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七章 兵临榔桥 057 三进榔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将军岭的一处山洞中,冯真儿与武强紧紧握住那中年行路人的手,道,“同志,根据地有什么指示?”

那中年行路人点了点头,道,“根据地首长得到可靠消息,日寇即将进攻榔桥,但自从上盘山一战后,根据地损失较重,这次首长指示你们一定要坚持独立自主的方针,开展抗日战争,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企图!”

冯真儿严肃地道,“是!请根据首长放心,咱们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打击日本侵略者!”

“还有,根据首长指示要尽最大努力发展抗日武装,榔桥县情况比较复杂,马志国态度不明,但县城出现汉奸的可能性比较大,你们的斗争将会很艰苦,这方面,你们要做好准备!”中年行路人继续传达首长指示。

“那马志国俺看够呛,上次还抓了咱的人,抗日不抗日咱不知道,但反共一定的。”武强分析道。

“咱们的人要尽快营救,这两年咱们党的损失很大,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首长还指示,要尽量争取马志国,还有,听说榔桥县城城外的有很多土匪力量,这些你们可以想点办法。”

“唉!可能咱们下手晚了!”武强有些沮丧,说着把上次宋一牙合并榜山及其他各山寨力量的事讲了一遍。

中年行路人边听边点头,“这些情况根据地首长并没有掌握,俺会尽快向首长们汇报!冯政委,你们还有什么困难没有?”

“没有,请根据地首长放心,咱们会尽力工作的!”冯真儿道,不知怎么的,她的脑海中闪现出宋一牙的身影,瘦瘦的,脸上的两道疤痕跳动着,想着想着,不禁脸上飞过一抹红晕。

“那就好,任务很急,俺这就回根据,你们保重,根据地首长等着你们胜利的消息!。”中年行路人站起身来,向冯真儿和武强告辞。

送走了中年行路人,冯真儿和武强坐在山洞中,冯真儿想了一会儿,道,“武队长,俺想去一趟榜山?”

“什么?去榜山?”武强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冯真儿。

冯真儿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回是近岛平三第三次进榔桥县城了,这一回,他不再是一个人,是与谢老传一起,跟着他们的,还有十个日本兵,用近岛的话说,这十个日本兵可以以一当十,会在占领战中发挥巨大作用。他们并不是一起走的,谢老传与近岛平三一起进城,而那十个日本兵或化妆成卖水果的,或化妆成扛活的、走亲戚的,一进了城,谢老传便不见了那些日本兵们的踪迹,他陪了近岛住进了县城最大的客栈悦来客栈。傍晚时分,近岛和谢老传打了招呼,便独自出门去了,谢老传自己在屋里没事,就来回踱步,但左等右等也不见近岛回来,眼看着天交三更,谢老传便上了床,和衣睡去。


在榔桥县城的一座宅子里的深处的一间屋内,挡着厚厚的窗帘,微弱的灯光根本射不出去,只见县政府一科科长魏平与保安团长张进举神经紧张地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望向屋门,两个人不说话,但两个人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张团长,这回来了极大的富贵,你看咱们怎么办?”魏平看着张进举道。

“还能怎么办,小弟唯魏科长马首是瞻!”张进举用手摆弄着驳壳枪,道。

就在这时,门一响,近岛平三与一人走了进来,那人走到屋子中间,道,“近岛君,这两位便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县政府一科科长魏平和保安团长张进举先生。”

近岛借着灯光细细打量着两个人,一抱拳,用生硬的汉语道,“两位先生,久仰了!”

“这位便是血洗上盘山,把八路独立营打得狼狈逃窜的日本驻屯军中队长近岛平三中佐,近岛中佐有礼物要给二位先生啊!”那人不阴不阳的把近岛平三介绍给魏平和张进举。

魏平和张进举不禁打了个寒战,原来这个便是血洗盘山的近岛中佐啊,忙双双抱拳道,“不敢当,不敢当!”

“哪里,哪里,大东亚共荣万岁!”说着,近岛平三刷地一声抽出指挥刀,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直吓得魏平和张进举齐齐地向后猛退了三大步,却未见指挥刀砍下来,只见近岛平三已经轻巧地用指挥刀将摆在地当中的两个大箱子上蒙的布挑了去,近岛一手一个,将两只大箱子的盖子打开,顿时,魏平和张进举两人的眼睛被箱子里的物事吸引住了。

近岛平三将指挥刀“呯”的一声放在八仙桌上,道,“两位先生,请坐。”

近岛已经换过了自己的衣服,一身笔挺的日军军装,中佐的军衔让魏平和张进举只敢坐在椅子的一角,刚才领近岛平三进来的那个人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屋子,两个人一边看着那两箱子东西,一边胆战心惊地看着近岛,不知道近岛平三什么意思。

“你们的,大大的良民,皇军的朋友!如果两位能协助皇军占领榔桥的话,魏桑,你的可以担任县长,张桑,你的继续担任保安团团长的干活,而且,看到没有,箱子里的钱统统是你们的,否则,嘿嘿,死了死了的有!”近岛平三看着二人,刷的一声挥起指挥刀,只听得“咚”的一声,那八仙桌子的一角早已随着刀光而斩落!

两人惊恐地看着八仙桌,又看了看那闪着寒光的指挥刀,最后眼睛落在地上的箱子上,只听得“扑通”一声,两人居然都跪在地上,“太军,太军,小的们甘愿为太军卖命!”

近岛眯起眼睛来看着两个人,知道两人定然不敢做假,便将指挥刀入了鞘,哈哈一笑道,“魏桑、张桑,请起来,你们是大大的良民,我们的,朋友的是,来,你们的说说,县城里哪些人敢对皇军不利?”

两人诚惶诚恐地爬起身来,抻手拭去额头的汗水,道,“太军英勇,太军英勇,哪个敢对太军不利?”

“魏桑,你的说。”近岛平三盯着魏平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太军大大的英勇!”说着,魏平讨好地向近岛跷起大拇指。

“不,不,不,”近岛摇了摇头,道,“马志国的,怎么样?”

魏平心中一颤,连忙道,“太军英明,马志国确实想着抗击皇军。前些日子还派城里菜刀帮少帮主宋一牙收了城外的土匪力量,妄图以他们抗击太军。”

“噢?菜刀帮?菜刀帮的什么的干活?城外土匪?城外土匪有多少?”近岛闻言脸色大变,急忙问道。

魏平与张进举连忙将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向近岛平三汇报,恐怕漏了一个字,近岛边听着,边锁住了眉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