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三十八章节 身影(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除了空军的部署之外,东盟舰队的组成也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负责陪同的新加坡国防部少校对鹰司真希解释说到。“我们并不认为着一定会与中国发生战争,但无论在什么时候,当战争来临的时候,我们也不畏惧,真如新加坡军队的口号那样‘誓死保卫新加坡’。”

看着颇有些得意的新加坡少校,一直沉默不语的鹰司真希反问道“如果如同当年那样,中国军队从泰国、马来亚的方向发起进攻呢?”鹰司真希的话语虽然冰冷而不带有任何感情,却使得满脸笑容的新加坡少校脸色为之大变,甚至就连JID综合情报局、G-2Army军情局以及ISD内政部国内安全局的几名特工的面色亦是变得极其难看。

当初正是日本军队由马来半岛的侵入,从背后插入了致命的一刀,才使得狮城几乎没有形成什么像样的抵抗便举起了白旗。尽管在现如今,东盟国家所认为的与中国之间的冲突即使无法避免,也只会维持在有限的强度。并不会大规模的爆发成全面战争,但谁也不能保证就不可能发生地面战争。要是真把北京激怒了,那可真难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到底是国防部的外事人员,少校很快的便缓和了面色。依旧是笑容满面的对鹰司真希说道:

“Miss蒋,如果中国军队真会从马来半岛登陆,那么他们首先将不得不去面对几个问题。

首先,印支半岛的战争还没有结束,西贡当局武装力量的存在也就注定了中国军队不会有足够的力量开辟第二战场。其次,虽然曼谷并没有选择加入我们的联合防御体系,但身为东盟成员国,泰王国便有其相应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不敢保证曼谷会坚定的给予我们支持,但至少会处于中立,不会任由中国人沿着普吉山、銮山一线向南进攻的。

再者,无论中国军队会不会在马来半岛开辟战线,处于我们北端屏护位置上的是马来西亚军队的Rejimen Askar Melayu DiRaja(皇家马来兵团)、Rejimen Renjer DiRaja(皇家步兵团)、Kor Armor DiRaja(皇家装甲兵团)、Rejimen Sempadan(皇家边境兵团)的部署力量。

再退一步,即便中国人可以轻易的登陆,作为新加坡陆军机动力量的第3师也可以在司令部的统辖下,迅速做出反应。由第2步兵团级营、第5步兵团级营和第187步兵团级营共同组成的第3步兵旅早已经处于待命中。

而该师的第5步兵旅最近也已经开始部署所辖的3个预备役步兵团级营。第8装甲旅的1个现役应征兵营、2个现役装甲团级营随时可以开赴他们所需要去的战场。”

鹰司真希微微一笑“如果这一切真会发生,那么新加坡陆军果真能够做出如此迅速的反应吗?除了你所说的哪个更说的第3师之外,还有第6师、第9师,作为预备役作战部队第21师等多支部队,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一旦中国军队来袭,你们能够支持多久呢?

新加坡陆军的常备部队不过就是3个合成师,其中两个师是AOR师;6个步兵营、3个卫戍营在内的9个步兵营;4个装甲营;4个炮兵营;4个战斗工程营;以及一个辖有3个防御炮兵营的师属防空炮兵旅;其他还有辖有7个旅、21 个营的两个民防部队司令部。

陆军预备役部队共计13个步兵旅,下辖30个步兵团级营;两个卫戍旅、两个装甲旅;两个下辖有20个装甲团级营、26个预备役炮兵营、17个预备役工程营”

如数家珍似的一番话语让陪同的几个情报人员连同这个国防部少校都已然是目瞪口呆。鹰司真希淡然的笑了笑,冷声的笑了笑“固然这些部队全部动员起来,是具有一定的规模。可是请别忘记了,新加坡只是个弹丸之地,根本没有什么足够的防御纵深。何来坚守之说?”

“这个,Miss蒋,如果真的爆发地面战争,我想国防部、总理府会有一定对策的。”少校摊开手颇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位日本流亡政府情报对策委员会执行总监实在是太过于较真了。别说这新加坡本土防御的事情本来就是新加坡政府考虑的事情,与你一个日本人有什么关系。就便是你想指手画脚一番,也用不着这样的咄咄逼人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您所说的应对方案便是让新加坡陆军部队越过长堤,到柔佛海峡的另一边的马来半岛上去作战吧。”鹰司真希冷冷的说道“可是吉隆坡认可过这一点吗?”

“尽管贵国与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马来西亚缔结了多边军事协议,也就是那份在1971年4月15-16日在伦敦部长级防务会议期间签订的《五国防务安排协定》。

可是,当初在防务方面的合作关键点主要是英、澳大利亚、新西兰在1971年年底之后继续在贵国、马驻军,并建立新(加坡)、马两国统一的空防体系;

同时设立联合磋商委员会、联合空防委员会和英、澳大利亚、新西兰联合部队司令部,而司令部将下辖有一支由英、澳大利亚、新西兰三国陆、海、空军组成的联合部队”

鹰司真希的话语里甚至带有着些许的挑衅意味:“当初签订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也是因为《英马防务协定》行将期满,英国政府决定从贵国、马撤军的情况下,为继续维护联合王国在东南亚的利益而签订的。可是随着后来澳洲、新西兰陆续从贵国撤走了军队,仅仅维持了5年都不到的联合部队司令部便于1976年4月宣布解散了。

我想请问一下,虽然存在有FPDA,而且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宣称对贵国和马来西亚提供协防,但吉隆坡会允许贵国陆军部队进入马来半岛作战吗?

还有,尽管目前Integrated Air Defence System(马新联合空防系统)是由贵国所控制的,新加坡术空中支援司令部也负责着马来西亚的航空管理,甚至飞越马来半岛的航班都要向新加坡空中支援司令部审批,而不是向马来西亚空军通报。

可是新加坡空军有多大的力量来支持马来半岛上的整片作战空域掩护?”鹰司真希笑道。

这样的一席话几乎使得陪同着几名陪同着的新加坡情报部门的特工以及国防部的少校军官骤然变了脸色。谁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日本流亡政府情报对策委员会的执行总监说的都是很正确,无论是在分析上,还是在事实举例上都是切合实际,只是话语太过直接了点。

“尽管FPDA现在的职能已经发生了转变,但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毕竟还是存在着的,无论怎么样,‘五国联防’当初一直到现在所确定的基本概念还是当马来西亚、新加坡遭受外来袭击时,协议签署国所应当采取的反应和所能给予的军事援助。”少校沉默了片刻,辩解说到“至于新加坡武装部队能否支撑的住,我想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您所认为着,我所指出的问题是一个伪命题吗?”鹰司真希淡然的笑道。

“事实上,东盟与中国之间的战争,只不过是一种最糟糕的选择,如果通过政治协商,或者情势发生了变化,战争都是可以避免的。”少校说到“只要北京愿意控制他们的脚步,东盟国家同样不希望发生战争。”少校耸了耸肩头“毕竟战争对于人类来说,终归市场噩梦。”

“政治上话题,是你我、在场的各位都无法解释的清楚的,毕竟即便政治家们想去回避战争,可是恶魔一样会降临。无论是人类的主观意识,还是其他的客观因素,都无法去改变一些事情。”鹰司真希冷笑着说道“正如两年前的那场战争,难道日本就应该沦为这样的下场?”

“当初的《日美安保条约》最终还不是一张废纸,华盛顿不但无情的抛弃了他们曾经的盟友,甚至还参与到瓜分之中。”鹰司真希冷笑道“难道一纸《五国防务安排协定》又能够起到什么作用?澳大利亚、新西兰会选择与东盟肩并肩的站在一起吗?”

“别忘记了,除了伦敦之外,在西太平洋地区,东盟已经丧失了全部的地缘政治伙伴。华盛顿如同抛弃我们一样,亦是将东亚抛弃了。”鹰司真希冷冷说道“澳洲、新西兰是否愿意掺和到这其中来,也是一个很难说清楚的问题。对于FPDA,英国政府本身就并不看好。”

那位之前还在竭力辩解着的少校此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看着远处忙碌一片的樟宜国际机场,少校突然感到一阵茫然。“难道新加坡真的没有选择了吗?”少校早已经失去了刚才的镇定。“如果这场战争真的到来,那么我们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鹰司真希冷冷的笑了笑,转身走出了战术空中支援司令部。新加坡的选择?哼哼,或者应该说,新加坡从来就不存在选择,大国之间彼此看轻的一个砝码罢了,哪里来的选择?无论是英国政府还是北京,或者都只是想利用东盟的这些棋子对局一把,谁也没有将这些弈子看重。

见到鹰司真希的离去,JID综合情报局、G-2Army军情局以及ISD内政部国内安全局的几名情报人员也很快转身跟了出去。看着那个穿着新加坡陆军中尉军服的较小身影,本是负责陪同的新加坡国防部少校竟一时间愣在了那里。站立在一旁的战术空中支援司令部的值班上校军官摇了摇头,唉叹一声,自顾自的忙去了。留下了少校一人独自呆立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