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搏蚊记(中)[血狼三周年]

第二天一大早,老湖一睡醒就觉得眼睛不对劲。怎么右眼睁不开了?他翻身下床,来到卫生间镜子前一看,可不得了了,右眼皮肿的老高,这是怎么了?老湖赶紧把妻子摇醒,让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妻子醒来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又是蚊子叮的。”

“家里还有蚊子?”老湖大惊。

“你以为蚊子是你养的,让它走它就走?”

看着自己镜子里那红肿的眼皮,老湖犯难了,这让我怎么去上班?今天还要到厅里开会,这让我怎么见人?

“你给我擦点红花油吧。”老湖一脸的可怜相。

“行吗?”老婆问道。

“试试吧。”

老湖的妻子又拿出红花油,用棉签蘸了一点,擦在老虎的眼皮子上。

这下可好,老湖一下让红花油杀的鼻涕眼泪全下来了,半天睁不开眼睛。

带着许多的无奈,老湖还是去上班了,单位上的事情太多,不去不行啊。

一进办公室,几个同事看着老湖的模样笑了起来。“嘿嘿,蚊子咬得。”老湖如实相告。

一听蚊子咬得,几个同事纷纷亮出了自己的胳膊腿让老湖看。老湖一看也笑了起来,几个同事的胳膊腿到处都是红斑,“嘿嘿,受害者不是我一个。”老湖的心理平衡了。

大家都在奇怪,西宁什么时候开始有蚊子了,蚊子怎么这么多?“用蚊香。” “用杀虫剂。”几个人开始讨论如何将蚊子彻底消灭的办法。

用蚊香?不好,那玩意还是有毒,用杀虫剂?那更不行了,刚搬的新家,用杀虫剂,人还进不进家了?看来还是要把蚊子打掉。老湖拿定主意,给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就去开会了。

一到厅会议室,那些老熟人们看着老湖那肿起的眼泡纷纷打趣:“哟,这是怎么了?怎么走路不看地方?哈哈哈…..。”老湖只能是一遍遍的解释,接着再让人一遍遍的取笑。

下班回到家,一进门老湖怒从心起,挥舞着苍蝇拍子开始满屋子寻找蚊子的踪影,他要把找到的蚊子统统碎尸万段。终于,老湖发现了一处蚊子藏身的地方,就在一进门的过厅顶上,老湖一下就发现那里落着三只蚊子。

一拍子上去,飞走了一只,打死了一只。看着没挪窝的那只,老湖“嘿嘿”一笑:“这家伙把自己哼睡着了。”接着又是一拍子,这只也完了。看着落地上的蚊子尸体,老湖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他对着那两只尸体又是狠狠地拍了几下,解气啊!

直到老婆开始喊他吃饭,老湖还在满屋子挥动着那只威力无比的苍蝇拍子。

又到了晚上,老湖胆颤心惊的钻进被窝,抬起依然红肿的眼皮问老婆:“今晚不会有事吧?”

“那谁知道。”老婆也是一脸的无奈。

这一夜很平安的过去了。一连几天,老湖没再受到蚊子侵扰,老湖对家里人说:“蚊子大概是吃饱了,不会再来了。”

令老湖没想到的是,好日子没过几天,就在一天晚上,老湖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忽然听见外面连长的集合哨响了起来,老湖一翻身爬了起来,穿上军装跑步来到操场。

站在队列里,连长在讲什么,老湖没听见,心里老是掂着有几个战友怎么没看见?

“向右转――!跑步走――!”随着命令,老湖跑步来到靶场,趴在重机枪前,老湖按下了击发键片,“嗒嗒嗒嗒…”随着枪声和枪口前面的一片青烟,有几个弹壳蹦到了老湖的右胳膊上面,老湖觉得胳膊被弹壳烫得红烧火燎,可那弹壳就是抖不下来,越来越烫、越来越痒,老湖一下醒了过来。

天还黑着,远处不知谁家在娶新媳妇或是嫁闺女,鞭炮响成了一片。这情形老湖见得多了,都懒得理他,心依然在梦里。

右胳膊痒得很厉害,老湖猛然醒悟,自己又遭蚊子袭击了。

为了不惊动妻子,老湖悄悄下床,打开床头灯,开始找蚊子。床头灯的光线很暗,老湖找了半天,什么也看不见,无可奈何的他,只好打开屋里的灯。

老婆被灯光吵醒了,看了老湖一眼:“你发什么神经?半夜三更的。”

“我又让蚊子咬了”老湖的口气里满是愤怒。

几乎一寸一寸地找遍了屋子的墙上、地下,老湖终于发现一只蚊子就藏在离自己枕头边不远的床头暗处。

“叫你咬!”老湖狠狠地拍了下去。蚊子被老湖拍成了碎末。

正要安心睡觉,老湖忽听耳边又是“哼儿”一声。这声音在已经是又困又乏的老湖听来,简直就是炸弹的剧响。老湖一下愣在那里半晌,回过神来,又开始到处找蚊子。

快一个小时了,这只蚊子就是找不到。“你还睡不睡了?”老婆不干了。

“唉――”老湖悄悄地爬上床。

为了不再让蚊子叮咬,老湖把脑袋缩进了被子,身子不留外面,只在被窝里留下一个出气的小孔。

不大一会,老湖已经在被窝里蒙的是满身大汗了。

好不容易把一夜熬了过去。第二天一大早,老湖眯着一双通红的眼睛费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老爸爸挠胳膊时的可怜样子,宝贝女儿问道:“又让蚊子咬了?”

“它们就是不咬你妈妈。”几天来,老湖一直很奇怪,这蚊子怎么就不咬老婆,专咬自己,是俩人的血型不一样?老湖是B型血,他隐约记得蚊子就爱咬B型血的人。

“你还不知道?那蚊子就是我妈妈养的,它们当然不咬我妈妈了。”女儿很是调皮。

“去去去,你以为蚊子是宠物啊,快吃饭,上学要迟到了。”老湖带着恼怒训斥女儿。

“真的,我和妈妈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家的蚊子就是外婆养的,就咬我和妈妈,就是不咬外婆。”女儿继续和老湖开着玩笑。

“那是因为你外婆的肉老了,蚊子不爱吃。”老湖没好气的回道。

“那就是说,你还很嫩了?”背后传来老婆的声音。

老湖一下噎在那里,不出声了。女儿得意的笑着。



本文(上)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3096432_1.html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