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19:00之前。杨兴荣的手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19:00之前。杨兴荣的手机??



电话挂断了,刘庆想病区的栅栏门走去,应该没有多远,顶多也就五分钟就到了。

。。。。。。

穿过了医院的小门,刘庆又一次的面对着舒梁家的小区,这次是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进去,他在找三号楼。

现在已经天黑了,院子里的路灯都已经打开了,下班的人大多都在往家走,人家也许都在等着一家人的晚餐。刘庆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回家了,他有些惦记家里的父母了,毕竟从那天舒梁晚上去他家以后,他还没有接到过父母的电话呢,以往就算再忙也会打个电话回家的,于是刘庆掏出了杨兴荣的手机,拨通了自己家的电话。

“喂?”是刘庆的爸爸接的电话。

“爸,是我!”

“你这是谁的手机啊?”刘庆家是来电显示的电话机。

“哦!是朋友的,我的手机没电了。”刘庆随意的回答了一句。

“哦,你怎么样,最近忙什么呢?”

“还不是老样子,有案子呗。”

“你得注意吃饭睡觉别耽误啊。”

“好的,我知道了。”其实这几天刘庆哪有踏踏实实吃过饭,睡过觉啊。

“我和你妈没什么事,你不用操心我们啊。”

“好的,我知道了。”

“忙完这段时间记着回家啊!”

“好的!”

“挂了吧!”

电话挂断了,刘庆揣起了手机,继续寻找三号楼。

远远的,刘庆就看到一座楼前站着一个女人,他仔细的一看,果然是那位房东大姐,于是刘庆加快了步伐,向那边走过去了。

“哎!警察同志!”刘大姐早早的就招呼上了。

“哎!你好,怎么出来等着了?”

“我怕你找不着我这,我就出来了。”

“还可以,挺好找的。”

“上楼吧,去我家!”刘大姐招呼着让刘庆进了楼门。

上楼到了三层,房门打开着呢,里面有一个中年男子也站在门口。

“请进请进!”中年男子请刘庆进入了302房间。

“这位是我爱人。”刘大姐介绍着。

“你好!”刘庆寒暄着。

刘庆被让进了客厅,这家的家具属于恨平常的摆设,没什么特殊的,但是也非常整洁。一杯热茶端到了刘庆面前,刘庆客气着和两个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刘大姐,咱们开门见山,我就直接问问题了啊?”刘庆担心政委着急自己尽快回去,所以直接进入了话题。

“好的,没问题,您问吧!”刘大姐也爽快的答应着。

“你的402那间房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租给那个小伙子的?”

“那是三年多前了!”刘大姐回忆着说。

“三年多了?这三年多时间里,你和租户的关系融洽吗?”

“还好啊,那个小伙子人不错,交钱也及时,从不拖欠。”

“你知道还有什么人住在那里吗?”

“刚开始的时候是那个小伙子自己一个人住那,后来有个小姑娘也住进去了。”

“什么时候住进去的?”

“恩,那怎么也得有一年多了。”

“能准确点儿吗?”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是记得前年十月份,我带人去那修热水器的时候,看到了他和那个女孩在家呢,应该是住在一起了。怎么?是那个女孩儿有问题?”

“那倒不是,您继续说,那个女孩儿住进去之后,有什么变化吗?”

“变化?您指的是什么的变化?”

“是指的那个小伙子,他有什么变化?”

“这我就不好说了。”

“那个女孩是一直住在那里吗?”

“不是!去年的十月份,不对,是九月份,那个女孩儿就在那住了。”

“去哪里了,知道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年轻人现在不是经常的吗,今儿和这个好,明儿和那个好的。”

“您没有问过那个小伙子吗?”

“我问过,他支支唔唔的,好像心里听难受,我那时候就认为是他被那个女孩儿给甩了,小伙子心里当然难受了。”

“那之后呢?那个小伙子是什么时候自杀的?”

“这个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去年的11月23号!”

“当天是怎么发现的?”

“是这么回事,我没有工作,平时就指着这房租呢,我和那个小伙子的租房协议是签订的是押一付三,去年11月20号是他要交房租的日子,平时他从来就没有拖欠过,可是那次他没有交,我琢磨着人家可能有什么事,也就没有去催促过,可是过了三天了,还不见他来找我,我就去家里找他去了。一出我这的楼门,就看到那个楼门口停着很多警车,我过去才知道,他自杀了。”

“是谁发现的他?”

“是维修楼外立面的工人,说那天他没有关窗户,工人从楼顶上下来,干到他们家窗户外面的时候,从外面看到里面的地面上有东西,工人觉得好奇,就扒在窗台上往里看,结果看清了,是卫生间里淌出来的血迹,然后就报案了。”

“那你是房东,警察先找的你吗?”

“没有先找我,再说了,报案的也不知道我是房东啊,警察来了以后直接就把那门给踹开了。”

“你上楼看了吗?”

“看了啊,当然得上楼看了。我告诉警察我是房东以后,把我也带走了,问了我半天,我才回的家。”

“他是怎么自杀的?”

“哎呦!别说了,每次我一想起来我就哆嗦。这小伙子是拿剪刀剪开了自己的脖子。吓死我了!”刘大姐的表情很夸张的惊恐着。

刘庆听完后,也突然不动了!剪刀,剪断了自己的脖子。刘庆也浑身颤抖了一下,他想起了那天自己在镜子里见到的画面,同样是自己拿着一把剪刀,伸向了自己的咽喉。如此逼真的再现了一遍,刘庆的眼神茫然了。

“哎,警察同志?您没事吧?”刘大姐发现刘庆的脸色不太对。

“啊?我没事!”刘庆从恍惚间醒了过来。

“您还有什么问题?”

“等等,我整理一下。”刘庆低下头,他刚才记录的有些乱,他在补充着。

“好,我们继续。那个小伙子自杀以后,他的家人来过没有?”刘庆继续问着。

“来过,他的哥哥来过。”

“他哥哥?”刘庆没有听舒梁说起过他有姐姐,继续问道,“他哥哥是什么什么时候来的?”

“大约是十一月底吧!”

“就他哥哥一个人来的吗?”

“是!不过他哥哥和他长的不像。”

“他哥哥是到这里找的你吗?”

“不是,是一天晚上,万寿路派出所的警察给我打的电话,说让我去一下402房间,他们带着一个人说是死者家属,看一看有什么遗物之类的。我自从那小伙子死以后,还从来没有进去过呢,我一想,人家毕竟在那住了三年多,有东西要家里人拿走是很正常的,何况还有警察跟着,所以我和我爱人就一起去了。”

“见到他哥哥了?”

“见到了,可是他哥说话是老北京的口音,不像外地人,我知道,那小伙子是外地的,所以我很奇怪。”

“恩?那,他哥哥拿走了什么东西?”

“我记得他拿走了一些衣服,还有,他在电脑那鼓捣了半天,说是要看看电脑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明白电脑这玩意儿,我就在旁边等着。”

“那小伙子自己的东西多吗?”

“不多,家里的家具大多数都是我的,电脑、音响什么的是他的,可是他哥哥说这些都不要了,就拿走了他的衣服。”

“他哥长什么样?”

“对了!我插一句啊!”刘大姐的爱人突然插话进来。

“哦!没关系,您说。”刘庆转向看着刘大姐的爱人。

“那天他哥去是去了,可是我们以为是警察跟着来的,可是我看着和他哥一起来的人不像是警察。”

“您能仔细说说吗?”

“我也说不好,就是觉得那个人不像是警察,他和他哥来了以后,就在楼门口等着我们,然后进了屋以后,那人一直不说话,反正我看从气质上、动作上,都不太像警察。”

“那您能大概描述一下那两个人的身高、体型、外貌什么的吗?”

“那还是让她说吧,她比我记性好。”

“我说!”刘大姐接过话继续说道,“他哥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矮,有一米八左右,身材吗,应该是中等,不胖,大眼睛,长的挺好看,白,没胡子。另一个人,个子不高,小黑瘦子的样,看着就像个受气的,确实不像警察。”

“还有吗?”

“真记不清了!”

“好的,没关系。后来那房子就一直没有租出去吗?”

“可不是吗,一直就租不出去了,这几个月我就指望着我爱人的工资了。”

“那您一般多长时间去那房子一次啊?”

“我一般不去,想着都挺慎得慌的。”

“平时呢?路过什么的,也不会看看吗?”

“从楼南边走的时候,会抬头看一眼窗户,那总拉着窗帘。”

刘庆想起来了,舒梁说他总是喜欢拉着窗帘,从来不打开。

问话问到这里的时候,刘庆忽然觉得不知道该问什么了,他总觉得自己知道的甚至要比刘大姐还要多,这还有什么问的必要啊。现在关键就是要知道那两个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进舒梁的家里,为什么要在电脑上鼓捣着,还有他们到底在鼓捣什么。

说实话,刘庆觉得他们鼓捣电脑,直觉上还是与噬魂岛有关。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