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绝密押运》中,左毅然应该是邵笛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之一,而押运青花瓷的重要行动却没有左毅然参加。

在逻辑上似乎有些不通,是另有任务,还是给新人机会?是体现邵笛的智慧英勇,还是编剧思维短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