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段日子让我一无所有

那段左拥右抱的日子,让我一无所有


满怀渴望走进“明星梦工厂”


我是一所重点大学的大三学生,因为过分地追逐时尚和另类,在常人眼里我压根儿就不像个学生。不过我俊朗的长相和那头飘飘欲飞的齐肩长发,在偌大的校园里,还是特别的引人注目,尤其是那些心思不在学习上的女生,千方百计向我示好,全然没了女孩子本不应摒弃的矜持。

由于向来反感那种逢场作戏的爱情,所以直到去年,我才认认真真地跟中文系一个叫赦娟的女生确立恋爱关系。赦娟也长着一副模特身材,我俩并肩走在路上,没有人不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当然,我喜欢她并不仅仅是因为她出类拔萃的长相,更重要的是她的处世和为人。她是个内秀型的女孩,这正好与我张扬的个性互补!

2001年10月份,一部名为《流星花园》的青春偶像剧开始在网吧里盛行,几乎所有上网的学生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上面。我和赦娟也没有例外。不过我还有个意外的收获,那就是走在路上有了更高的回头率,因为就连我自己也暗暗惊叹:我怎么与剧中的花泽类长得如此之像,甚至都到了足以以假乱真的地步。经常发现有不相识的女生莫名其妙地冲着我微笑,我不禁有点儿受宠若惊了。

那时省城一家电视台在购得《流星花园》的省内首播权后,不遗余力通过各种渠道搞宣传造势,以吸引观众的目光。虽然该剧在网上传播已久,但没有人怀疑将会有股不可阻遏的热潮到来。

正式播出的第一天,那家电视台和某广告公司联合举办的“F4造星运动”活动随即启动。“明星脸”对一般的年轻人来说,已不再是个陌生的概念,几年前全国的很多电视台就有了类似的节目。但这次活动对我而言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毕竟我已经是学校里公认的“花泽类”了。

我的理想是做演员,渴望一夜成名,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肯轻易错过。看到海报的第二天,我就匆匆跑去跟赦娟商量,对她说了心里的想法。一直以来她都不太喜欢我抛头露面,所以支唔了半晌也没答应下来。可我那还有心情去等,下午便独自去了报名处。

或许是宣传还没有到位,那天去报名的人并不多,甚至连负责接等工作的人员都没来得及安排好。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见到该见的人。那位脸上长着丁点雀斑的女子一看到我就惊叫起来:“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塑出来的!”兴奋之余她竟忘了要我填写报名表,而是跑到隔壁叫来了好几个同事,其中就有后来让我给青春留下悔痛的紫宣。

那是一张我异常熟悉的瓜子脸,在一档收视率极高的娱乐节目中诱惑着狂热的歌迷影迷。她无疑也是我崇拜的偶像。但我万万没料到,她会主动走过来同我握手。“你好,我是紫宣!”她的声音像在节目中一样动听,而那真诚的笑,无法让人找出丁点做作的成份。我激动得几近失态,瞪着眼睛看着她,连最起码的回应也给忘了。

就这样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觉得,梦想和现实离得并不远,因为曾经认为遥不可及的偶像,竟也同我有过了那么短暂的一握。晚上我和赦娟在学校后面的人造湖旁边散步,接到一个陌生手机号打过来的电话:“喂你好,我是紫宣!”听见“紫宣”二字,我的手开始发颤,说起话来语无伦次。

她十分坦诚地告诉我,她最崇拜的正是F4里面的花泽类,所以在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有了种亲切感。最后她还说,她相信我一定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说不准还有可能就此成为她的同事。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我所奢望的。现在我已记不清楚,当时究竟对她说了多少声“谢谢”!

刚挂掉电话,赦娟就好奇地追问我是谁打过来的。也不知怎么的,我顿时就心虚起来,第一次对她撒谎,说是一个在北京读书的高中同学。或许在那个时候,喜欢幻想的我,就已经预感到和紫宣之间会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发生。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故事,我却不敢再想。


仅仅只有拥抱算不算背叛


为了争取更多的参与者,我和另外几位长相酷似F4其他成员的男孩,频频在紫宣主持的那档娱乐节目里做嘉宾,两人的接触随之多了起来,而且变得更直接了。在拍摄过程中,她总习惯于用一种妩媚逼人的眼神注视我,直至把我看得心慌神乱。

有天由于临时补了不少镜头,制片人宣布收工时已是晚上9点。紫宣落落大方地走近我,说:“一起到下面的酒吧坐坐吗?”酒吧我泡得并不少,但与当红主持人一起还是头一回,感觉应该别有一番情趣。我把受宠若惊的情绪掩饰得严严实实,故作老练地说:“好啊,名人请客我还能推辞吗?”她看着我浅浅地笑着。那种笑撩人心魄。

按往常的经验,泡酒吧是很难喝醉的,但那天我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一支又支啤酒一饮而尽。原因非常简单,只是她无意中说,我喝酒里的样了比安静时更动人。青春萌动的男孩子大都有这么一种感觉,那就是受不得来自异性的赞誉,更何况对方是个很难用文字把身上的美丽全部形容出来的名人。

开始时,报名的人不少,但真正长得相像的并不多,所以最初的几期节目我都参加了。和紫宣渐渐熟络了,也就不再感觉生分,那种因身份而产生的距离感也随之淡化了许多。她只比我大了两岁,大多数时候我都有了直呼其名的勇气。对此她也乐意接受,上节目前总不忘把我拉到一旁聊聊天。她说她没上过大学,是从一个普通的打工妹靠着自己的打拼走到今天的。我打心里佩服她。

我是在和赦娟在一起感到几分不安的时候,发觉内心的微妙变化的。那天赦娟开玩笑似地对我说:“‘娱乐百分百’的那个主持人长得真漂亮,你可不能随便心动哦!”我倏地打了个顿儿,难免心虚地回答:“怎么可能呢,别人可是红得发紫的大明星。”“你现在不也是大明星了吗?”她说这话时诡秘地笑了。但我知道她心里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随口而出的调侃而已。她是个异常单纯的女孩,只要是自己认定的爱就不会轻易去怀疑。

随着报名人数的不断增多,强手也慢慢浮出了水面。还想在电视上抛头露面只得等到杀入决赛才有了。我不禁有此落寞,而这种落寞,与紫宣有关。我无数次想跑到台里去见她,却苦于一直找不着好的借口。她的手机也老是关机。或许名人大抵如此,只喜欢把与人交往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样才不至于被人骚扰。

我想紫宣大概不会那么轻易就把我记在心里,在见不了面的日子里,她没有理由想起我。我第一次怀疑自己有点儿自作多情。可偏偏就在我什么都不敢再奢望的时候,她的电话就来了:“另外几个参赛者约我到花样年华吃西餐,你也过来吧!”她的话刚落音,我就急不可耐地答应了,

到了那里才知道,她在说谎,因为根本就没有别的参赛者到场。而且那顿西餐在她的催促下,吃得特别匆忙,然后我们打的到了她的住所。那是一套十分普通,甚至还有些简陋的商品房,与我想象中的相去甚远。她的解释是:台里正准备建一个别墅区,她暂时被安排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

从她那复杂的眼神中,我预感这会是有故事发生的夜晚。她和我并排坐在那张褪色的沙发上,当一种迷人的体香隐隐袭来,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把抱住了她。在那一刻,我只把她想象在一个平常的女人,与名气、身份无关的女人,仅仅是漂亮而已。

她没有拒绝我的拥抱,但自始至终也只是拥抱而已。我弄不清她突然的矜持源于何处,却分明听见她喃喃自语:“我好像有些喜欢你了!”好像一词让我觉得心痛,给人以虚无之感。这使得我的双手变得无力,力量所及之处都像是梦境。

第二天回到学校,面对赦娟的时候,我心底的内疚显得无比深重,挖空心思找了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理由向她解释昨晚的行踪。她信了,并且留给了我一抹真诚的笑容。可我却始终弄不明白,仅仅只有拥抱,算不算对她的背叛!

下午赦娟没有课,她上街给我买了条非常漂亮的围巾。她曾经自责地对我说过,每到冬天就想送我条围巾,可自己又不会织,所以只好让心意打点儿折扣,买一条将就将就了。我当时就想哭,觉得即便跟紫宣只有拥抱,对她来说,也已经是无以复加的伤害了。


独守空房的日子里失去真爱


紫宣开始频频约我,而且每次都一副稳操胜券的语气,似乎只要她要求我就不可能不答应一样。实际上也是这样的,虽然我内心很矛盾,但一接到她的电话我的防线就会彻底崩溃,把现实中那份恋情抛于脑后。

学校放假后,赦娟返回老家。她走后的第二天,我就匆匆跟紫宣约会去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和紫宣的关系已不再忸忸怩怩。那天晚上和她在街上散步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对她说出了压在心底的那句话,我说:“紫宣,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我也知道这种爱是不现实的。”她没有说话,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笑。那种不可言状的笑容当中,掺杂了太多暧昧的成份。

心照不宣地,我住进了她那套并不宽敞的房子,而她也默许了这一切。我无意中对她说起,我在学校有个女朋友,她听后一脸不屑的神色,似乎根本就没把一个在她看来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的小女生放在眼里。在真正得到她那一瞬间,我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得到了真爱,得到了自己渴望的所有。

可时间一久,我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整整一个星期,紫宣没回去过一次。我打电话给她,她一律答曰:“应酬太多,实在抽不开身!”我想大概也是,作为省城的大红人,各种各样的应酬肯定多,这也是自然的事。弄不清到底为了一个怎样的目的,我心甘情愿地选择了独守空房。我甚至不敢随便离开,因为她说过,她有空就会回家,而我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有空。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她依然没有出现。我好不容易打通她的手机,说:“我到台里去看你好不好?”没想被她一口回绝了:“这怎么行,栏目组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都焦头烂额了……”我当然不好再问,具体发生了什么。反正听她的语气应该是一次不小的震动。我忍着心痛理解和相信了她。

就在那天下午,她却突然出现在了门口。一进到客厅,她就莫名其妙地抱着我大哭不止。我有些手足无措,又不懂如何安慰。过了一阵子,她自己冷静下来了,哽咽着对我说:“如果我告诉你,我对你的爱是真诚的,你会不会相信。”我猜不着她的用意,谨慎地说:“怎么会不相信你呢?”紧接着,她向我讲了这些天不能回家的原因。

她所在的那档娱乐节目近新从浙江那边招来两名女主持人,大家搞竞争上岗。其中一名长得特别漂亮的杭州女孩,与制片人关系非同一般,对她的威胁也最大。她说她最初到电视台的时候,也曾有过身体付出,她本想不再为工作而放弃尊严,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她太在乎头顶上业已存在的光环了,那对她而言已变得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她主动打到了那位曾经对她心怀不诡的副台长,送上了温情,也因此住进了一幢装饰豪华的别墅。她最后泪流满面地说:“假如你爱我,又肯原谅我所做的一切,就为我留下来,我迟早会回来了。”我紧紧地拥着这个迷茫的女子,心一阵阵绞痛。对于娱乐圈里的猫腻,我也早有耳闻,所以当她说出真相时,我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

那是最索然无味的一个夜晚,我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到底在做什么,心像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次日清晨,紫宣要走,我抓着她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她一脸凄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回来,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为伤害了你而负疚一生。”

不吃不睡在房里闷坐了两天两夜,抽烟或者喝酒,以此来麻木自己的心。我什么都没敢去想,包括什么时候离开,总之我像活在一个不愿醒来的梦中,一切都与眼前的现实隔离。只是后来有一天,很奇怪地有人来催交房租时,我才极不情愿地醒过来,告诉自己:是该离去了。

有些爱我不能承受,即便紫宣真的爱我,可她的选择已经足以把所有的真爱抵消殆尽。本来我可以对赦娟隐瞒一切,但在见到她时,我却犹豫着把所有真相告诉了她。我说,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已没有资格去爱你,也没有资格再去奢望你一如既往地爱我。

赦娟哭了,但她也从此与我形同陌路。如果说最初的那个拥抱还不算彻底的背叛,那我独守空房的那段日子,已完全可以让我失去一切。

这段有辱青春年华的灰色故事,还真像是一场划空而逝的流星雨,你以为是美丽的,结局却偏偏注定只能是悲惨!我后悔自己曾经经历过的这些事,但并不后悔放弃两份或许都是真诚的爱。这是青春的代价!后来听说我闯入了决赛,但我没再参加。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已变得暗淡无光。


本文内容于 2009-1-6 20:02:21 被小编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