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妓陈圆圆的私情 倒追才子屡遭拒

江南名伎陈圆圆除了与吴三桂、李自成有说不明道不清的恩怨情仇,还与名末的才子、明朝“复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有过一段鲜为人知私情。


说起陈圆圆与冒辟疆这段私情,还是冒辟疆自己竹筒里倒豆子,给倒得一干二净的。冒辟疆在怀念董小宛的文章《影梅庵忆语》里记叙陈圆圆曾对他一见倾心,痴迷地倒追他。当然,“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的绝色女子陈圆圆也吸引了出身书宦之家、工诗善文、风流倜傥的冒辟疆,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中,曾这样追忆过陈圆圆的风姿:“……盈盈冉冉……真如孤鸾之在烟雾,令人欲仙欲死……蕙心纨质,淡秀天然,平生所觏,则独有圆圆耳。”身穿一袭浅黄裙子的陈圆圆,如暮霭中娇弱而动人的黄莺,让人怜爱让人动心亦让人蠢蠢欲动。


不论古今,英雄皆难过美人关,美人曾使盖世英雄五尺刚化为绕指柔,使布衣韦带神魂颠倒情难自恃。因而,一个陈圆圆才使得权贵们视为禁脔,竟兵戈相见,吴三桂“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闯王李自成一样免不了俗,过不了美人这关,“闯即向骧索圆圆,且籍其家,而命其作书以招其子也。骧俱从命。进圆圆,自成甚嬖之。”冒辟疆自然也不例外,陈圆圆的美艳也让他挪不动了脚步。两人第一次见面,便你有情我有意,把黑夜当白天,一聊聊到了四更时分,聊到了风雨骤起,在陈圆圆急着要回家,冒辟疆拉着她的衣角不舍地相约佳期。


那时候的美人爱英雄,更爱风流潇洒,饱读诗书,富于才气和正义感的才子。像陈圆圆这样的江南名妓个个气节颇高,可以说是心中有梦想,还信仰着情与爱,因而不少妓女宁愿做有才学、有胆识、有正义感的文人的妾,也不愿做某些贵人的正妻。陈圆圆亦是如此。此次见面后,陈圆圆对冒辟疆是情有独钟了。


两人再次相逢时,已不止半月,其间冒辟疆接了母亲来,两人相约八月同去虎丘赏桂却因陈圆圆被豪强抢走而成不了行。正当冒辟疆叹息“佳人难再得”,惋惜自己没艳福时,喜闻豪强抢走的不过是假的陈圆圆而已,在朋友的帮助下,再见故人。


明末清初这一段尤为特殊的动荡岁月里,民可以随王法草可以随风,那些弱女子们该随谁呢?也许她们大多别无选择,随的不过是男人。


刚逃脱虎口,惊魂未定的陈圆圆见到冒辟疆后,明说要事商量,很想与之彻夜长谈。文人大多敏感而聪慧,一听此话冒辟疆便明了陈圆圆所说要事为何事,于是找了借口开溜了去。或许,在乱世当头,谁也没心情谈情说爱,谁也不想承担多的责任。在爱情上,长久以来,个人觉得女人其实更为勇敢,一旦爱了,便誓死不回头,比起某些男人的前怕虎后怕狼要决绝得多。女人善变,但也简单,那就要要爱和有所依托。


此时的陈圆圆,可能也不过想找一个归宿,所以在冒辟疆一再拒绝自己后,还是化了淡妆去见了冒辟疆的母亲,并再次向冒辟疆表白托付终身的愿望。冒辟疆以父亲正陷于起义军包围中,没心思考虑男女情爱为由,回绝了陈圆圆。


话说到这份上,按理说陈圆圆也该死心了,可这个陈圆圆还真让人给服了,她依然表示愿意等待,此等痴情终于把冒辟疆的心捂软了些,答应了下来,傻女子陈圆圆立马“惊喜申嘱,语絮絮不悉记”。


可是到了第二年的二月,冒辟疆才再去找陈圆圆,只是这次陈圆圆被崇祯皇帝宠妃的父亲田弘遇被人抢走了,这段缘分也终于擦肩而过。

冒辟疆怅然若失,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冒辟疆不久又另遇上红颜知己董小宛,有了深情款款的《影梅庵忆语》,以及自爆陈圆圆倒追他的一段。


不过,陈圆圆是否真有冒辟疆所说的那般爱他,后人对此并不看好。作者闫红曾说:“是冒辟疆的《影梅庵忆语》让我发现,他(冒辟疆)原来是这样一个男人,轻浮,刻薄,又爱吹嘘炫耀,比如说他在这篇回忆董小宛的文章里,插进了陈圆圆倒追他的一段,后人就以为他微言大义,暗示董小宛最后也像陈圆圆那样,被掠走的,甚至就是顺治帝的董鄂妃,但我用常识看过去,其实董小宛和陈圆圆可类比之处,不是结尾,而是开始,两个女人都倒追过他嘛,他当然要放在一块显摆。”


作者陈雄也著文说:“冒辟疆自述的这段艳遇经历颇为自恋。表面上看,陈圆圆对冒辟疆钟情得很,其实这里面也没什么爱情可言。”


“在那种乱世里,劫后余生的陈圆圆,哪里有心思谈情说爱,她只是想以最快的速度,找一根值得托付的救命稻草而已。“惊喜申嘱,语絮絮不悉记”,如果真有这回事的话,更是说明了一个乱世中的女人飘泊无依的心理:依偎在男人怀里,对他软语缠绵,譬如说你要说话算数啊,不要抛弃我啊,在外注意身体啊,要想我啊……”


“这不过是弱女子楚楚动人的生存法则罢了。其实,陈圆圆未必真正爱过冒辟疆。冒辟疆即使后来娶了董小宛,还对陈圆圆念念不忘,有惆怅也有炫耀:天下第一美人曾经爱过我,我却没怎么当回事,我冒辟疆风流公子的名声,不是虚的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