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皇帝很可怜 吃什么不由自己

《西厢记》里的崔夫人是前相国的太太。这位相国太太一上场就有一段独白,里面除了交代了自己的家庭背景外,还追忆当年相公在时,家里何等繁华热闹,当下有一番感慨:“我想先夫在日,食前方丈,从者数百,今日至亲则这三四口儿,好生伤感人也呵!”这里用了一个词“食前方丈”。这个词并不像我小时候读剧本时想的那样,是指大户人家请客的时候,每个桌子前面都安排站一个老和尚以增进大家食欲。不是这样的。“食前方丈”是指吃饭的时候,菜肴摆满了一丈见方的桌子。


一丈见方的饭桌,上面堆满菜肴,阔气固然阔气,但阔人并非都是长臂猿,以一己之力,怎么能夹得着对面的菜呢?对刘备来说,也许不成问题,但对于一般阔人而言,这个难度还是太大。


杂文大家梁遇春曾经对外国人解释过这个问题。有外国人问道:“听说你们中国人吃饭,有时要用直径好几尺的大桌子,上面堆满盘碟,大家就从那个盘碟里夹菜?”回答说:“是的。”外国人又基于科学精神问道:“那你们是怎么夹到桌子那头的菜呢?”回答是:“我们的筷子也有几尺长!”外国人继续追问:“几尺长的筷子?那确实够得着。不过用那么长的筷子,你们夹到菜以后,又怎么把筷子转回来送进嘴里呢?”回答:“根本不用转回来。要知道,我们中国人吃饭,是你夹到我嘴里,我夹到你嘴里的。”


这个说法当然不对,纣虽不善,不至于是。但是真正的阔人,一旦做到食前方丈,吃饭时候确实一定要有人帮助,方能得心应手。比如中国的皇帝,他们吃饭的时候要是无人服侍,那将是一个强度很大的体力运动。


说到皇帝,我们倒可以看看皇帝的“方丈”餐桌上摆的都是什么货色。我手上有一份明朝万历年间御膳房的食料清单。皇上一天要享用如下食物:126斤猪肉,5只鹅,33只鸡,60个鹌鹑,10个鸽子,20斤香油,23斤面。此外还有杂七杂八的各色物品:从16斤核桃到8斤白糖等等,皇帝都要一天之内消受掉。折算下来,每天皇帝的伙食标准大约是16两银子,折合现在的人民币大约是几千元钱的样子。钱数听着不大,但落实到猪肉、香油上面,那数目听了就让人倒胃口。这些钱要是买成比方说两头鲍之类的东西,列成菜单就会让人看着舒服得多。这个情况到了清朝,也没有根本性的变化。清朝的宣统皇帝在回忆录中也记录了自己的食物清单,按他的说法,他在五岁的时候,一年就已经要对付大约一万斤肉,将近三千只鸡鸭。


之所以这样,也许御膳房有着自己的考虑。除了列在清单里的常规食物外,皇帝想吃什么新鲜东西,当然也可以自己张嘴要。但是皇帝一张嘴要个什么东西,就会带来无穷的麻烦。比如万历的父亲隆庆皇帝,特别喜欢吃驴肠,张嘴要了几次。虽说皇帝也不是天天吃驴肠,但御膳房还是每天要杀掉一只驴准备着,怕万一皇帝张嘴吃不着热乎的,谁能担此责任?所以,从此北京的驴子一年要少掉三百多头。这还是驴子,要是皇帝哪天吃中了一块鲸鱼里脊,可又如何应对?所以最深谋远虑的办法,就是不让皇帝吃到鲸鱼里脊,最好让他们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地吃一些寻常的肉类,比如猪肉。鉴于皇上的伙食标准又不能定得太低,所以合理的结果是:万历皇帝一年要对付掉四万多斤猪肉。御膳房的最佳生存策略,就是让皇帝、皇后陷入猪肉的海洋而不能自拔。《鹿鼎记》里,御膳房的太监就给韦小宝传授过这个心得:“太后和皇上的菜肴,一切时鲜果菜,都是不能供奉的。”至少呢,“有些一年之中只有一两月才有的果菜,咱们就不能供奉。”否则的话,倘若皇上吃得入味,夏天要冬笋,冬天要新鲜蚕豆,大家何以自处?韦小宝摆出一副马屁精的嘴脸教训了这个太监:“皇太后皇上都是万分圣明的,哪有这等事?”其实即便太后皇帝再圣明,终究还是安心吃猪肉,比较妥当一些。


御膳房的这种策略在历史上就有非常成功的案例。五代十国期间,在长沙有一个叫做楚国的小朝廷。马希声是这个小朝廷的最高领导。这位地区性的小领导人有自己的一位偶像,就是国家级别的大领导人——后梁皇帝朱温。马希声不知从哪里得知,朱温很喜欢吃鸡。似乎以前马希声并不特别爱吃鸡,但这个信息使马希声的饮食观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他开始坚信,吃鸡就像开老来死(劳斯莱斯)和住汤耗子一样,是成功人士的不二象征。他作为成功人士,也有义务追随朱偶像,努力吃鸡。于是他下令,宫廷食堂一天要给他准备50只鸡以供其享用。马希声这位鸡肉的狂热爱好者,基本上做到了食不兼味的地步,非鸡不欢,参加老爸葬礼之前都不忘抓紧时间干掉几盘鸡。


我很怀疑这是楚国御膳房搞的一个阴谋。他们和现在的广告公司一样,用文化时尚的名义推销商品,以达到他们偷工减料、搜刮钱财的目的。马王爷天天盯着鸡猛吃,他们倒是省事了,但是长此以往,马王爷营养不平衡,身体健康谁来保证?果然,马王爷执政没几年就溘然辞世。他的英年早逝,我总觉得跟每天那50只鸡有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