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用安全套孝敬妈妈,谁该脸红?

曾几何时,人们买安全套或是计生部门发安全套还都是扭扭捏捏的,可忽如一夜春风来,性教育性开放从犹抱琵琶半遮面直接升华到了水银泻地一般,原先封闭压抑的性意识骤然决堤,矫枉过正的性教育好像只要安全套撒开了就是文明进步了,我不反对像厦门市某医院两名护士身着由避孕套做成的裙子,走上街头向路人派发避孕套以达到预防艾滋病目的的创意,当然也不反对自助售套机进入大学校园和酒店宾馆,因为我不是封建卫道士,但对华中科技大学在近三千名男生在校内举行成人仪式上向大学生代表们每人发放了一个安全套的噱头做法表示怀疑,难道,步入成人就非要发一个安全套?成人的标志只是性成熟吗?


更有甚者,郑州市民陈女士最近遭遇到了一件尴尬事,弄得她脸红心跳啼笑皆非:她的9岁儿子彤彤在吃早饭时笑眯眯地拿出了一块“口香糖”递了过来让她吃,陈女士不由心生感慨,儿子长大了终于懂得孝敬妈妈了。可正当她准备撕开包装吃时,彤彤赶快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说,这不是口香糖,是“套套“,陈女士仔细一摸,这包“口香糖”虽仿照绿箭口香糖包装,但是地地道道的安全套!中新网消息,有的城市以中学生为消费群体礼品商店,用“七夕情人节”做招牌,连续推出用“处男证”包装的礼品安全套,吸引不少中学生购买。有的文具店出售一种卡通手机装饰,而这个标明“学生专用”的卡通装饰竟是变脸的安全套。有的精品店里也推出糖果状的小方盒,而这个品种达十几种的小盒子里面装的都是日产的安全套!据调查,这种礼品安全套的主要消费者都是和彤彤年龄相差无几的小学生和初高中生。


安全套是干嘛用的谁都知道,过去还有个更直接明了的称呼叫“避孕套”,言下之意,就是男女交合而避免怀孕的劳什子。如今叫了安全套了,那是因为套套不光有避孕的功能,还有防范不洁性行为的作用,艾滋病如洪水猛兽侵扰着文明人,最先是因为“文明人”滥交所引起,有了这个套套,婚内婚外的性爱就安全了许多。本来出售安全套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可是商家把发财的邪主意打在了中学生身上,这就不免为孩子们捏着一把汗。中学生虽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性观念的开放,大多达到了性成熟阶段,但是也恰恰处在缺乏自制力的第二反抗期,对异性的好奇和好感犹如椰风挡不住,这种随手即取俯拾即是的安全套正好给了处在干柴烈火的少男少女火上浇油,校园里未婚妈妈、私生子被扼杀的事件还少吗?


问题的本质其实倒不在安全套是何种精灵古怪的百变样子,而是对于这种“蔚然成风”的安全套泛滥学校到底在干什么?这些“学生专用”的套套是怎么溜进文具店的,市场管理部门难道是熟视无睹吗?这些本来应该呆在成人用品商店的套套怎么就成了学生们的新宠?难道,尴尬脸红的应该是学生家长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