、火镰,能做个火把最好,没有火把就找一些松树油子。

这个洞口确实很隐蔽,洞口前面有一块二米多高的大石头,人只能在大石头和石壁的缝隙中侧身穿过去,到头之后才能看见洞口。三河用火镰打着一个油灯,蹲着身子钻进山洞,里面很开阔,比一间房子要大一些,而且比外面要暖和不少。三河端着油灯四处查看,又发现一个山洞,进了山洞,那里面比外面的山洞还要大不少,三河十分满意,这里可以做红缨枪队的指挥部。

经过商量,他们为这个山洞起名为中军大营,那个里洞被当做仓库,存放各种战利品。三河说还要做二个洞门,一是防野兽,二是做伪装。他们还搂了不少草进来,当棉褥用。至此,红缨枪队有了一个隐蔽的大本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