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二卷 天地 第六节 神秘部队不死队现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这闹得沸沸扬扬的城门百人斗殴事件尘埃还未落定,日后被誉为“孙陵军最佳组合三人组”的甘宁,马忠,任成已经鬼鬼祟祟的出现在了离定威校尉陆逊校尉府一箭之地的一条幽暗的巷子深处。

而那张着一颗大脑袋嗓门又大,肚子也大,个头也大,与风流俊俏丝毫不挂边的没人的时候还总是喜欢照镜子,有一次被撞见扯谎是找青春美丽痘的甘宁甘大将军,正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大脑袋探出巷子口,观察着对面校尉府的动向。

一波三折的混进建业,只是计划的第一步,人称“军中小卫青”的任成计划在混进建业之后,马上到校尉府联系定威校尉陆逊,了解详细的情况。他们在城门附近汇合后,找隐蔽巷子脱掉了孝衣孝袍,把棺材丢掉,武器都随身藏好,来到校尉府一看,任成心中叫了一声不好,急忙拉住了要走过去敲门的甘宁,躲进了这条阴暗散发着臭气而让马忠又一次捂住鼻子的小巷。

“你看见没有,校尉府的周围有很多乔装改扮的士卒?”

甘宁虽然脑细胞不是很多,毕竟也是老行伍出身,仔细一看就知道那些在校尉府门口卖水果,卖烤鸡,四处闲逛的都是些军人,他们打扮的再像,毕竟都是在军营之中经过训练的,无形之中就能够露出破绽来,而且就看他们那贼头贼脑四处寻摸得样子,比较有点智商的探子也不会主动送上去送死。

至于城门口守卫的那些飞熊营士兵,不过都是些平日负责把守城门的,这一辈子也可能都不会出外打仗,自然也就疏于日常训练了,统兵的军尉,都尉也懒得严格训练,一个门卫嘛,搞得那么复杂干什么,也就自然看不出来一个真正的士兵是什么样子了,谁是老百姓,谁是军人了。

本来建业城很大,平日多那么五百多个陌生人根本就像把盐洒到水缸里面,很快就溶解不见了,但现在是紧张时期,因此这五百名飞虎队员绞尽脑汁才想方设法全都混进城来,潜伏起来。任成是建业本地人,父母早亡,给他留下一所大宅子,他孑然一身把父母留下来的银子吃的精光以后,就遣散了奴仆,毅然投军,这所宅子也就空了下来。这次正好可以作为飞虎队联络接头的场所,观察到校尉府被人监视起来以后,甘宁,马忠和任成带领几个卫士就躲进了任成的这所老宅子从长计议起来。

任成明白,他们现在在建业城中人生地不熟的,不了解建业的情况,也不了解凌阳侯关押在天牢的什么位置。行军打仗,讲的不光是集结力量,以庞大的兵力取胜,准确地情报也是获胜的必要条件,如果没有准确的情报来源,再庞大的力量也会被敌人拖疲,拖垮。这就是常说的:“知己知彼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不过,他们还不知道的是,当他们在这所宅子住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别人严密的监视起来了。

而此时,甘宁正在对马忠大吹特吹自己是吉人福相,能进建业城全是他的功劳。这次甘宁倒也真出了把力气,马忠也就没有和他拌嘴。任成则在领着几个卫士忙活着收拾房间,安排他们住下,根本没有时间听甘宁吹牛。这次没有人对他的吹牛提出反对意见,这让甘宁美了好一阵子。

东城门的这一阵喧哗热闹并没有给这一座有着历史的石头城带来多少改变,毕竟这座城市太大太大了,而且仿佛有无尽的乌云从远处飞来,加入笼罩在石头城上空的黑云之内,这座古老而美丽的石头城内各种势力蠢蠢欲动,山雨欲来风满楼,这石头城的天看来就要变了。

太阳本应该老早就升起来的,然而,阳光却穿不透笼罩在石头城上的浓雾,一点风也没有,这秋冬季节难得一见的厚雾完全没有散开的样子。

早起开门迎客的商贩打开门后互相讨论着。

“这是什么雾呀?”

“这是不祥之兆亚。”

“是呀,这次吴王中风这么长时间昏迷不醒,这就是预兆亚。”

“你们当心被别人听见,惹祸上身呀。”

“对呀,对呀,别多说话呀。”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们说的话,在这浓雾笼罩的巷子尽头突然响起了一连串急促马蹄声,马蹄铁撞击石板地的声音,先于它们的主人飞过来向商贩报警,商贩们顿时作鸟兽散,各自转身跑回了自己的商铺,关门的关门,上铺板的上铺板,然后趴在门内或者铺板上,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声音,小心翼翼的透过门缝和板缝看着外面的街道。

他们内心十分惶恐但又期待着什么,没有等他们因为剧烈运动而快速跳动的心脏平静下来,一小队身穿白色盔甲的骑士就如一道闪电般的掠过了他们的视线,等他们疾驰而过,转过一道弯消失不见后,这几个商贩迟疑的拉开了门板,再次聚在了一起。

“刚才过去的是太史慈大人率领的‘不死队’吧?”

“是呀,领头的不就是太史慈大人吗?”

“是呀,就是他,威风凛凛的样子真是令人神往亚。”

“可是‘不死队’不是在合肥一带和魏军张辽的部队对峙吗?什么时候被召回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几天前飞熊,飞豹,飞蛇,飞蟒各营的军卒在几个城门口严密盘查,还有不少衙役和军卒一起挨家挨户搜查,说是搜查曹魏奸细,多少年了,咱们建业城都没有这么紧张了。”

“我有个侄子在廷尉府做事,他告诉我说,几天前,负责守卫天牢的三百六十八名狱卒一夜之间都被曹魏奸细杀了个精光,听说曹魏的暗杀部队天鹰队已经潜伏进了咱们建业。”

“是呀,我也听说了,宫里的公公传出消息,这个吴王亚并不是中风,而是被天鹰队的杀手给行刺了,据说伤势很重,生命垂危,但是为了安抚民心,所以世子殿下才对外公布吴王中风,实际上,世子殿下已经在准备王位继承仪式,这几天可能就要成为新的吴王千岁了。”

“我的妈呀,咱们这里会不会也潜伏着曹魏的奸细亚。”

“谁知道亚,我看,咱们这几天也别开门做生意了,实在不行,就到乡下亲戚家躲两天,等着世道太平了再回来。”

“是呀,要是命都没了,赚这些钱还有什么用?”

“对呀,对呀。”

“我们都回去准备准备吧。”

“好好,老张,我先回去了。”

“行,那我们赶紧散了吧。”

在这个巷子一个阴暗的不被注意的角落,一个人正在仔细的听着,记着这些商贩说过的每一句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