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五卷 任是行人无定处 第二四六章 俱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趁着众人一愣神之际,十三郎等人迅速靠到龙琴身边,四条鸾龙盘旋在天空,互为犄角之势,气势登时大壮。龙罡如山一般压了过来,完全盖过了对方的声势,以至于修为稍弱,又或是适才伤在十三郎等人手中的苦行者,心神震荡之际竟然没了斗志。不过十九郎重伤,十四郎背上的一只翅膀被烧得体无完肤,也不大可能支撑太久,龙琴当机立断,决定就此退出沐芳谷,而后再细细打算。

“我断后,你们先走!”

“龙姨,你也要小心!”十三郎没有任何迟疑,托着十九郎朝天上飞去,十四郎紧跟在他身后。三人都知道,龙琴的修为在四人当中最高,只有自己走了她才能真正解除后顾之忧,到时候自然是进退自如。从刚才的交手来看,对方虽然有鱼人一样的生灵可以飞翔,但是大多数人都只是凭一口气跃到半空,无法停留太久而已。所以十三郎很聪明,直接朝上飞。

纳兰虽说师承仙家,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等神威的灵兽,一时间同样是瞠目结舌。只从鸾龙身上雪白的鳞片,像极了传说中炼器的极品材料仙鸾龙磷这一点,猜测出四人的来历,心中愈发不安。看到十三郎等人想逃,当即大喝:“休要管他们是什么来头,今日一个也不能放走!”说完,将天翔飞剑甩手击出,跟着不知从何处取出了一尾古琴,开始拨弄琴弦。

天翔飞剑一离手,那条游鱼瞬间游了过去,张嘴将剑吸进嘴里,而后尾随在十四郎身后,吐出一道丈余长的剑芒狠狠劈了过去。天翔飞剑乃是御风族的至宝,尽管纳兰不识剑性,只发挥不到三成的威力,但也不容小觑。十四郎是剑道高手,自然感觉到了天翔飞剑内在的灵性和杀意,当即转身喷出一口龙息,将剑芒震到一边,而后探爪就想将游鱼抓在手中。十四郎是见猎心喜,游鱼自知敌不过龙息,跟随琴声倏地闪到一边。

此时三人不过离地六、七十长,就这么稍稍一缓,十几名苦行者已然跃到半空,同时朝十四郎出手。由于众人出自不同种族、不同门派,这一下出手五花八门,无一不是厉害的法术,其间更夹杂着几样法器。

十四郎临危不乱,长长的身子突然蜷作一团,跟着猛地舒展开来,龙尾一摆硬受了身后两名苦行者的攻击,而后将其击落。双翅一振不退反进,疾冲进人群之中,身形一晃又化作人形模样,左右手各执一柄长剑,爆出两团白光卷了过去。这一下出其不意,众人的法术原本对准的是他庞大的身躯,陡然间失去了目标纷纷落空。措手不及之下,当场又有两人被白光卷了进去,一声惨呼过后,被生生斩成了数段。

但是苦行者毕竟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尤其是追上来的还有几名御风族人,他们同样都是用剑的高手,而且更擅于刺杀。这些人能被纳兰挑中,无一不是心性坚韧之辈,眼见同伴惨死,不但不惧反而爆发出更加旺盛的斗志。那几名御风族苦行者趁着十四郎受到反震,身形微滞之际,分几个方向同时出手。每个人的目标都很明确,并不是非要将对手置于死地,而是瞄着他的破绽,只求一击得中伤了对方即可。五个人,五柄剑,若都能刺中,十四郎即便不死,也定然没有再战之力。

别说是单打独斗,就算是是以一敌二、敌三敌四,在十四郎而言都不在话下。可是他受伤在前,又被十几人围攻,再想要同时对付五把剑,无论如何也显得十分困难。盛名之下当然没有虚士,十四郎毫不理会其余人的攻击,只一心一意对付同时刺来的五把剑。这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将十四郎和那五名御风族苦行者卷在里面,同时喷出一颗白色的内丹,将其余七八个敌人的攻势完全接了下来。

来人正是十三郎!十三郎在前,将十九郎送到百多丈的高空,才折返回来,正好在危急关头赶到。眼见十四郎被十几人围攻,生死悬于一线,登时吐出内丹龙珠,不惜用本命真元拼命,这也是十三郎愤怒至极的举动!在下凡之前,几人何曾想到会被下界生灵逼得如此狼狈?堂堂的鸾龙,今日居然被迫退避三舍,简直是奇耻大辱!到了此时,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彻底被激发出来,颌下龙珠蕴藏的灵力轰然爆发。

一声巨响过后,几条人影被震得倒飞出去,半空中撕开了一个好大的口子,当即有三名苦行者被扯进了虚空之中。虚空的大门一开即合,那三人再无半点踪迹,生死未卜。十三郎灵力在瞬间耗尽,只能勉力漂浮在空中,身边的敌人则一个不剩。与此同时,内圈中,一连窜金铁交鸣之声暴起,几条人影一合即分,十四郎浑身鲜血,仍傲然站在原地。再看那五名御风族苦行者,两人丧命,两人断臂,全部摔落到地上,只有一人还留在圈中。那人面色凝重,死死盯着十四郎,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手中的长剑一寸一寸断裂,每断一寸那人便吐出一大口血,到最后整个身体都爆裂开来,化作一团血雨。

“十三哥,你怎么样?”十四郎双腿一软,一个趔趄险些站立不稳,一张嘴却是询问同伴的伤势。

“灵力全部用光,几天之内是没法动手了。”十三郎深吸一口气,问道:“你呢?”

“身上大小十几道剑伤,灵胎一塌糊涂,伤势和你差不多。”十四郎强自运转了一下灵力,沉声说道:“不过还能再战!”

适才那一下交手,无一不是险到极致,但是两人联手在瞬间杀伤了对方十几名高手,众人皆惊,苦行者的气势为之一夺!剩余的三十多名苦行者尽皆大震,这等惨烈的打斗,对于多数人而言根本未曾遇到过,至少在修真界,鲜有人能在这么多高手的围攻下仍能活命。尤其是两人威风凛凛地浮在空中,龙息牢牢锁定众人,相顾之下都是一脸的惊骇之色,一时间竟然无人再敢上前。

这时十九郎去而复返,也飞了回来。此时反倒以他的伤势最轻,灵角虽被斩断,足以影响到日后的修行,但是刻下却仍有几分战力。不过眼下已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十九郎趁着一众苦行者惊惧之际,搀扶着两人飘然而去。众人回过神来想要再追之时,三人的身影早已没入云端,片刻即不见了踪影,只能徒唤奈何了。至于纳兰和龙琴的争斗,到了这种程度,已经不是苦行者所能插手得了,就连想要靠近一点都凶险万分,所以众人只能远远观看。

这时两人的斗法也已到了关键时刻!纳兰的古琴乃是仙人所留,琴名九天,专用来伤人灵胎元神,每拨弄一下便有数道无形的音波激射而出,端的是厉害无比,令人防不胜防。况且还有游鱼携着天翔飞剑之威,在一旁伺机偷袭,龙琴只能一力苦守。不过龙琴也使出了看家法器,用一条丝带编织出一个好大的罩子,将音波牢牢挡在身外。而她先前祭出的发簪,在与天翔飞剑的碰撞中,已被斩的满是缺口,堪堪欲碎。

纳兰看似占了上风,实则不然。她接连发力,甚至在拨弄九天古琴之时,连连变换了五种音调,宫、商、角、徽、羽五音连发,始终无法穿透那层柔软的罩子。九天古琴是仙器,催动之下需要耗费大量的灵力,纳兰已有力不从心之感。当日在灵渚古墟的神庙之内,紫袖勉力催动云霄瓶用来对付景嵘,时候被因为灵力耗费太多,不得不静养了一段时日才慢慢恢复过来。而纳兰此时的情形,与紫袖当日相仿,其中的得失她自己也很清楚,因此更要将龙琴击杀,否则对方日后卷土重来,委实不知该如何抵挡了。

龙琴的丝带虽不是仙器,却是用自身的仙鸾龙磷炼制而来,尽管不能拿来伤人,用来防身是再好不过的。就算是当年的仙界众仙,也时常有人到霜月海拜会鸾龙大帝,讨上几片仙鸾龙磷炼制渡劫法器。所以无论纳兰使出什么法子,一时半会也决不可能攻进来,反倒是此消彼涨之下,龙琴身前的罩子越来越大,有反过来将纳兰裹在里面的趋势。可惜她修为尚有不足,所以修炼出的这条丝带仍有极大的隐忧,并不能支撑多久。到了这步田地,两人都在苦苦支撑,却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情形,灵力激荡之下均暗暗心惊。

“你琴声由低沉转为高亢,看你还能弹多久!”

“你的罩子由红转青,又能好到哪里去?”纳兰猛然一拨琴弦,一道音波化作有形的锋刃,“噗”的一声斩在罩子上,一声锦帛撕裂的声音传来,丝带已然裂了一条口子。游鱼瞅准时机,顺着撕裂的地方钻了进去,直接斩向龙琴修长的身躯。

“好畜生!”龙琴正自全力抵挡九天古琴,根本无暇应对天翔飞剑的剑芒,而发簪早已破碎不堪。一声娇叱,龙息瞬间布满全身,硬生生受了游鱼一剑。身子剧震之下,丝带终于露出破绽,纳兰见状大喜,全力拨动琴弦,发动最后一击。龙琴闷哼一声,颌下龙珠大放光华,和音波硬拼了一记,借着反震之力冲天而起,朝天外飞去。

受到龙息的反震,游鱼悲鸣着重重摔到冰面上,双目黯淡无光,再无先前的灵动。纳兰同样被龙珠光华击中,吐出一口鲜血,周身酸软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龙琴遁走。她心里明白,要不是自己有仙器在手,能否击伤龙琴还真说不准。适才最后那一招,她已经是竭尽全力,结果仍旧没能击杀对手,实在是大为不甘。

“启禀玉霄王,属下等无能,被那三人给逃了!”众人眼见纳兰得胜,一道上前躬身施礼,只是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不安。

“这怪不得你们,我一样没能留住他们!”

“敌人受了重伤,想来逃不远,属下这就去把他们追回来!”怎么说冰沐原也是苦行者的地盘,被人杀伤己方三四十人,而且还给人跑了,这口气无论如何是咽不下去的。

“不用追了,”纳兰摇了摇头,叹道:“把所有在外的弟子全部召回来,只等十天之后,我们就离开沐芳谷,这里是呆不下去了。”

“可是……”

众人的话还没说完,纳兰摆手道:“这四人背后是整个鸾龙部族,不是我们所能抗衡的。这几天将谷中打点一下,我们去玄冰裂隙住上一段时间。”

“属下遵命!”

众人抬着伤者和同伴的尸体,默默回到沐芳谷,各自分头打理一应事务不提。纳兰独自一人呆呆地站在谷外,略微有些痴迷地看着玄元道尊的冰雕,喃喃自语:“要不是因为你,哪里会有今天的变故?无忧啊无忧,你走都走了,还要害我到什么时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