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历史上的今天,1952年7月28日,新余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宜蕃,一大清早起来就召集了十几名公安人员开会,宣布对住在城西兴记盐铺的账房先生刘厚总——当年杀害项英、周子昆的凶手实施逮捕。这是建国初期被我公安机关抓获的杀害著名共产党员——李大钊、李兆麟、林祥谦、施洋、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烈士的又一个凶手……

抓捕、杀害李大钊的凶手:王澄、吴郁文、王振南、雷恒成

王澄,曾任张作霖的宪兵排长、上尉副官和警察署长等职。1927年4月的一天,就是由他带队逮捕了李大钊等16人。解放后,他一度隐居于沈阳,1956年1月被我公安机关抓获。

吴郁文,曾任张作霖的京师警察厅侦缉处处长。因在抓捕、杀害李大钊等人的行动中有“功”,还受到了张作霖的嘉奖。他后来投靠了蒋介石,先后担任过国民党中央宪兵教导总队的上校副总队长和北平警察局总监署侦缉处处长等职。解放后,他一直藏匿于北京。1951年6月20日被我公安机关抓获。

王振南,1927年,他在任京师高等审判厅推事时,曾以高等审判厅代表的身份担任了临时组成的特别法庭的法官,几次对李大钊等人进行“会审”,并决定判处李大钊等20人死刑。1931年,王振南在上海任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首席检察官时,还对胡也频、柔石、冯铿、李伟森、殷夫等18人以“危害民国罪”起诉,并将胡也频、柔石、冯铿、李伟森、殷夫等进步青年作家交给了淞沪警备司令部秘密杀害。解放后,他隐瞒罪恶历史,拒不坦白。1955年12月被捕后,经多次审讯,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才不得不低下了其罪恶的头。1957年12月13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了王振南死刑。

雷恒成,曾任张作霖的京师警察厅侦缉处副处长兼侦缉队长,当年就是由他带人去抓的李大钊。抗战爆发后,雷恒成投靠了日军。抗战胜利后,自感罪孽深重的他化名“了明禅师”,逃到了北平西北角的一座僻静的寺庙隐居了起来。不久,他又化名“赵志安”,逃到了上海。1951年,他在上海被我公安机关抓获,一年后被处死。

杀害李兆麟的凶手:刘文升、阎钟章、高庆三和刘明晨等

李兆麟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创建人之一。曾任中共满洲省委组织部部长、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中共滨江省(后并入黑龙江省)副省长、中苏友好协会会长、松江军区副政委等职。国民党军统局滨江组的特务对他一直恨入骨髓。

1946年3月9日,中苏友好协会会员孙格龄(军统特务)约李兆麟到她家去,说有要紧的事情要向他汇报。在李没到之前,隐藏在孙格龄家中的特务和土匪已做好了刺杀准备:特务刘文升先在暖水壶里放入了剧毒的氰酸钾铝。特务高庆三、阎钟章和孟庆元则躲进孙家的厨房,准备伏击李兆麟;刘明晨等人则埋伏于楼下,准备劫杀李兆麟的警卫员。下午4点多钟,李兆麟被骗至哈尔滨市水道街9号,孙格龄将他引上二楼的一个房间。孙格龄让李兆麟坐下后,便为他倒了一杯被下了毒的红茶。李兆麟很客气地喝了一口,马上就感觉到茶水有异味。孙格龄说:“换一杯吧。”随即她起身走到门口,用事先约好的暗号,高喊了一声“再换一杯茶”,便溜掉了。阎钟章和高庆三闻声闯入客厅。李兆麟与他们展开了搏斗,经过激烈的打斗,李兆麟多处受伤,终因寡不敌众,加之药性发作昏了过去。高庆三用匕首连刺了李兆麟七刀,将其杀死。

解放后,参与杀害李兆麟的凶手,除三个已死、两个潜逃到了台湾外,其余的都被缉拿归案。1949年10月19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审了杀害李兆麟的七名凶犯。公审大会判处了阎钟章、刘文升死刑,刘明晨无期徒刑,孙海镜、阎力维、高喜元、张立均有期徒刑。

杀害罗世文、车耀先、杨虎城等烈士的凶手:杨进兴

杨进兴,国民党军统特务,曾任军统局局长戴笠的侍从副官、中美合作所白公馆看守所看守长等职。1946年,他在中美合作所松林坡停车场和另一特务用手枪杀害了中共四川省委负责人罗世文、车耀先,并用汽油焚烧了他们的尸体。1949年9月,杨进兴又和另一名特务在中美合作所的戴公祠内,杀害了爱国将领杨虎城及其儿子、幼女,以及宋绮云夫妇。重庆解放前夕,他还指挥看守所匪徒集体枪杀了32名革命志士。全国解放后,杨进兴化名“杨大发”在四川省南充县青居乡三村躲藏了起来。

杨进兴在三村住下后,凡村组干部召集的各种会议,他都早早到场,积极发言。在修补公路时,粗活、重活他都争着干。1953年初,他还被群众推选担任了生产互助组组长,并多次被评为乡里的先进。1953年秋天,全国上下总动员,为第一次普选做准备工作。南充县青居乡普选办公室向县公安局反映,说在审查选民资格时发现:青居乡三村有个来历不明的“杨大发”,自称原籍是四川省广安县,但发信过去核实,对方回信却说查无此人,因此感到其身份有些可疑。南充县公安局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派侦查人员进驻该村,展开调查。侦查人员与其妻子田德俊拉家常,得知田的老家在乐碛镇,她的养母田映贞还在世。后来,公安部门又找到了当年曾在田家做活多年的雷开云。雷肯定地说:“田德俊最后嫁的那个男人叫杨进兴,曾在重庆卫戍司令部做过官。”侦查人员又弄到了一张“杨大发”夫妇的照片,让雷开云和正在狱中服刑的大特务徐远举等人辨认。这些人一致认定:“杨大发”就是杨进兴。1955年6月11日,杨进兴被逮捕。1958年5月16日,杨进兴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杀害林祥谦、施洋等烈士的凶手:赵继贤

京汉铁路总工会1923年2月4日举行了大罢工。时任京汉铁路管理局局长的赵继贤派两营士兵分三路包围了总工会,并当场开枪打死了工人纠察队长曾玉良等37人,打伤工人陈大发等27人,并逮捕了包括共产党员、江岸分会委员长林祥谦和共产党员、总工会法律顾问施洋在内的70多人。随后,林被绑在车站电线杆上,被连砍七刀壮烈牺牲;施则于2月15日在武昌就义。2月7日,赵继贤还指挥军警,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吴佩孚垮台后,赵继贤亦随之下台,在苏沪一带购买田产隐居起来。

1951年5月,苏州市公安局将赵继贤曾当过国民党军连长,并有赌博行为的儿子赵世清抓获。赵世清供出了其父的化名及隐藏地点。5月10日,赵继贤在河南被抓。7月16日,湖北省武汉市在汉口江岸召开了公审大会,赵继贤被判死刑。会后,赵继贤被绑赴江岸车站,在当年林祥谦烈士遇害的地方执行了枪决。

杀害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烈士的凶手:李英奇

李英奇,曾在新疆军阀盛世才手下做过公安管理处处长和审判委员会副主任,对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人的遇害,他都负有直接责任。另外,盛世才杀人时,一般也都是由李英奇监斩执行的。1946年4月,李英奇从兰州来到北平,与人合伙买了一辆汽车做生意。北平和平解放后,他混迹于小商贩中,在西单商场摆烟摊混日子。1950年8月,他在北京被我公安机关抓获。1951年4月29日,他被押往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执行了枪决。

杀害刘胡兰等烈士的凶手:

许得胜、侯雨寅、张全宝和石五则

1946年12月21日,刘胡兰在配合区长陈德照和武工队员处死了为阎锡山派粮派款、递送情报的云周西村村长石佩怀后,驻扎在大象镇的阎锡山部72师215团1营的头目恼羞成怒,决定实施报复行动。于是,刘胡兰等七人惨遭杀害。全国解放后,被我公安机关抓获的杀害刘胡兰等烈士的凶手有:

许得胜,阎锡山部72师215团1营机枪连连长。1947年2月2日,文水县城解放时,他逃回了原籍祁县武乡村,继续作恶。1948年,祁县县城解放,他曾潜伏在万和堂当了一名炊事员,后被我公安机关抓获,于1951年4月4日在祁县被处决。

侯雨寅,杀害刘胡兰等人的主凶之一。1947年2月1日,他曾在一次战斗中,被我军俘虏。但由于他隐瞒了杀害刘胡兰等人的罪行,后被释放。1950年秋,晋南稷山县出现了一个妄图颠覆我人民政府的反动组织“汾南游击队”,侯雨寅正是这一反动武装的组织者。1951年5月11日,他再次被我公安机关逮捕。

张全宝,杀害刘胡兰等人的另一主凶。他曾在1947年2月的交城战役和1948年6月的张兰战役中,两次被我军击伤过,但都侥幸逃脱。最后在解放太原时,再次被擒获,后在察哈尔农垦大队接受劳动改造。他在交代自己的罪行时,也隐瞒了杀害刘胡兰等人的罪恶历史,1950年7月被释放。随着镇压反革命运动在全国的展开,已成惊弓之鸟的他化名“张生昊”,不仅剃掉了自己的大胡子,还割去了脸上的黑痣,在街头摆起了烟摊。1951年5月8日,他在运城又一次被我公安机关抓获。1951年6月5日,《人民日报》登载了他供述的残杀刘胡兰的经过。24日,山西省祁县、交城、文水三县两万余名群众,集中在刘胡兰烈士的家乡举行公审大会,对制造“云周西村惨案”、杀害刘胡兰等七人的主凶侯雨寅、张全宝进行了公审。会后,侯、张二犯被执行了枪决。

石五则,是出卖刘胡兰等人的叛徒。当年是村农会秘书,因包庇地主段二寡妇,受到过刘胡兰的批评。后区党委为纯洁组织,撤销了他的职务,并开除了其党籍。1946年12月21日,大象镇恶霸、复仇队队长吕德芳等人来云周西村摸情况时,石五则将区长陈德照等人出卖。1947年1月8日,云周西村的石三槐等五人被捕,石五则也在其中。敌人对他名为逮捕,实为保护。在这次“受审”时,他再次将刘胡兰等人出卖。1月12日,与石五则一道被捕的石三槐、石六儿与刘胡兰一起牺牲,他却平安地回了家,这引起了许多人的怀疑。解放后,一直有人向公安机关反映他的情况,所以在1958年底,公安机关在对他进行了严密的侦查后,终于查清了他的问题。他虽百般抵赖,但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最终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罪行。1963年2月14日,石五则被执行枪决。

杀害项英的凶手:刘厚总

项英,新四军副军长。1941年在皖南事变中,被叛徒刘厚总枪杀。1941年3月14日凌晨,刘厚总在枪杀了项英、周子昆等人后,下山投靠了国民党,后被送往重庆,任军统局第三情报组中校副组长。再后来,刘因违规,被关进牢房。1949年春,刘出狱后,先回老家湖南耒阳待了一段时间,后去了江西省九江市的一家盐铺当了一名伙计。1949年5月,人民解放军向江南进军,九江地处前线,已非安身之地。于是,刘又到江西新余县的一个湖南老乡开的盐铺当了管账先生。

1952年7月28日,新余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宜蕃,一大清早起来就召集了十几名公安人员开会,宣布对住在城西兴记盐铺的账房先生实施逮捕。原来,新余县公安局在开展全城户口核对工作时,黄宜蕃无意中发现这个账房先生很面熟,经盘问,他又发现这个账房先生并不是本地人,且回答问话前后矛盾,这更引起了他的高度警惕。他觉得此人很像自己当年在新四军里给周子昆副参谋长当警卫员时,常常见面的项英副军长的副官刘厚总。

陈毅听说当年杀害项英、周子昆的凶手落网后,心情十分感慨,当天便给中共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打电话,要公安政法部门尽快结案,处决这个罪大恶极的叛徒。1952年8月初,刘厚总在南昌被处决。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