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四十七章 赴汤蹈“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此时的大昌镇的一间旅馆内。

“‘白鼠’,‘赤练蛇’已经被抓。现在特委任你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马上启用第三个接应点的所有物资,用最快的速度运达指定位置!”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手机的听筒内传出。

接电话的人转过身站在凉台上看了看四周,答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然后迅速地打开了凉台的门走进了房间。

“白先生”一阵敲门声伴随着郑凝汀的喊声传进了屋内。

“哦,郑小姐啊!有事吗?”“白鼠”侧身让进了郑凝汀。

“我是来告别的。”郑凝汀看了看面前的“白鼠”,“谢谢你救了我,但是我现在确实有急事必须得离开这里了。”

“白鼠”笑笑,“也好,我也正要离开这里,不如一起吧?”

郑凝汀低着头小声地说:“其实我。。。。。。”

“郑小姐如果不想一起也没关系,我这里有一千块钱,郑小姐身上没有现金走着难免麻烦。”“白鼠”说着递上了十张百元钞。

“这。。。。。。”郑凝汀本来是来找“白鼠”借钱的,但是怎么也不好意思开口,现在“白鼠”主动拿出了钱郑凝汀反而是有点手足无措了。“这个。。。。。。算我借你的。白先生你留个地址给我,我回家立刻还钱给你。”

“哈哈,我这人没有家的,常年在外面旅游出差。我不缺钱的,郑小姐就不用挂在心上了。那么郑小姐是准备什么时候走呢?”“白鼠”笑着摆了摆手。

“我准备马上就走,白先生呢?”郑凝汀接过钱还是不好意思抬头。

“我也是准备马上走呢,那就一起吧?郑小姐是去?”“白鼠”继续问到。

“我。。。。。。”郑凝汀犹豫了一下,“白鼠”却开了口,“不方便说就算了吧,那一起出门吧?”郑凝汀点点头和“白鼠”一起出了门。


看着眼前黑乎乎的一片,候正蹲下仔细地用手电照了照突然站起身向后退去,“大家往后退!”水京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既然候正说了也就跟着往后退去。

候正看着几人都退出了差不多有一百米的距离,抬手对着前方的黑暗地带就是一枪,只听见“轰”地一声,面前陡地变成了一片火海!四人眼前一片敞亮,只见大约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一块地方全都是熊熊大火!

“猴子,这是。。。。。。沼气!”曾三山看着恍然大悟。

“嗯,这不是个沼泽,而应该是这些野人老爷们的五谷轮回之所。”候正点点头看着面前的火海。

水京听得连连摇头,“我就是说怎么我闻着总有股骚味,原来这是公共露天大厕所!”

“猴子,你把这烧了我们现在似乎是过不去啊?”洪闻理看着眼前的火势开了口。

候正看了看洪闻理,“谁说我们要过去啊?我们不用过去了。你听听这火里有什么声音?”洪闻理经候正一提醒竖起耳朵仔细一听,只听见火里混杂着一阵阵极不容易分辨出的爆炸声,这爆炸声间隔时间长,而且这沼气燃烧起来本来就伴随着爆炸所以几人原本没分得出来。

“我想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面,但是似乎我们要找的人还没找到!”候正看着面前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大火说。

“这人肯定在这里面嘛,我们不是讨论过吗?这些野人应该就是把这些人绑到这里来的。”水京看着候正说。

候正摇了摇头,“原本我也以为是这样,因为从各种关于野人的资料记载,野人是不怕子弹的。但是你们还记得我们在陷阱里出来的时候吧?这野人分明是害怕我们开枪的。试想,如果真的是他们抓走了我们要找的那几个人,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呢?至少应该有野人受伤吧?但是在那营地我们看见的只有一处血迹还是那个死掉的。”

说到这里其他三人也都皱起了眉头,现在的情况真是复杂,一个问题都没有解决,而越来越多的问题却再不断地冒出来。

“猴子,我看我们还是有必要朝着里面走一下的。从这山寨的搭建可以看出,这些野人并不像外界的资料所记载的那样,而是具有一定的智慧啊。”水京kanle看背后已经烧得差不多的山寨木门说。

曾三山挥了挥手,“对了,猴子。依我看,如果这些野人真的是抓了那几个人,一定是用来做什么事的?”曾三山说着走到旁边的一个草堆一扒,草堆里顿时出现了几具动物的尸体。

“你是说他们不会吃了他们,也不会杀了他们,而是别有什么用途?”候正看着曾三山问。

“嗯,刚才这里黑灯瞎火的也没注意。你们看看周围的草垛,少说也有八十个吧,首先,这些野人如果会储藏食物的话那我估计他们是不会吃人的,而且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资料显示这神农架周边有野人食人事件。第二,在这一路上我们好像都没有发现什么尸体吧,按照在营地那人死亡的状况看,野人是不会把这些人的尸体收拾起来的。如果真的杀了他们肯定是随便丢在哪的。”曾三山说得头头是道。

“哟呵,看不出来三儿还真是有脑子啊!”水京在一旁打趣曾三山,曾三山给了水京一个白眼,“没脑子的那是你好不好?”

“嗯,我看不如这样。现在我们当务之急是找到那群人,要不然我们现在手里跟的这条线就完全断了,而且整个事情好像不止是一股力量在操纵,除了国民党,民进党这些台湾敌特,说不定还有其他人。我们要万分小心!”候正看了看三人,抬手指向了燃着大火的前方,“我们现在就走。”

“猴子。你不是吧!这前面烧得热火朝天的,我们往哪走?”曾三山以为候正脑子被火烤晕了。候正看看其他两个,也是一样的目光,那表达的意思就是,你傻了?

“我说你们三个。。。。。。”候正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你们就不能想想既然野人都能从这过我们又为什么不能?”

“喂,同志哥,你搞清楚状况没有啊?”水京开了口,“我们不是说这过不去,而是说现在我们怎么过?你看看这火,没有防火工具我看我们几个过去到是过去了,成四只烤乳猪了那就。”

“滚一边去,要成烤乳猪也是你小子一个。我们再怎么说也是烤全人。”曾三山对水京用的这个比喻很不满。

“唉,你们三个。。。。。。”候正没奈何地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块迷彩布,“这个难道你们没有?”

三人看了看候正,立刻哈哈大笑,都明白了候正的意思。一直没开口的洪闻理抢着说,“猴子,你小子真是败家子啊。这么好的东西在这相当于化粪池的地方一裹可就糟蹋玩了。”

“没办法,谁让咱们时间紧呢?”候正一把抖开迷彩布,原来是一个睡袋,“我看这地方大概也就三四米宽,我们几个滚快点不就过去了。不过。。。。。。”候正摸了摸迷彩布,“可真是可惜了这水火不侵的高压纤维了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