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三十七章节 身影(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Changi Naval Base,CNB),这座用于代替新加坡海军历史上第一座基地-布拉尼基地的大型综合化基地位于新加坡岛的东段,占地1.28平方公里。其所拥有6.2公里长的泊位可甚至可以停靠一艘大型航空母舰。也正是因为如此,美国海军的航母只要路过或者来访,都会在此停留。可以说,樟宜基地是整个东南亚地区少有的综合基地。

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南半岛的局势已经越来越是让东盟国家感到忐忑不安了,受到咫尺之近的战争影响,樟宜海军基地也已然比以前戒备森严多了。

每天,那座全自动化的地下弹药库都在为港内的新加坡海军战舰进行自动弹药补充,而云集而来的东盟国家海军舰队更是挤满了这个综合性的基地。

同样的,位于西部的大士海军基地(Tuas Naval Base,TNB)也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大大小小的舰船挤满了其中,远观过去,船桅林立,颇是一片壮观之景。

随着海军司令部下达了戒严命令,海军下属的5个指挥部:后勤指挥部,舰队指挥部,海岸防卫指挥部,蛙人部队指挥部和训练指挥部,都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

舰队指挥部下辖的1st、3sd更是开始了一等战争准备。

第1舰队所属的第185海军中队、第188海军中队将在接到命令的当天,便下令6艘‘可畏’级多功能隐形护卫舰、6艘‘胜利’级巡航舰驶入马六甲海峡集结。

第3舰队所属的第191海军中队的4艘‘坚忍’级两栖登陆舰由于作战部署的原因被有意识的调派向了印尼苏门答腊的亚齐港。同时,第3舰队还动员了平时只是架子部队的第192海军中队、第193中队,以备不时之需。

作为舰队直属部队的第171海军潜艇中队的动向则颇为耐人寻味。在将原是瑞典海军V sterg tland级的两艘海蛇级潜艇部署到马来西亚-宜兰角海军基地之后,四艘‘Challenger挑战者’级潜艇则被新加坡人刻意的分散到了马六甲海峡内。

这种潜艇部署模式,意为如果发生与中国的战争行为,那么新加坡海军潜艇部队,将选择在马六甲海峡对中国舰船实施攻击,甚至只要是挂着中国旗的商船也是攻击的目标。

对于新加坡海军的这种流氓行为,中国海军司令部也直截了当的给予了相应对策,这四艘原为瑞典皇家海军‘Sj ormen 所罗门’级的‘Challenger挑战者’级潜艇- RSS 挑战者号、RSS 征服者号、RSS 百夫长号、RSS 酋长号全都上了中国海军的优先打击目标标示图。

海岸防卫指挥部的第180、181、182、189中队的那些‘海狼’级导弹炮艇、‘无畏’级巡逻艇、以及第194中队的‘勿洛’级水雷对抗舰则是明显加大了警戒力度。

在新加坡海军中,向来是小艇挑大梁,最大的主力作战舰不过就是排水量3200吨的‘可畏’级多功能隐形护卫舰。这种被称为‘东南亚海区最先进的水面作战舰艇’是由法国海军‘拉斐特’级多功能护卫舰改装而来。‘鱼叉’反舰导弹、‘MBDA紫苑-15’舰对空导弹、‘Eurotorp A244/S Mod-3’鱼雷以及Oto Melara 76 毫米主炮,多种先进西方武备也算是使得‘可畏’级牙尖爪利了。如果再加上‘S-70海鹰’反潜直升机,‘可畏’也确实是有点让人可畏。

RSS 可畏号Formidable 舷号68、RSS 无畏号Intrepid 舷号69、 RSS 坚定号Steadfast 舷号70、 RSS 顽强号Tenacious 舷号71、RSS 坚韧号Stalwart 舷号72、RSS 无上号Supreme 舷号73,这六艘战舰并称为新加坡的‘可畏六舰’,这强大的力量也足以使得新加坡海军在东南亚横行一时了。不过这一次,所要面对的敌手,可不是实力积弱的东南亚诸国。‘可畏’在强大的中国海军的眼里算什么,CNV(新加坡海军司令部)自己个心理也没大算。

不过要是算起来,这一次集结的东盟海军舰队的实力还真是不小。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海军舰队以及菲律宾海军的全部力量都本国政府的一道道命令中,开始纷纷集结。

和新加坡海军一样,马来西亚皇家海军(RMN)也掏了家底,以‘MEKO-A100’型近海巡逻舰- ‘KEDA吉打’号为期间的马来西亚海军共派遣了包括‘短剑’号巡逻艇、‘穆西塔里’号巡逻艇、‘汉都亚’号护卫舰、‘杰巴特’号护卫舰、‘马哈旺萨州’号、‘英得拉-萨克蒂’号多用途指挥支援舰、‘因德拉普拉’号登陆舰在内的多艘战舰参与组成东盟舰队。

除此之外,一艘莱库级护卫舰、一艘‘卡斯图利’级护卫舰、两艘‘拉克萨玛纳’级轻型护卫舰组成的本土分舰队,则加强到了位于纳闽岛的东部海军军区司令部。

印度尼西亚政府派出了6艘Ahmad Yani级护卫舰:Ahmad Yani号、Oswald Sihaan号、Adbul Halim Perdanakasuma号、Karel Satsuitubun号、Slamet Riyadi号、Yos Sudarso号。此外两艘‘西格玛’级轻型护卫舰-舷号 365的‘KRI Diponegro’以及舷号为366的KRI Hasanuddin号也被作为第二批派遣舰队加入进来。

集结起来的东盟舰队如同一大群黑鸦样的遮蔽在马六甲海峡的东入口处。从马来西亚的西部海军军区司令部驻扎地-关丹海军基地,到新加坡基地群,以及马来西亚宜兰角海军基地,这片海域成了东盟海军力量的集结地。而RMN(马来西亚皇家海军)东部海军军区司令部驻扎地-纳闽岛以及加里曼岛海域则是舰队的右翼分驻地。菲律宾海军则承担着北部海域的防御作战任务。这样的三点并重架势恰好的将中国南方舰队围堵在南中国海内。

新加坡共和国总共拥有5个机场,其中樟宜机场、实里达机场是国际民航机场;另外的巴耶利峇机场、三巴旺机场及登加机场则是空军基地。

在过去的几天内,这几座机场昼夜都是响彻着喷气飞机厮打空气的尖鸣声。樟宜机场、实里达机场两座国际机场每天都有飞往世界各地的航班往返,一些嗅觉敏锐的外籍侨民以及富豪开始纷纷飞离这座城市。恐慌已经开始在这座城市内蔓延起来。

而三大空军基地则是每天都有各种执行任务的军用战机起降。同样也是显得繁忙一片。

作为新加坡空军最为重要的空军基地,登加机场不仅仅驻扎有装备着‘A-4SU天鹰’攻击机、‘TA-4S1 ’教练攻击机的第142、第143、第145空军中队、装备‘F-5 虎’式战斗机的第149中队、还部署了装备美制‘F-16A/B战隼‘式战斗机的第140中队、配有‘E-2C鹰眼’的第111中队、以及控制无人机的第128中队。这几乎是新加坡空军一大半的家产了。

然而今天,登加基地显得更是繁忙,除了以往例行飞行的战机频繁起降之外,飞行训练中队的12架‘借住’在美国空军第425战斗机中队的12架‘F-16C/D战隼’式战斗机将由亚利桑那州Luke空军基地飞回。这无疑等于进一步的增强了新家坡的空军实力。

Dieppe Barracks樟宜国际机场,新加坡战术空中支援司令部,这个负责新加坡本土防空监视的枢纽之地,今天却来了一位外客。

穿着一身新加坡陆军中尉制服的日本流亡政府情报对策委员会执行总监-鹰司真希看上去和那些新加坡华裔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身后陪同着的新加坡JID综合情报局、G-2Army军情局以及ISD内政部国内安全局的几名情报人员的存在,恐怕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中尉。

“Miss蒋,这里便是新加坡全国防空力量的中枢所在,只要中国海军的舰载机进入我们的防空识别圈,登加基地的战斗机中队便会很快做出反应,起飞拦截。”值班空军军官不无得意的向鹰司真希解释说到。

由于情报部门事先打过招呼,这名上校军官称呼的是鹰司真希的中文化名‘蒋聆’。

虽然对于日本人没有什么好感,但这个时候,共同的敌人是远道而来的中国海军舰队,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盟友”。选择和日本流亡政府联合也没有什么不妥。

更何况,日本流亡政府的背后是英、法为首的欧盟力量。

如果不是英国外交事务大臣-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的事先安排,如果不是英国军情部门亚太区负责人的亲自陪同,新加坡政府还真不会给这位日本流亡政府情报对策委员会执行总监什么好脸色。

虽然鹰司家是日本有名的华族,也是历史上有名的‘五摄政、九清华’之一。可是随着东亚战争的结束,日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说难听点,什么流亡政府,不过丧家之犬罢了。这样的落魄者,谁还能看得上眼。如果没有欧洲在背后的力挺,别说新加坡了,恐怕就连非洲的某个小国都不会瞧得上眼这些流亡者。

不过中文极其流利的鹰司真希穿上一身新加坡陆军中尉制服,加上那个叫做‘蒋聆’的化名做掩护,走到哪里,还真没有几个人看得出她是一个‘日本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