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十一 追上宋军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我军己经连续收复了兖州,莒州,沂州,腾州等地。山东路所失的土地大部份都被我们夺回来了。规在就剩下徐州大部还被宋军占领,陈和尚,你那边的情况怎样?”完颜长之问道。


完颜陈和尚道:“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南京路所失的州城大多都被白彦敬和杨沃衍收复,但京兆府路,那里视在是由虞允文做宣抚使,我们连失临、洮、巩、兰、新、秦六州,现在皇上己派了完颜承晖领军五万去抵挡虞允文了。”


完颜长之点点头,叹道:“原本是希望诱宋军深入,以逸待劳,一举击败宋军。谁曾想到现在会成了这个样子。”


完颜陈和尚道:“长之,你不必过于自责了,战场上的事情本来就是瞬息万变的。只木过谁也不曾想到宋军之巾,竟还有杨炎这样智勇双全的将材,竟能率军不远千里,袭击黑阳山。才导至我们的大好局面一下子全陪丧失。”


完颜长之也点点头道:“在杞县时,我看宋军中以有虞允文,毕再遇。想不到除了这两人之外,竟还有杨炎这样的将材。这些年宋朝可是出了不少的人材。看来以后想灭南宋,一统天下可真不易啊。”


完颜陈和尚苦笑道:“南宋其时从来都不乏将材,先是有宗泽、李纲;后来又有岳飞、韩世忠;只是南宋的皇帝太昏慵无能,不但用不好这些人,反而处处防备他们,结果死的死,杀的杀,闲的闲,要不然当年太宗皇帝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夺取了南宋的大片土地。”


完颜长之又问道:“纥石列志宁还没有找到白袍军吗?”


完颜陈和尚一皱眉,道:“我也在为这事奇怪,都以经过去了四五天了,还一点白袍军的消息也没有,白袍军就好像平空消失了一样,纥石列志宁现在都快找到了中都。”


完颜长之沉呤了半响,道:“我到是有个感觉,白袍军现在并没有北上,一定是找了一个地方躲起来了,躲在一个纥石列志宁没有想到或是没有搜索到的地方。”


完颜陈和尚想了一想,摇了摇头道:“不会的,从河北到山东西路一带,纥石列志宁搜索得很仔细,白袍军是不可能有一块藏身之地的。”


完颜长之看着地图,手指在地图上道:“白袍军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在东明黄河渡口,但三天之后纶石列志宁才重新整编好搜索的人马。要知道白袍军全是骑军,三天的时间足够他们跑出纥石列志宁的搜索范围,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或是另找别路返回南宋。”


完颜陈和尚有些不解道:“那么白袍军会跑到那里躲起来了呢?又如何返回南宋。现在黄河北岸的戒备还没有解除,所有的船只还留在黄河南岸,白袍军是不可能渡过黄河的。那么白袍军又忿么返回南宋呢?难道真如传言,向西从京兆府路,由四川返回吗?”


完颜长之摇了摇头道:“不大可能,一来路程太远,而且多是山路崎岖,并不利于骑军。二来我感觉也不会。”


完颜陈和尚喃喃道:“向西不会,向东走只有茫茫大海,也不可能,那么白袍军会飞回南宋去吗?”


完颜长之一怔,抵头又看地图,自语道:“大海,大海。”他猛的站起身来,一把拉住完颜陈和尚:“我怎么没想到,大海,白袍军可以从海上逃回南宋去。”


完颜陈和尚全身巨震,道;”海上,对,一定是从海上,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其实想不到不是因为两人无能,而是因为金国一向不重视海上的力量。因此两人一直没朝这方面去想。其实金国无论是造船业还是航海技术一直都远远落后于宋国。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李宝曾领战船一百二十艘沿海北上,深入金国海境,在陈家岛附近大败金国水师,平安返回。魏胜驻守海州,一直孤悬宋国境外,却令金国屡攻不下,完全是得益宋国水师不断增援。


那么以宋国水师如此强大的力量派出一支船队北上,在某一地方接应白袍军是绝对有可能的。这也是白袍军返回宋国的最佳方案。


------------------------------------------------------


完颜长之站在高台上,四千铁浮图整整齐齐,就如同一尊尊黑铁铸成的铁塔,组成一个巨大的方阵,站在台下。这四千铁浮图是完颜陈和尚的部下,也是这次完颜长之用来追击白袍军的主要力量。


当完颜长之向完颜陈和尚提出带铁浮图去追击白袍军的时候,完颜陈和尚一脸不解的样子:“铁浮图是重甲骑兵,远途追击并不是铁浮图所善长的。就箅按一人三马配备,也赶不上一般的轻骑军。用铁浮图追得上白袍军吗?”


听了完颜陈和尚的担心,完颜长之只是微微一笑,道:“我自有办法。”


“换甲。”随着完颜长之的一声令下,整个铁浮图都一阵惊愕。这时己有人给每个人送来一套铁皮混制的甲胃,这是轻骑兵穿的盔甲。


金军的铁浮图组建了近五十年了,从来都是人马俱披铁甲作战的。现在完颜长之要求他们脱去铁甲,换上轻骑兵的甲胃,那还叫铁浮图吗?


但是站在完颜长之身边的完颜陈和尚却明白了完颜长之的用意:脱去了重甲,重骑兵立刻就可以变成轻骑兵。这样一来,虽然士兵的防护力下降了,但攻击力和机动性,速度却能大大的增加,自然就可以追击白袍军了。


这时有一个百户道:“完颜大人,为什么要我们换甲?”


完颜长之点头道:“问得好,你们心里是不是都这样问?”他顿了一顿,又道:“铁浮图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大金最精锐的人马,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出来战士,是勇士中的勇士,是大金的骄傲。但是,难道你们就只是只有装着重甲才敢和宋军作战的勇士吗?难道你们只是躲在重甲里的诺夫吗?”


沉默了一会儿,四千人猛地发出惊动天地的声音:“不是。”


“好。”完颜长之微笑道:“你们果然没有令我矢望,你们之所以被认为是我们大金的勇士,是因为你们的勇气和武功,而不是你们身上穿着的那身重甲,是不是?”


四千人再度暴发出海啸般的怒吼:“是。”


完颜长之满意的点点头,道:“哪么就证明给我看吧,你就是脱去了重甲,也依旧是无敌的勇士,依就是战无不胜的铁浮图。”


金兵们一个个热血沸腾,立刻开始脱下身上的重甲,穿上了轻骑兵的甲胄,同时也给自己的战马卸下了重甲。他们倒底是训练有素的精兵,换甲的过程也丝毫不乱,一会儿的功夫就全部换好了盔甲,又整整齐齐的站在完颜长之面前。


完颜长之又道:“现在,我就带你们去追击白袍军,脱去了重甲,你们敢不敢和白袍军作战?”


“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