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忆中,第一个知道的节日是春节,第二个才是重阳。


我出生不久,就随父母南来北往,东跑西颠了;因在部队,对时令、节日所知甚少。记住春节,是因那天对我们来说是最幸福的一天,有新衣服穿,还有吃不完的肉。记事起,家里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一个人两个碗,饭菜都是母亲按孩子大小进行分配,为的是避免有人少吃或多占;一个星期能见到一次肉,准确点说是尝到了肉味,每人能分到几点肉皮,肥肉母亲用来炼油,精肉是父亲的专利。因那时家里全靠父亲的工资养活我们,对父亲,母亲格外精心,开的是小灶,每天总有一个荤菜;就是蔬菜,父亲吃的也和我们吃的不一样,白菜心是他的,外面的老菜帮归我们;连过年,他吃的都是独食。说起过年,那是最开心了,也就那天我们不用两个碗,和部队八一会餐一样,用一个菜盆装肉,一个菜盆炖着粉条,还有个菜盆盛着海带汤。也就那天,我们最易生病,平常清汤寡水,突然大油大荤那么肠道一过,容易跑肚拉稀。

我回南方,是部队到了河北与辽宁附近,一因北方天气寒冷;二因生活不习惯。北方供应的粮食很杂,一个人每月可分到三斤大米,一斤白面,另外就是小米、玉米、高粱、薯条……我们的大米、白面都被父亲承包了,而那杂粮我们又都不爱吃;饿极了就去挖野菜蘸酱生吃,到白杨林里采蘑菇充饥。母亲觉得这不是办法,生平做了一回主,坚决要父亲到地方。他们去了安徽,我回到湖南老家。

路途错过了上学时间,就到公公的船上耍。他在水运公司上班,跑的是涟水。秋天接近枯水期,他们船就停在正心码头,捞河沙维持生产。没事的我有时帮他们用拖把拖拖仓面,有时就跑到电影院看电影,或者到城里最大的工农兵商店看顾客购物。

一直忙于工作的公公这天忽然说带我去玩,我好高兴;不过不是进城,是过河去爬东头山。东头山下,有个东山书院,那是毛主席少年时代学习过的地方。路上,公公问我想不想爸爸、妈妈,我毫不迟疑地回答:不想。就为这句话,被公公数落半天,说我不该忘本,一是要时刻想念毛主席,二是要不忘父母的养育之恩。我说不想,是回老家时母亲叮咛过我,公公、奶奶要是问你想不想爸爸、妈妈,你就说不想,别让他们以为带你不亲。我听了母亲的话,结果是挨了公公的批评。不过,我觉得好奇怪,就问公公:一年那么多天,为什么今天你才问我想不想呢?公公说:今天是重阳节,按过去人的风俗,不管千山路远,这天家里人都要团聚;人们也是在这天最思念还在远方的亲人。公公说的我不太懂,只是我常想爸爸、妈妈是真;只因母亲的嘱托,我从不在公公、奶奶面前表露。

去东头山必经东山书院,公公说要让我受点领袖教育就带我进去了。搜索记忆中的往事,最清楚的是看到了一盏煤油灯,讲解阿姨说那是毛主席刻苦读书,夜里用过的灯;还有就是一根竹扁担和两个大水桶,阿姨说那是毛主席给房东挑水用过的。其他的,我就记不得了。

在书院外,我们依着一棵大树吃本应在山顶上吃的午饭,是一斤方片糕和半斤叫“猫耳朵”的副食品。我有点好奇地问问公公:那么大的桶,毛主席真的能挑动吗?

公公说:主席是伟人,自然不同凡人,力气大,肯定能挑动。

象我公公这么大岁数的人,最崇敬毛主席了,也最爱说:托毛主席的福,我们才有饱饭吃。

那天,我和公公终于没有登上东头山,以后也没去过了;因东头山上已是阴云密布,公公怕我淋湿生病,就带我回走了。不过,我记住了九月九-----每逢佳节倍思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