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黄仁宇,(1918—2000),生于湖南长沙,1936年入天津南开大学电机工程系就读,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在长沙《抗日战报》工作,后入“黄埔军校”(成都),其后从军为参谋,参加过中国缅甸远征军,1950年退伍,后赴美国攻读历史,先后获学士(1954),硕士(1957),博士(1964)。先后在美国两座大学任教,任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副教授及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著有多部历史书籍,曾参与《中国科学与文明》《明代名人传》及《剑桥中国史》的集体研究及编写工作。

黄仁宇是笔者尊重的历史学家,打从第一次看到他的书:《万历十五年》就觉得他评价历史的眼光比较尖锐并且客观。所以,在看到他的《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蒋介石日记》一书时,就毫不犹豫的买了。

当看到黄仁宇先生《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蒋介石日记》上的一段话时笔者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睁大眼睛连忙仔细看,又不相信地再看看书的封面,然后又再看那使笔者目瞪口呆的一段,书上分明的写着:

(在开罗会议上,1943年11月23日),罗亦一度问蒋是否有意兼并越南,蒋立即一口拒绝。

--------(注:九州出版社,黄仁宇著《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蒋介石日记》第260页。罗指罗斯福,蒋指蒋介石)

不要越南?立即一口拒绝?32.9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要?蒋介石真的疯了!

看看越南的历史吧:

越南:公元前257年,蜀国末代王子蜀泮率领其族民,辗转到达现在越南北部,建立瓯雒国,并自称为安阳王。

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後的前214年,派大军越过岭南占领今日越南北部和广西、广东、福建,征服当地的百越诸部族,秦朝在这一带大量移民,设立了三个郡,其中越南北部归属于象郡管理。

前203年,秦朝的南海尉赵佗在秦朝末年的混乱时期,自立为南越武王(後改称南越武帝),首都在今广州。越南北部成为南越国的一部份。前111年,汉武帝灭南越国,并在越南北部地方设立交趾、九真、日南三郡,实施直接的行政管理。在之後的一千多年时间裏,越南北部交趾地区虽然屡有反抗,但是大体上一直受到中国古代政权各朝代(汉朝、东吴、晋朝、南朝、隋朝、唐朝和南汉)的直接管辖。

1407年至1428年,中国明朝成祖(永乐皇帝)对越南进行直接统治。

1802年,阮福映在法国支持下灭西山朝,建立阮朝,之後接受中国清朝嘉庆帝的更改册封为「越南国王」,正式建立新国号为「越南」,这也是越南名称的由来。

1883年至1885年,法国与越南的宗主国清朝爆发了清法战争,清朝战败,从此越南由法国占领。

从历史上来讲,越南最初的国家就是由中国人建立的,其后两千多年都是属于中国的从属国,直到清政府无能而战败划给法国人。

1945年,日军宣布投降之际,蒋介石拒绝兼并越南的提议之后,胡志明在河内宣告独立并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但美国和法国政府达成秘密协议,继续让法国殖民政权统治越南,胡志明转而向苏联寻求支助。1954年,当北越军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指挥和援助下取得“奠边府之役”大胜之後,再次宣告独立。

1975年4月30日,北越军队击败南越政府,成立「南越南共和国」,翌年两越在北越领导下统一。1976年,「越南民主共和国」更名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越南的战略地位是非常重要的,扼守着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通要道,其北部湾与中国接邻,中国的南海有很大一部分与越南接邻。越南如果属于中国,新中国在建国之后的二十多年里哪里还能受到封锁?就是在今天来讲,也有着无法用语言描述出的意义。

可能有人会反驳笔者的话,认为这只是罗斯福的建议,兼并越南只是罗斯福的建议而已,没有足够的理由兼并越南。

那么在1943年举行的开罗会议中,同盟国同意战后台湾归还中华民国。这不是也是同盟国的支持才收回台湾的吗?不是同盟国的建议才收回中国东三省的主权吗?

而且二战后废除了清政府与列强签订的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

或者我们也可看看在抗日战争中的事情吧:在法国统治下的越南时,二十几万装备精良的法国军队却在1940年向日本投降,并接受日军指挥进攻中国广西,云南。被国军打的大败而归。日军的五万军队由越南北部攻进中国南部广西省和云南省,所以以后才有了对中国人民来说的惨烈的“桂林战役”,尔后日军向贵州攻击。因此,中国有理由兼并越南,中华民国的卢汉将军率领由荣誉一师和荣誉二师合编的第67师的中国官兵,以战胜国的姿态去越南北方接受日本驻越南北方的数十万军队投降。

当日军投降时,日军拒绝向法国投降而选择了向中国军队投降。日军在投降后对坚持战争而取胜的中美英军人均加上敬礼,而对法国军人却视如不见。

法国为了重占越南这块殖民地,在英国支援下组织了德军战俘组成的远征军及12条军舰在越南南方登陆,于1945年11月向越南北方最大的海港海防进攻。中国军人出于对盟军总部的负责,拒绝向法国军队移交越南北方,这时法国决定对中国军队展开进攻,企图以武力解除中国军队。为了粉碎法军军舰的靠岸登陆的企图,中国士兵用手榴弹与法国军舰上的大炮展开了力量悬殊的交战,国军数百名忠勇士兵怀抱着成箱手榴弹想涉水冲到离岸只有数十米的法国军舰上时被法军机枪火炮打死在海水中,法军由于只用舰载火炮和机枪的火力,无一伤亡。在这危急关头,中国驻越第六十军的一个炮兵营携带十二门日本七五山炮从河内赶来,仅一轮十发急射,法军的军舰就被打沉了三条,重伤六条,其他法国军舰立起了白旗,在这种情况下法国领事和法军远征军司令急忙请求中国军队停火,承认错误并保证法军在打捞沉船后立刻返回越南的南方,不再袭击越南北方。中华民国的军队继续驻守越南。中华民国在越南接受日军投降和保卫越南再不受法国侵略,更能证明中华民国可以享受主权。(卢汉将军于1949年12月9日在昆明率部起义,历任云南省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国防委员会委员、国家体委副主任、民革中央常委等职。1974年5月13日在北京去世,时年79岁。)

再看雅尔塔会议:雅尔塔会议是美国、英国和苏联三个大国在1945年2月4日至2月11日之间在黑海北部的克里木半岛的雅尔塔皇宫内举行的一次关于制定战后世界新秩序和列强利益分配问题的一次关键性的首脑会议。会议结果,签署了“英美苏三国克里米亚(雅尔塔)会议公报”、“克里米亚(雅尔塔)会议的议定书”、和“苏美英三国关于日本的协定(雅尔塔协定)”。公报于1945年2月12日公布于世。

这次会议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历史的发展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决定了直到今天许多国家的命运与方向。在雅尔塔会议上的战后重整决议中华民国政府不是照样遵从吗?

笔者久久看着这行字,心情极其沉重。以大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治学的严谨,断然不会对如此重大的事情轻易的写上去,况且黄先生上过南开大学,做过记者,曾经还是著名的“黄埔生”,在国军当了数年的参谋,随国军败退到台湾,又由台湾去美国上学。对于黄先生的描述,笔者毫不怀疑。因为,蒋介石两次拒绝接受罗斯福的建议收回琉球群岛现在已经为世人所知。

让中国人更痛苦的是蒋介石竟然放弃中国军队入驻日本!

让我们再看看这一段历史事实吧。

1946年5月27日早晨7点,上海江湾机场,一架B24轰炸机(即空中堡垒)载着13人往日本飞去。

这13人是中国派驻日本的先遣部队。根据《波茨坦公告》的规定:日本投降后,应由盟国派遣占领军,在日本的要地实行占领,以监督其解除武装(只保留警察武装)和降书的具体实施。

出发前,朱世明团长说:“我们是以战胜国的姿态去日本的,我们乘坐的轰炸机除了不携带炸弹外,机关炮是不拆卸的,表示我们是武装进入日本。”

按照原计划,继这13人之后,一支近1.5万人的部队也将开赴日本,行使管制日本的任务。最初美国希望中国派出一个5万人编制的军,并指望派孙立人的新一军去,但蒋介石说新一军要去东北担任接收任务,只答应派一个1.5万人的师去日本。实行这一光荣任务的,是曾在越南河内担任受降任务的荣誉一师和荣誉二师合编的67师,师长为戴坚。戴坚接到任务后谱写了一首占领军军歌:“国军堂堂入东瀛,止戈扬武德。奠亚洲安定之基础,为世界和平之干城。”

占领军先遣队进驻日本之前,国内各新闻机构都作了大量的宣传报道,《大公报》、《新闻报》、《中华时报》、《自由中国》等均热情地报道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扬眉吐气的历史事件,有的报纸甚至将占领军人员全部名单及军衔广为刊载。这些内容在日本也同时见报,日本的华人也莫不欢欣鼓舞。

但是,1946年7月中旬的一天,第67师师长廖季威接到驻日代表团的电话,要占领军先遣队全部回代表团去,然后他们被告知:国内来电,我们的占领军不来了。

由此,中国没有以胜利者的姿态入驻日本,没有收回琉球群岛,从而使中国世世代代饮恨。

在抗日战争期间,在华日军人数最多时有近200万,协助日军的中国伪军最多时超过100万(整个抗战期间伪军总人数约为210万)。据日本厚生省1964年调查后统计,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死亡的人数约为44万人。(不包括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和美英协同歼灭的约16万日军。)中国抗战直接人口损失可累计之估计数为2062万人,合可累计之战争直接伤残人口,军民伤亡最低限为3480万人;同时,还有估计认为,中国抗战直接伤亡人口合计可能在4100万上,合战时失踪被俘等项数字,战争直接给中国造成的死亡、伤残及失踪等项人口损失共计超过4500万人;而从人口损失的角度看,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损失总数应在5000万人以上。没有中国人民的浴血奋战,二战要想胜利有很多困难,中国人民为了二战的胜利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中国战场是反日本法西斯侵略的重要战场之一,中华民国的参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中华民国也因此在战后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

美英俄首脑看到了中国人民在抗击日本法西斯的贡献,所以屡屡给中国建议应享受胜利的果实,然而却多次的被蒋介石拒绝了。

蒋介石,你对的起谁?

看了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蒋介石日记》上“罗亦一度问蒋是否有意兼并越南,蒋立即一口拒绝。”这段话后我唯一的想法是:蒋介石,你太弱智了,我永远鄙视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