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传奇 第1章 古朴山村 第2章 有备无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38/


“吴大叔,这大包小包的,怎么都搬回来了,不做生意了?”三河见邻居吴孝辉坐着马车回来了,而且是赶着二挂二套马车,车上装满了布袋、麻袋等。山下的小路上,吴大婶和他们的子女在努力爬着。三河觉得奇怪,这吴大叔在县城的生意做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把家都搬回来了。

“三河呀,你还是先帮我卸车,我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讲,车老板还急着赶回去。”吴孝辉边说边解绑绳。

大车只能停在村口,剩下的路程就得靠人扛了。

三河答应了一声,动手帮助吴大叔卸车,这时,吴大叔的大女儿率先登上来,和他们一起卸车,没一会儿,吴大叔的大儿子吴高凯也上来了,吴大叔让他去喊二个人来帮忙扛包:“大凯,去把你成林叔和正华叔喊来帮忙扛包,快去。”

吴高凯答应一声跑去喊人。吴孝辉在县城里开了一间杂货店,卖些日用百货、针头线脑、副食干货等等,所以东西又多又杂。

小儿子和小女儿扶着他娘一齐走了上来,吴大叔对他们说:“你们把菜都先拿回去,把饭做好,我请了几个人帮忙,一起吃饭,喝酒。”

吴孝辉从县城回来的时候准备了不少肉鱼等食物。

没多久,吴高凯就喊来二个中年人来帮忙:丁成林和罗正华。几个人一起努力,没用多长时间,就卸完了车,让大车返回县城。

“慢点搬,别闪了腰!”

“那谁,这包太重了,找个人搭把手!”

“干完都别走,就在我家喝酒!”

一直搬到天擦黑,几个人才把东西从村口搬到吴孝辉家。

洗了手,擦了汗,吴孝辉请帮忙的人上炕坐,围着炕桌坐了一圈。

今日吴孝辉大方得很,满满一大桌子菜,有肉有鱼的,可比过年整得还丰富。吴孝辉提起烫好的、灌满了老白干的酒壶,用手一抹壶上的水:

“来,来,都满上!”

“吴大叔,你也太客气啦,咋整这么多菜?”三河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不好意思吃,这一大桌子菜,人家得花多少钱?

“都别跟我客气,谁客气我跟他急。来,吃着,现在不吃,还待何时?”

“那把大嫂她们都喊来一块吃。”罗正华也觉得几个人吃这么多有点奢侈。

“别管她们,她们灶上有吃的,来,我们喝着。”吴孝辉端起了酒盅,又招呼众人端起酒盅:“今日大家受累了,我在这里谢谢大家了,干!”一口将酒喝干。

三河犹犹豫豫,他以前虽喝一点酒,但从来没有大口大口的喝,所以他看别人一口喝了,他也只喝了一小口。

“哎,三河,不爽快呀,快,干了!”吴孝辉见三河只喝了一小口,马上催促道。

“我干了就是,五口怎么样?”三河申请慢慢喝。

“三口,不能多了。”吴孝辉不答应。

“好,三口就三口!”三河爽快地又喝了一口,这回酒下去不少。

“吴大叔,你说说,你怎么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咋跑回来了,还把全家都整回来?”三河没忘心中的疑问。

“现在县城里是人心惶惶,大批的北方难民在县城里四处乞讨,闹得人根本没心情做生意,还是先回家避避,等情况好转了再回去。”吴孝辉提起酒壶将大家面前的酒盅斟满。

“是什么地方发雪灾了?”这个时候只有雪灾了,刚进冬,不会这么快就没粮食了吧。

“什么雪灾?这是人祸!”吴大叔显得有些激动。

“人祸?是不是又在打军阀战争了?”前几年,几个军阀相互打仗,是民不聊生。

“你们还都不知道?日本人打过来了!”吴孝辉把喝干的酒盅亮给大家看,让大家也喝干了。

“日本人?日本是什么人?”丁成林问。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还有日本人一说,更没有地理概念。

“我听说日本是在我们东边的一个岛国,很小很小的国家,加上他们的人也矮,所以人们都叫他们为小日本 。他们的心可黑了,就象传说中的小鬼似的,所以又叫他们为鬼子。

“早在1931年,小日本就占了我们的关东三省,几个月前,好像是五月廿九,小日本在我们的北平的宛平城向我们的军队开火,我们国军奋起抵抗,却招来了更多的小日本,仗是越打越大,华北的许多地方都让小日本给占了。我听说这小日本可厉害了,武器又厉害,国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前不久,上海也丢了,我看呀南京也快保不住罗。”

“我知道南京是我们的首都,首都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让鬼子占领吧?”

“轻易不轻易,不总得打吧,可我们又打不过他们,所以老百姓只有受气的份。”说起中国的军队,吴孝辉是一肚子气,如果中国军队能打,也不至于让自己大冬天的放着生意不做,跑回老家待着。

“那鬼子为啥要打我们中国?”

“侵略呗。”

“啥是侵略?”

“这侵略你们都不懂?好,我给你们打个比方,就好比三河是中国,我就是那小日本,我到三河家去,又是打,又是砸,还把他家的东西抢走,这就是侵略。”

“这就叫侵略?这不明摆着是一个强盗吗?”丁成林停住了筷子,看着吴孝辉。

“差不多,这小日本就是强盗,要不然我放着生意不做跑回来。我还听说呀,这小日本见好一点的东西就抢,见到姑娘媳妇就祸害。真不是人哪。”

“真的假的?”罗正华听吴孝辉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害怕起来,自己的媳妇正喂着奶,那比谁家的媳妇都漂亮,千万别让日本小鬼子看见了。

“可不是真的咋地。光顾说话了,酒也没喝,来,整一口。”

吴孝辉看着众人把酒盅里的酒都喝干了,拿起酒壶为每个人斟酒,边倒边说:

“这世道越来越乱了,安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我跟你们说,这仗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打到这儿,这个地方也不安全,你们还是早做打算,能躲就躲,省得吃亏。要不然就逃得远远的,不在这待了。”

“能往哪逃,小日本不得追着你打?不逃。”

“不逃?那也就得躲藏,一发现小日本来了麻溜地就躲到山上去,可就是这天寒地冻的,躲到山上那滋味可不好受,没被小日本打死,也得叫天给冻死。唉!怎么活呀!”

喝完了酒,三河红光满面地走出吴家,吴孝辉一直把他们送到院门口。三河家最近,向上走个十几米就是自己家的院门了。

三河和几个叔叔告别,回到了家,倒头便睡。

他睡不着啊,老在想着心事,怎么才能躲过这一劫。爷爷奶奶的年纪大了,逃是不适合的,最实用的办法就是挖地道,这事以前堡子里有人干过,那是防土匪用的,一般洞口就在屋里的柜子后面,把柜子移开,洞口就露了出来。三河为此担心,这小日本估计比土匪强大很多,土匪总的来说是心虚的,他们怕别人打他们,小日本既然占了中国,他还怕谁,翻箱倒柜的事是免不了的。所以,这个洞口一定不能用的,要想出一个万全的办法,让小鬼子发现不了洞口。

三河在黑夜里看着身边的爷爷奶奶,爹娘和弟弟妹妹,还有东屋的三叔一家,有十二口人哪,这要是让小鬼子杀了可怎么得了,这洞又不能离家太远,最好就在这屋里,院里也行。

想到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被自己否决了,不安全,不隐蔽,想着想着,三河就睡着了。

突然,三河被一阵叫喊声惊醒,他一摸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他赶紧冲到东屋,三叔家也不见一个人影。三河又冲出了家门,只见外面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全堡子一片凄惨的哭喊声,一个大姑娘被扒得光溜溜的,后面追着几个小鬼子,这几个鬼子身高只有1米左右,手臂长长的,放在下面一直垂到膝盖处,头上长着绿毛,眼睛发着红光,鼻子又高又翘,嘴巴大大的,嘴唇向外翻着,露出一嘴的黑牙。三河气愤得眼里直想喷火,正准备冲上去和小鬼子拚个你死我活,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小鬼子,端着枪猛地向他刺来。

三河大叫了一声,一个激灵,原来是一个梦。

三河再也睡不着,他想着梦里的情景太可怕了,得赶紧想办法。他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把棉袄棉裤都套上,来到了院子里。

三河想了很多地方,如堂屋的桌子底下,地面是三合土,不好做伪装,水缸做洞口,水太重,不利于移动,或是鬼子把水缸砸碎了,洞口也就暴露了。后来又想在柴屋里设一个洞口,又担心鬼子抱柴烧饭或直接放火,那就更麻烦了,在什么地方挖洞呢?三河伤透了脑筋。

三河顺着木梯上了房顶,这时东方已经开始翻鱼肚白,天就要亮了。三河在屋顶走来走去,他要居高临下对院子和周围的环境进行一次全面、细致的观察,看看什么地方适合挖地道。

“三河,干啥呢?大冷天的,天还没亮你跑房顶上干什么?”三叔在屋里听到房顶有动静,拿着一根大棒子悄悄出来,一看是三河,没好气地问。

“对不起,三叔,打扰你了。我睡不着,在房顶待会。”

院子不大,可以一目了然,怎么看都不安全,屋前不行,那就看看屋后。

三河的家是堡子的最后一排,他家的屋后就是五十多米宽的一个山坡,再后是七八十米多高的飞鹰崖,那可都是坚硬无比的岩石,挖洞是不现实的,只有看看屋后的这五十多米的土坡,三河就在这里动起了心思。

后来又仔细一想,还是不能在这里挖,隐蔽是隐蔽了,但我们进出也不方便,要翻越院墙,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也翻不了了。加之这地方人迹罕至,植被、尘土都没有被动过,如果我们一走动,就会留下人为的痕迹。

最后还是决定在柴房里挖地道,只要洞口做得巧妙,就不怕被发现。

他是这样设计的,洞口板最下面一层是木板,木板上面是一个寸把厚的石板,石板上面再粘一层土和谷秸秆,显得杂乱无章,和周围的环境保持一致。

说干就干,三河将自己的担忧和做地道的想法告诉了爷爷和爹娘,爷爷说:“挖地道很有必要,现在风声这么紧,全家的生命是第一位的。”

爷爷又让大儿子把二儿子、三儿子都叫来,共同商量有关事情。挖洞的人手足够了,只是挖出来的土如何处理,如果丢到村外,必然会引起村民的注意,挖地道的秘密就不存在了,村里的人虽然都不错,但也要以防万一,或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保不住有人会扛不住说了出来,还是小心为上。商量之后,决定白天挖地道,晚上等堡子里的人都熟睡后,再将土用布袋装好背到河里倒掉,消灭一切痕迹。

可是背了一晚上,这个方法就被取消了,河边路不但难走,而且距离太远,跑一趟要个把小时。后来,在一个偏避处找了一个较大的坑往里倒土,这样,提高了运土的速度,减轻了劳动强度,挖洞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初步的设想是先挖一个直径二尺多,深为八尺的竖井,然后向旁边斜着向下挖,最终形成一个空间,长一丈,宽八尺,高度在五尺以上,人可以在里面直立起来,为保持地道里的空气流通,用小铲在室内的顶部做出一个三寸见方的小洞,为了防止雨水流入,在小洞的上方堆一些乱石,又可以做伪装。

第二步是在洞内再挖一个洞,形成洞中洞。

第三步还要另挖一至二个洞口,人说狡兔三窟,一个洞口被鬼子发现,还可以从另外的洞口逃出去,以免让鬼子堵在洞里,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经过五天的昼夜工作,第一期工程顺利完成,三河的爷爷等几个人对地道的土质进行了仔细观察,认为土质很好,不会有塌方的忧虑。

在洞壁上又挖出几个小洞存放粮食、饮用水等,地上垫上几块石头,放上一张木板床,木板床不够就在地上,铺上厚厚的谷秸秆就行了,又防潮又保暧,总之得让全家十几口人都有休息的地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