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的拷问----八问阎崇年 ZT

作者:跨年度


首先表面我的态度,汉族,男。

初闻阎崇年无锡售书被打,虽觉人老七旬被煽不太是合适,但我内心确实很爽,不用来掩饰我的小气心态。在我相信扇耳光者没有消灭阎崇年肉体的意图前提下,个人不支持也不反对这种做法。


趋利避害,近亲远疏。人之常情,我亦如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不能没有个良心,当然每个人的良心底线也是不同的,但是如果没了这个套子,人要向动物学习了。




1,那些言论是否阎崇年所述?

2,阎崇年所述是否公正?

3,这是否是纯学术问题?

4,讨论的人是否要严苛限定?

5,有无渠道?


5,打人是否是一言堂和封言路?

6,打人是以强欺弱,欺凌老叟?


7,是否有权打人?

8,打人事件是极端主义?


1,那些言论是否阎崇年所述?

我个人无兴趣一一寻找,他的影像书面资料还是很方便获得的。本条及以后内容,大都为网上现有资料,如有错误,请指正,大家如有新条文,可以加入


考证语录


<晶报>专访原话,阎崇年深圳放出话:我赞成修改历史教科书 涉及到一次就掳掠“人牲97万头”,把中原百姓与牲口放在一起计算。这对于当时新兴的清政权来说当然是喜剧


2006年 11月 05日 11:42 深圳新闻网


(来源: 晶报) 编辑: 王海婷


其他语录来源:该贼去河南兜售满清理论时大河网所整理

大河网首页新闻中心专题国内2008书博会名家风采正文

阎崇年

2008年04月24日 16:25来源:[发表评论]

责任编辑:陈要逢






2,阎崇年所述是否公正?


这个问题明眼人都明白,至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立场问题,这是大有玩味的。不明白的可以参考下面


趁老阎挨打把过去写的驳斥阎崇年观点文章修改版发一下 杜车别


与阎崇年先生论辩: 怎样看待满清皇朝康乾盛世



3,这是否是纯学术问题?

如果你在纯学术圈里讨论的再上三层楼,大众也不太会关心。但是你上了那个正所谓超强势的ccxv后,你的传播讨论面也就扩大到了普通民众了,大伙当然有权利自己判断个123.



4,讨论的人是否要严苛限定?

阎学者的话让我联想起了某些“公开公平公正的投标会”,看来某些智慧是互通的。


“我愿意在学术平台上与所有人进行探讨。但学术平台也是有资质的。”阎崇年称,“凡是在学术平台和我讨论的,有三个条件,一是清史专业,二是在清史研究领域上有学术专著,三是必须有参加国际学术讨论会的经历。”“如果你不研究清史,我们不在一个平台上,怎么讨论?


5,有无渠道沟通疏导

在下才小识浅,反正我是不知道,希望有人能指条灯火通明的大路,当然开条新的机场路更好。


5,打人是否是一言堂和封言路?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打人后,这句话让我疑惑了一段时间,但是我最后还是想起了这话有些前提的,这句话意味着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话,你也要誓死捍卫我说话的权利。老阎头做到了吗?这话的真谛倒似乎告诫那些强权高位者的。


再说了就一耳光能把阎崇年打成哑巴,我倒是很愿意结交这个的能人异士,探讨中华秘技。


6,打人是以强欺弱,欺凌老叟?

诚然,以生物学的角度来讲。但从社会学角度,好像不是一个级别的。反倒是有点飞蛾扑火的味道。这个好比你煽某某七旬老领导,人们投向你的目光都会带个感叹号:“找死!”


7是否有权打人?

当然有阎崇年有在ccxv发表自己看法的自由,这个青年当然也有煽耳光的自由。

简单阐述下我的观点,每个人当然有攻击他人的权利,于此相对应的他要承担此事件后果,这是每个人的天赋权利不可剥夺。


我就搞不清楚那些置满网不顾,一个劲的针对汉网甚至窃明的卑鄙枪手意欲何为?据说这些人都是满++遗?还嫌中国不够乱么?

你们想干嘛?人都关了15天外加1000元罚款已经是从重处理了,你们还想干嘛?共和国放不下你们了?

就那么仇视汉族。欲肢解汉族而后快?


8,极端主义?

我认为不是,理由?我倒想问个是的理由?于端倪见全貌,我一向很佩服这种脑瓜的。


地球村融合之势随技术发展而逼近,展望未来世界大同。我没那么高境界,唯我华夏民众利益为重,各国争利,我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优先,生活中,普遍情况,当然优先维护自己亲人。当自己亲人利益受损 情况下,不予援手,为了所谓的友好相处,唯唯诺诺,争个平安。无知愚昧。要知道,与人相处平等公道为上,一味的忍让,唯一下下场是让你成成鱼肉,帮他们把刀磨厉,老话重提,浪费一点空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