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三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三十四



那边,五大队一连以及大队的炮手等140多名士兵在副大队长李守清和连长田亮、指导员于长生的率领下在一个小时前就悄悄地运动到了距管帅隘口仅仅一公里之处的一个山沟里待命。


在红一军团当过连长的李守清命令部队隐蔽后,逐派出了三个士兵前去侦察:“你们一定要借着天黑尽量靠近鬼子,最好能弄清楚鬼子是否只有一个中队的兵力、包括隘口的地形、鬼子的布防情况以及重武器的配备和位置,然后再把距离隘口一百米左右的地形地貌搞清楚,我们搞袭击动作的位置要选定在那里。”在三名侦查士兵临行前,他再三地对一连三排的排长孙树义交代着。


“放心吧,副大队长,我也不是新兵,明白该怎么做。”孙树义道。


约半个小时后,孙树义带着两名士兵爬了回来,李守清等连忙扶着这三人问:“看来你们没惊动鬼子,把情况都搞清楚了?”


“副大队长,”孙树义摸了一把汗说道:“多亏天色黑得厉害,我们离隘口一百多米时就一路爬着过去的,最后离小鬼子近得能听到他们说话和撒尿的动静。”


“好,”李守清道:“离得近看得清楚,你说说情况吧。”


“这个隘口呈喇叭形,隘口的两边如汉字的‘八’向外张开,易守难攻。我们看见总共有差不多一个中队的鬼子在把守,隘口两边各有一个小队在休息待命,隘口的中间也有一些鬼子,但多数躲在里面一点在烤火取暖。因为天黑,又没有看到鬼子有进入阵地准备战斗的样子,所以没弄准他们的重武器的布置情况。”


“好,你们先下去休息一下。”李守清说完又和田亮、于长生说道:“一般来说鬼子的一个中队三个小队共有三具掷弹筒和三挺歪把子轻机枪,不知有没有迫击炮和重机枪?除了这两样,轻重武器和我们差不多,重机枪我们没有,但整个大队的三门迫击炮都在我们手里。我们先进入预定阵地,一旦打起来派两个士兵根据鬼子的火力点和部队的密集处给迫击炮和掷弹筒指示方位,其余的机枪和步枪就酌情射击吧。”


“天太黑了,不仅鬼子们不容易发现我们,我们也不好盯准目标,该怎么打你就下命令吧。”田亮道。


“好!”李守清掏出了驳壳枪道:“你带一排在左侧,于长生带领二排在右侧,我带三排和迫击炮在中间,先悄悄向隘口运动在大约一百米处停下,然后占据地形等候大队长的命令,接到命令后我们开火。因为我们的任务是用火力造成一个友军在此突围的假象,所以为了避免更多的伤亡,我们就不派小股的部队做诱敌的冲击了。孙树义,全连进入预定位置后,你带俩人顺左后侧侦察一下地形和环境,以备我们半小时后转移的路线。行动!”


正当李守清带着众官兵趁黑摸出了大约200多米后,忽听后面有人快步赶了上来并低声地喊他:“副大队长、副大队长!”


李守清眉头一拧刚要训斥这弄出动静的冒失鬼,转过身子却发现正是大队部的通讯员萧娃子,于是便站住了身问道:“什么事,娃子?是大队长下了攻击命令?”


“不是,唉!”萧娃子对李守清道:“大队长让俺追上你们,让一连在原地停止行动待命,他和友军的吴长官带着人马马上就到了。”


“友军的吴长官?他们带着人马上来干什么?大队长不是带着二连在李家坡的隘口给他们打出一条路带他们冲出去吗?”李守清问。


“俺哪知道怎么回事?马上他们就到了。”萧娃子道。


李守清听完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并后退100米隐蔽起来。大约不到10分钟,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众人运动的声音,只是片刻,一大群人影影绰绰就摸到了跟前。为首一人问道:“副队长吗?我是王守义。”


李守清带着田亮、于长生迎了上去,只见王守义正与一群身穿日军军服并牵着军马的人在一起,正怔愣间,王守义道:“这是友军的吴长官和他们的弟兄,我们马上要重新布置一下战斗方案。”


李守清一听到黑暗中看不清楚的对方是友军的最高指挥官吴志伟,连忙上前一步准备敬礼,只见对方在黑暗中伸出手拍着他的胳膊笑笑道:“我身穿鬼子的军服,就不必拘礼了,我代表我部向贵军一连的全体官兵表示敬意!”


李守清见对方大约四、五十人并个个都从马背上卸下来然后上肩抗背着分解开的迫击炮和重机枪以及众多的炮弹箱、子弹箱并且还有他们从没见过的两根细长的铁家伙忙道:“闻知贵军几次作战把这一带的鬼子打得丢盔卸甲、屁滚尿流,我李守清不胜钦佩!”


吴志伟笑道:“李队长亲率贵部将士为我们解围而欲待作出壮士断腕的义举,令吴某人及我部全体深深感激涕零!但现下根据我部韩大海老弟的部署,咱们应该重新布置一下战斗方案。”


“为共同抗日的友军解围,是我们八路军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为什么又有了新的布置?”李守清微笑着问对方,眼睛却是看着王守义。


“为救我们区区的百人而让贵部更多的人陷入鬼子重兵围攻的险境,这是我们万万不能答应的!我们和贵部的王大哥在原来的部署上又制订了一个方案,是这样的:”


吴志伟在王守义的招呼下对着围过来的李守清和田亮、于长生等人说道:“我们的炮排和射击队上来协助你们佯攻管帅隘口,先把鬼子的重火器打哑,所有的迫击炮、平射炮急袭五分钟后拆炮上马和你们一连全部撤向李家坡隘口,我们的掷弹筒、轻重机枪和步枪继续打击敌人,等先撤下去的你们和炮兵们撤到了鬼子的射程之外,重机枪、掷弹筒和轻机枪、步枪手依照循序乘马撤出,然后部队从李家坡的隘口撤出,那里有我们的三个排和贵部的二连、三连掩护接应。”


“可我们的任务是掩护你们全部地撤走然后我们才能在最后撤出,现在的部署不仍然是贵军在后面鬼子的枪口下------”李守清说道。


吴志伟笑笑打断了对方的话道:“这是我们的韩大海老弟亲自制定的,我和贵部的王大队长也同意并必须遵守执行的战斗命令。”


听完这话,李守清也不便说什么了,他又何尝不明白对方的重新安排为的什么?仔细地在内心里评判着重新制定的这个有计划、有步骤的火力攻击、交替掩护的方案,身经百战的李守清原来十分沉重的心情蓦然间轻松了许多,尤其是见到这一大群人所携带的重武器和充足的弹药,立即让他变得振奋了起来!


“好!”李守清仍是情不自禁地向对方和王守义敬了个军礼道:“请吴长官和大队长下命令吧,李守清带一连以及大队炮兵、掷弹筒手144人以及三门迫击炮、三具掷弹筒、三挺轻机枪服从命令!”


“前面隘口的情况怎么样?地形、鬼子的兵力部署、轻重武器的配备和位置以及我们转移后退道路两边的情况是否派人摸清了?”吴志伟问道。


此言一出,李守清和田亮等人均不由地暗自佩服:到底是一名国民党精锐部队的一名上校,开口之间第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还幸亏自己刚才派人侦察了上述情况,否则还不显得很被动?于是,李守清把刚刚了解到的情况简要地介绍了一下并把刚才自己的兵力和火力部署也告诉了对方吴志伟、王守义俩人。


“我们现在一共有五门迫击炮、两具平射炮、六具掷弹筒和六挺轻机枪并两挺重机枪,火力是不弱的,我看这样:”吴志伟道:“两挺重机枪和平射炮在正面压制住鬼子在隘口处的火力和所有想冲出来的鬼子部队,右侧用三门迫击炮、两挺轻机枪、左侧用两门迫击炮、三挺轻机枪打击两侧的敌人,六具掷弹筒由外到里不定点地轰炸隘口深处,以造成我们拼命奔隘口夺路而逃亡的架势。贵部的步枪和我部的步枪手们在一百米外呈散兵线不再分左、中、右———造成是突围而不是有计划围歼敌人的架势借着炮弹的火光以及鬼子火力还击的火花进行定点消灭。战斗打响五分钟之后,听我命令,所有迫击炮、平射炮以及贵部官兵迅速撤离,如没有异议立即行动!”


时间的紧迫,距离驻守隘口的日军很近的距离以及吴志伟明确而全面的战斗部署,也让王守义、李守清和其他八路军指挥官说不出别的什么,于是,在五大队一连一排以及这边射击队为前锋的队形下,这两支部队的不足200人紧张而又悄无声息地向管帅隘口处摸进。


夜幕低垂,几个小时前接到命令的该日军中队长闻知了该支那军队很有可能向这一带逃窜的情况,在刚刚得到消息时他们倒真是在隘口处做了高度的戒备而严阵以待!然而,四个多小时过去了,深秋的寒意和山区的冷风让这些尚未穿棉衣的日军士兵从遍体透凉而磨损了不少旺盛的战斗意志,又从暗夜里的等待中消耗了本能的警惕而变得有所麻痹。而正在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状态中严阵以待的这些日军官兵们有所不耐烦之际,他们并不知道隘口前面的一百米处将近200余人的中国士兵刚刚进入战斗位置,知道的却是隘口后面的山外一阵汽车的鸣笛声表示了山外的卡车给他们送来了热呼呼的饭菜!


这边吴志伟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汽车鸣笛声,先举起了望远镜看去,过了大约五分钟他借着前面一百多米外日军聚堆打饭的手电筒光亮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后觉得此刻正是稍纵即逝的最佳时机,于是举起身边的步枪对着排队打饭的日军人群就是一枪!同时,他身边的两具平射炮也“嗖”地将两枚炮弹打向日军的人堆,并且、两挺重机枪和无数条步枪也在同一个时间把准确的子弹射了过去!紧接着,中间一点的六具掷弹筒“吭吭”地把一枚枚的榴弹从半空中打向了隘口的中部和后部,以至炸到了尚没离开的送饭卡车上!更两边的五门迫击炮也在吴志伟响枪的同时,一起在孙守田提前布置的“三发急速射!”的口令下把15枚炮弹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打向了隘口处的两边和中间!借着爆炸的火光,看清楚了日军人群正在忙乱跑动的身形,孙守田又大喊一声:“目标:鬼子跑动处、四发急速射!”于是,他身边的炮手又把更准确的炮弹送入了密集的人群中!


战前,得到了吴志伟派士兵送过去的四箱计20枚炮弹的五大队的炮兵们心中暗喜,均想打炮仅仅五分钟,友军又白给了20发炮弹,真得好好过过瘾!于是,从炮手到装填手个个紧张忙碌装弹发炮一气呵成,尽管达不到孙守田等人的发射精确,但在日军士兵们暂时忙乱的奔跑中,还是炸倒了不少日军士兵并增添了这个突袭火力的猛烈程度!


除了各种重武器的骤然打击之外,装上了曳光弹的轻重机枪除了给自己的射击修正弹道外,还给刘刚射击队的队员以及四排用步枪的士兵们和八路军一连指示了目标,因此在一旁五大队一连士兵们的惊叹中,这个小部队部分用步枪的士兵对着勉强可辨的日军士兵人影以及星星点点的还击火花进行着速射!只见他们出枪射击然后急速地转移阵地,在身形左右翻滚的同时拉栓退壳上子弹,在几米外的位置定好迅速出枪又打出一枪!整个的动作迅捷连贯、一气呵成,绝对没有半点的迟缓。


除了动作的利落、直接和简洁,这些士兵们从露出身体稳稳地出枪、再靠着手感稍稍地挪动一下枪口,整个的过程绝对不会超过一秒钟就可以打出一枪。因为没有瞄准的过程出枪就打而且每打出的子弹基本上都可以击中目标,其动作和射击的效果就绝不是这些五大队的八路军士兵所相提并论的了!这些八路军士兵在平时的军训中也把射击放在头等的位置上,然而弹药的匮乏不得不让他们尽量地瞄准目标以保证每一颗子弹都不会白白地浪费掉,但这样一来,为了稳妥地套住目标,在扣动扳机之前的屏住呼吸而力求瞄得准确就难免在时间上得以延长,往往在这样的长时间里就会被对面的日军士兵们提前打出一枪把自己射中!


此刻的夜间射击难度更大,一连的士兵们不像对面的日军官兵们在被炮火和子弹打得发懵之后多是无目标地胡乱还击,而是尽量地对着差不多的目标射击,虽然不能像刘刚的射击队一枪一个的打倒目标,但在迫击炮、平射炮和掷弹筒以及轻重机枪火力的强大打击下,这一百多条步枪同刘刚的射击队等士兵们还是在不到一百米宽的阵地上协助众多的轻重武器打出了一个声势强大的阵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