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阎崇年在无锡新华书店签名售书,售书期间,突然遭遇一男子上前掴脸。掴脸者的弟弟对记者说,他是因为无法认同阎崇年关于清朝的一些观点,又没有与之辩驳的机会,情急之下动了手。


初看新闻,以为是哪个有暴力倾向的人来砸场子。接着看下去才发现,打人者原来是有观点的,因为没有与阎崇年辩驳的机会,便选择用掴脸来表达。既然已经出了手,“辩驳的机会”算是争到了,只不过再好的理由,用在拳头上也便成了糙理。


掴脸者据说是“情急之下”动的手,看来这是非打不可了。在我经验中,“情急之下”得动手的,一般是面临人身威胁的时候。可见,在打人者心中,“不良”学术观点的危害力,不亚于人身威胁。这或许也算一种较真,这种较真有时是可爱的,但有时也会让人走火入魔,不图逻辑清醒的辩驳,只求口头、拳头上施以惩罚的快感。


阎崇年受争议的语录,好心的网友搜集起来了,放在了网上。这些语录所透露的思维是挺大胆的,大概也是不符合“人类发展进步规律”的。我没看过原著,对单纯的语录保持戒心。不过,历史真实的确需要人们多角度的趋近,阎的观点即便多么新奇、偏激,都不是什么坏事。


其实,阎崇年只是个学者罢了,虽然上了央视,出了书,但还不至于去撰写教科书,编历史考试大纲。而我们所耳濡目染的那些历史的教科书式宣讲,并不一定比阎的观点更符合“人类发展进步规律”。能让人有感于处在“情急之下”的情况,便是不能认同的观点要被强制接受,那你才真正意义上失去了辩驳的机会。


最有意思的是,阎崇年争议语录中,有这么一条:“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网上不少网友对此言感到无比愤怒,有网友以恶毒的语言对此进行抨击。这句话看上去的确让人咂舌,不过阎崇年的经历印证了此言不差:他因为“思想灵性”没被制约,道出了惊人之语,结果遭遇了掴脸,出现了售书场面暂时的“不稳定”。事实上,恶语攻击、掴脸,我没法将它们与“文字狱”的手段撇开联系。可以听“正确”的观点,不能听“错误”的观点,这与“文字狱”的做法有何差别?


一个开放文明的社会,需要容忍各式各样的观点。“情急之下”的掴脸,可以说是一个人粗暴的较真,也可以说是心目中其实对言论昌明本身就不存在敬意。网上有不少人说打得好,我百思不得其解。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