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6/


要声旺恋恋不舍地停下游戏,从电报员手中接过公司及国林发来的电报,他一看内容,马上关掉笔记本中的游戏,打开一个窗口,屏幕上显示出他的船所处的位置及附近海区的情况.


他马上按国林电报中报告的船位,航向,航速在海图上标明,电脑立刻给出了与"昆仑峰"汇合航行的航向及需要的时间.他想了一下,起草了两份电报,分别发给国林和公司,说明他已经转向与"昆仑峰"靠拢采用.航线,航速及预计到达时间.


电报员拿起电报发报去了,要声旺关上房间门顺着楼梯向上走了一层,进入驾驶台,正在船桥向四处海面了望的二副看见船长进来,有些惊讶.二副的值航行班时间是每天的0到4点,下午12到16点,一般情况下,二副值航行班时,船长除了正午时上驾驶台核对一下船位给公司发正午报,报告本船每天正午当地时间12点时的船位,航向,航速,海面情况,观测到的气象诸数据.其他时候除非到了需要船长亲自出马指挥航行的时候,船长很少上驾驶台.因为二副都是有过三副经历的驾驶员,船长是可以信任其驾驶能力的.


要声旺一面命令二副将船转向新的航向,一面把情况告诉二副,吩咐他通知水手长派一水上驾驶台值班并在纸版海图上画出新的航向.


自从有了卫星导航系统,船舶几乎每小时的位置都会很准确地出现在卫星接受仪上,而电子版的海图虽然没有完全普及,但已经开始运用,如果电子海图与卫星导航仪接口,它会将从卫星得到的船位自动标注在电子海图上,再输入航行目的地及其他影响航行的因素,电脑就能自动计算出向目的地航行的最佳航线及24小时的航向.这样一来,纸版海图作业就意义不大了.但现在二副依然不能不做纸版海图作业,只能是把电子海图的数据再标在纸版海图上.


要声旺吩咐完二副,拿起电话,请老轨,政委,大副等人到他房间开会.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干人都在要声旺的房间坐齐了,这几个人基本就是船舶党支部的主要成员,只有大厨没来,不过,决定这样一个业务上的事,还没必要召开党支部会,所以政委也没提议把大厨叫来.


大家传递着看了公司与国林发来的电报,要声旺告诉他们,自己已经下令船转向与国林的船汇合,按目前本船的船位及船速,大概十多个小时后就可以与"昆仑峰"汇合.


政委默不出声,以前,这样重大的事情,船长接到电报后都会告诉政委一声,如果政委有不同意见,也会参考一下,可这两年,政委虽然还是享受着袖口上四道杠的待遇,但船长的决定权越来越大.


老轨表示机器没什么问题,只是让机工开始值班准备即将到来的救援行动.


大副说晚饭前甲板部准备搞一次演习,把应急救生演习中收放救生艇和拖带作业的方式练习一下.


不用他们说要声旺心里也知道他们会怎么表态,当船长这几年,他把这几位定在自己船的船员班子里,就是对他们都很了解,也对脾气,如果这几位主要干部与自己不一条心,他会有很多麻烦,尤其是救援这种事,会发生什么情况,有多大危险,谁也没数,只有一班人齐心协力才能应付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


要声旺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茶具:"来来来!尝尝我的好茶!"


大家一看就乐了,要声旺虽然是北方人,可他居然对功夫茶感兴趣,几年前居然追着几位福建,潮汕船员学了很久,学会了喝功夫茶,平时总是藏着一副泡功夫茶的茶具,一有几个人凑到一起的机会他就请人喝功夫茶.现在在座的几个人这几年在他的诱惑下,也学会了喝功夫茶.


要声旺一边熟练地烧着水,用热水将茶杯茶壶里外都烫过一遍,然后打开一听特级乌龙,把茶叶塞满拳头大的茶壶,灌满热水,第一遍依然是把所有的核桃大的茶杯都淋过,然后把的茶水倒了.而后开始把第二次,第三次沏的茶水淋进茶杯中,茶杯满了,一股浓浓的茶香在房间中飘散开来.


要声旺拿起茶杯,在鼻子前慢慢嗅着:"不错,好茶!各位,饮一杯!"


几个人都知道他耍的一套做茶套路的名堂,在他熟练而严肃地做时都不出声,到这时,一个个伸手拿起茶杯,开始品茶.


"太白峰"是一艘新船,今年刚刚从长江边的造船厂下水,下水试航完毕就开始处女航,,从天津新港装了一船焦碳去日本卸完后直放美国西海岸装玉米回国.


船上的一切都还是崭新的,所有的设备也都是最先进的,不但要声旺,全船的人都为能在这样国产的新船上工作开心.因为自动化程度高,只配备了二十四名船员.在大洋航行时,除了驾驶员在驾驶台值班,夜班航行时一名一水上驾驶太外,其他的人可以根据自己职责管辖的工作自由安排工作.


原本顺利的航行虽然被公司这封电报打乱了一下,但大家对改变航向前去协助"昆仑峰"并没什么紧张,海面上的气象情况如此平静,今晚睡个安稳觉,明天与"昆仑峰"汇合后,伴随她航行就是了,如果"昆仑峰"那艘早该卖了拆掉的老船真不行了,.放下船艉全封闭的高素救生艇把"昆仑峰"上人们接过来就是了.


第二杯茶入口,大家开始议论"昆仑峰"和国林的事.


要声旺与国林在大学时是同班同学,对于国林,他即了解也不了解.在要声旺的眼里,国林这种高干家庭出来的人,.大多是公子哥儿,靠老子的关系在社会上混,能真本事的不多,可国林是个异数,由于他的流浪儿经历,由于他在山区插队的几年,国林身上几乎找不到少爷的痕迹.但要声旺依然觉得国林与他不是一个生活圈子的人.从大学时上下铺开始,他就事事与国林较这劲地比.虽然这么多年来,俩人总是分不出伯仲,但这一次,要声旺要带着自己崭新的船去帮助国林,这使要声旺多少有点得意.


就在大家品着功夫茶听要声旺神侃国林的事,时,要声旺忽然放下茶杯,起身走到窗前向外面看了看:"奇怪?怎么有起风的迹象?"


他这一说,在坐的几位也都感觉到了,作为在海上多年的老海员,船的摇摆发生的变化他们也感觉到了,是要起风!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