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未来 第一章 回到未来 第五十七节 遇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70/


“据本台最新得到消息,今天傍晚十分,在本市XX大酒店发生一起恶性枪击事件。共有8名人员在此次事件中丧生,另有两名重伤员。死者是吸入一种致命化学毒剂毙命的。相关人士评论,这是一起极端严重的国际间谍争斗事件。自从龙城集团成为我国最大的高技术企业以来,CQ市的国际间谍活动日益猖獗。相关人士透露,这些间谍活动矛头直指龙城集团,意图偷窃我敏感技术。警方透露,此次事件中死者和伤员均为日本公民,且从他们身上均发现携带管制枪械。我外交部已经就此事件向日本政府提出严正抗议。本台将就此事件跟踪报道,请大家继续关注。”美丽大方的女主持人甜甜的动人的声音仍然没能掩盖住这件事情的恶劣性质。虽然频繁的国际间谍活动并没有使普通市民感受到威胁,但谁也不喜欢过两天听说哪里又有人遇害。那都是鲜活的生命啊,谁能保证那些事件中没有我们的反间工作人员?那些间谍,有时候比疯狗还疯狂。



“哥哥,恐怕我们有麻烦了。”弟弟看着网络电视中的美丽的女主播,敏锐性的说到。“这些日本人,肯定是间谍。这次事件,恐怕是几大间谍机构争夺情报资料,而且是非常敏感的情报资料发生的冲突。你看,中情局间谍,还有日本间谍相继遇害。哥哥,我们肯定有什么情报泄漏出去了。”



我却没有心情管这些,我还能怎么做呢,龙城的保安制度几乎无懈可击,唯一的漏洞还是在内部。可是连我都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反间谍的眼睛整天盯着龙城。除了像科幻小说中那样,在每个人的基因中植入什么陷阱或者探测环之类的,我实在没有办法。再说,这些事情,本来就不是我的主要工作啊。那么多中国反间谍,吃饱饭都干什么了。



其实我还是冤枉了他们。龙城高技术工业园区内的国际间谍活动,就已经让国安局倍感吃力。龙城的崛起实在太快太不可思议,有太多的理由让世界各国间谍来一探究竟。处于焦点,自然就吸引了最多的眼球。国安局也不能将每个外国人都监视起来,哪有那么多的人力。更何况,除了外国人,还有一些叛国的呢,他们可是更厉害更令人防不胜防的定时炸弹。因此,国安局也只能采取重点监视某区域这种守株待兔的做法了。



“你知道他们是被哪个间谍组织干掉的?”我问弟弟。



“是克格勃。真没想到克格勃这么厉害无耻,居然在中国使用微型化学毒气弹。”弟弟说到。



“还不是被鬼子逼出来的。10个人围攻别人,吃点苦头活该。这种禽兽,怎么对付他们都不过分。”一说到日本人,我就有种杀之而后快的冲动。这种用活人做试验的变态民族,才是人类和平最大的威胁,有他们在,人类永远都有灭亡的危险。



“哥哥,你要搞清楚,不是我们的人干的诶。俄国佬是替我们出了口气,可是也许他们窃取了我们的敏感资料。”弟弟对我还没有醒悟有些生气。“哥哥,你自己都说过,我们有些敏感技术是会引起世界大战的,就像二战时候的核物理研究成果一样。哥哥,也许世界大战就快来临了,你还这么轻松?”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绝对保密的,我知道是什么资料被窃取了。放心,终结者我们都已经开发几年了,它的技术还不至于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弟弟,我倒不担心这个,因为那个东西,即使他们破解了硬件系统,没有几年的时间,也不会将软件编制出来。而且,就算他们软硬件都做好了,没有特定的材料,他们也无法成军装备。我真正担心的还是MT14项目,他的技术含量太高了,有太多的保密技术。他才是可能会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我不无担忧的说到。



事实情况确实是这样。一种装备正式成军,当然不可能完全瞒过世界各国所有间谍。一些保密性不强的战士也会将武器装备外泄的。但真正的性能倒是能够保密相当的时间,毕竟没有战争,而试验数据只有最直接的技术人员和最高指挥员知道。也许直接操纵武器的战士都不清楚他真实的性能,只有临战时,操作条例上的数据才是绝对准确的。MT14由于其高度保密性,采取的正是这种方法。送到部队的战术手册,相应参数都降低40%。而且一些关键部件是经过黑匣子处理的,如果需要修理,是需要送回制造厂的。这里就包括激光防御系统和超导电机。当然,这两个黑匣子部件的稳定性能都非常好,是极不容易出问题的。所以,就算你是操纵MT14的坦克手,现在你也不知道其实它的主炮可以打得更远,更准,激光发射频率可以更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中国的情况特殊啊。



第一辆MT14运抵部队,美国特工就通过各种手段得到了这种坦克的一些参数资料。最直接最可靠的来源当然就是装备部队的使用心得,配合从其他途径得到的情报,美国技术专家认为,MT14尽管是世界上第一种全电坦克,战术性能超越M1A3,这对于中国已经非常了不起,但并不比美国在研的十字军更优秀。中国MT14能这么早面世,得益于龙城高能电池。美国的十字军先前正是由于能源限制,迟迟没有进展。随着美国自己的高能电池面世,十字军有望在两年内正式装备部队。到时,十字军将帮助美国重新夺回世界第一坦克的荣誉。由于MT14保密措施非常到位,美国没能推测出中国常温超导的信息。事实上也有专家怀疑过,但世界上99%的科学家都认为常温超导不可能,至少在21世纪不会面世,中国MT14上应该是新型高温超导体。众口铄金,这种怀疑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不了了之。当然,这个失误让美国军队在几年后吃尽了苦头。



“不过我们中国已经不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的,不会任意由他国欺负的。就算他们知道那个绝密技术又能怎样,中国这条巨龙已经腾飞,势不可挡。如果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想把我们再次踩在脚下,中国将会让所有的侵略者一起回到上个世纪。美国海军已经被中国吓住了,没有海军,美国能把中国怎么样,互相扔核弹?至于小日本,更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俄罗斯嘛,除了扔核弹之外,还真不知道怎么和我们对抗。美国就像是全面推进的潮水,所有战线上气势磅礴。而我们中国,就像是有突出礁石海岸线,尽管突出部不多,但是足以让想冲击我们的海浪遍体鳞伤。”我说到。



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中南海,主席也正在向将军们这样解释中国现在的一切。军队当然是想全面突破,快速实现装备的全面更新换代,跑步进入动能武器时代。但中国的国力却绝对不允许这么做,就算是全中国人民不吃不喝,其他任何领域国家都不投入一分钱,没有三年五年也办不到。就是能买那么多,也造不了那么多啊。主席必须劝服将军们,解放军只要能够保证中国的安全,经济的发展是不能耽误的。现代战争,打的就是综合国力。就算解放军现在购买再多的先进武器,只要全面战争一打响,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补足战争消耗,失败是迟早的事。



我本来想过派我的私人保镖张风带头,去将那个克格勃做了。但是一来这样影响太坏,如果被曝光,我将真的永无宁日。二来还是那个叛变的老工程师,据他交代他曾经将情报交给卡夫基娃,但卡夫基娃当天就被人中情局特工暗杀了。恐怕美国现在已经在验证我们的技术资料了。反正已经曝光,也不在乎被另外一个国家知道。当然,我是不知道那个克格勃其实是克里姆林宫终极保镖的。否则,我想都不会这样想的。有段时间,中南海保镖在暗处保护我时,我曾经让他们和张风切磋过。就张风那种中国特种部队的精英,到他们手上竟然过不了三招。直把张风气得脸刷白,以他的话说,是自己丢尽特种部队的脸。



“阿雪,今天广场上有舞会,我们一起去吧。”陈远航端着一杯咖啡,轻轻吹了口气说到。



司马雪笑笑,喝咖啡的习惯是她传给陈远航的。她犹豫了一下,幽幽说到:“嗯……这次不行啊。下次吧,我今天下午还要上班。”



“哦,那真可惜。”陈远航讪讪的笑笑,“江儿好像生病了呢,今天一上午都在哭哭啼啼的,刚刚才睡着。”



“哦,啊,江儿生病啦?”刚说出口司马雪就立即后悔了,她这个母亲是怎么当的,自己不满周岁的孩子生病,自己居然不知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最近是怎么回事?精神好像很恍惚。”司马雪一边说一边走进里屋,将陈江华抱在怀里,探探额头:“嗯,有点轻微发烧,但不用去医院。”



“阿雪,你精神不好,要不我们今天出去逛逛吧。我不像哥哥,哪里都不能去。我们也有好久都没出去了。”陈远航接着说到。



司马雪心里一阵惭愧。自从赵林进入龙城集团以来,她的心一直就很乱,有几次差点在生产线上出事故。她也没有和赵林见几次面,但是心里总不得安宁。“好吧,我们出去走走吧。”



“耶!今天我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陈远航嘴里说着,手上也没有闲着,抱起司马雪,还有司马雪怀中的婴儿,三人就这么很搞笑的姿势走出去。司马雪脸都红到耳根了,没结婚之前都不会这么害羞,现在,好像好久都没有和人这么亲近了吧。司马雪想到。“快放我下来,让父母看见像什么?”司马雪红着脸说到。



陈远航却嘻嘻哈哈的什么也不说,就是不放手。司马雪挣扎了一阵,由于害怕怀中的孩子,只得作罢。就想着看看陈远航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



陈远航将司马雪母子俩放在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跑车上,发动汽车,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哥哥,今天下午我请假,陪阿雪。”陈远航打开总控系统,对另一头的我说到。



我早就觉得弟弟一家好像出了什么感情问题,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反对。“没问题,注意安全,有事CALL我。”我对着弟弟调皮的头像说到,“小雪,玩得高兴些啊,最好能玩点刺激的。”看着小雪的脸红扑扑的,我哈哈笑着关掉系统。“张大侠,你游戏玩好了吗,你去保护他们。”我对在正在我办公室旁边电脑上玩游戏的私人保镖说到。“放心吧,今天我哪里都不会去,而且我还有其他人保护着,我不会有危险的,你去吧。”



“CALL”并不是简单的问候。我,哥哥还有弟弟的三个车载系统都是通过北斗导航卫星联网的,在紧急情况时,我们甚至可以启动实时图像传输系统,就像终结者无人机一样。实际上,这确实就是那种技术的改进品。是哥哥的杰作,说是为方便我们三兄弟随时随地联系。但在我看来,我们三兄弟这么多年,也没几次离开过CQ市,连为我们量身定做的跑车都没用几次,更别说那个救急的联网系统了。



张风这小子,老大不小,到龙城之后特喜欢玩游戏,特别是RPG类游戏。他是一个非常热衷于个人英雄的人,因此这个大侠名头就传开了。我问他:“你不是狙击王牌吗,干嘛不玩FPS类的游戏,你肯定能玩得非常好的。我不行啊,反应速度太差。”他两眼一瞪:“FPS这么弱智,把狙击这么严肃痛苦的事情搞得这么轻松愉快,我看着就不爽。还是RPG痛快,有感觉。”我愣住了,我怎么就没发觉FPS弱智呢,在我成为龙城老总之后,我都会偷时间玩FPS游戏的。



“小陈,你确定要我去?”张风和我混熟之后就没大没小的,幸亏我是很不喜欢别人叫我老总。靠,我本来是很年轻的,经常被人叫老总,真的会变老的。



“是啊,赶快存盘,然后去行侠仗义,张大侠。”我跟他也不会正经的。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不过小陈啊,我的任务是保护你的安全,你现在要我出特别任务,这个月的奖金可不能少给。”



我有些恼怒,开玩笑可不是这个时候,如果弟弟出事,我该找谁负责?我转过身准备严厉批评他,却发现他早就已经走远了。“这还差不多。”我笑着说到。“张风,陈远航他们上高速路了,可能是去郊外。你坐直升机去吧。”



龙城有好几架民用全电动小型专用直升机,都是其他公司赠送的。不过我好像只在第一架抵达龙城的时候上去过,以后就再没用过了。我一直认为,在地面上是最安全的。张风是特种兵,对这个东西当然驾轻就熟,几天下来就把他们的性能弄得滚瓜烂熟。



“我们去哪里?”司马雪抱着陈江华,问正在专心驾驶的陈远航。



“你猜猜?”陈远航笑着没有回答。



“去中国?”司马雪故意很夸张的说到。



“你真聪明。我能找到这么聪明的老婆,真是我的福气啊。”陈远航很正经的感叹到。司马雪噗哧一声笑出来。“宝贝,我很久都没有看到你笑过了。”



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一阵,也不管是否在危险的高速路上。司马雪找到了一点那种久违的感觉,虽然还不能说完全消除对赵林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至少不会为此烦恼了。是孩子的中间桥梁作用,那是一种责任,让人不再疯狂的责任。



“我们到了。”陈远航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小山村说到。



“这里是……”司马雪觉得很奇怪,这里风景既不是很好,也没有什么古迹。要一定评价什么,只能说这里空气污染比城市要小,仅此而已。“哦,我知道了,这里是你的老家。”



“嗯,老婆你确实很聪明。你看,我就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老人们都说,这座山里隐藏着一条龙,才有我哥哥们的成功。”陈远航望着前面那排废弃的房屋说到。这里原来也是很普通的中国农村,但是龙城崛起之后,这里的人全部在龙城一些附属企业安置了家,就是少数没有进入龙城的,也不愿意继续呆在这个山村里。于是,这里就非常罕见的成为一个无人区。



“你看,我们原来就是在这张桌子上读书写字的。”陈远航抚摸着满是灰尘的桌子说到,“还有,你看到没有,这里墙壁上全是我当年乱画的东西。”



司马雪静静的望着已经斑驳的墙壁,蜘蛛网已经让整个房间显得十分萧条。她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心里面特别温暖。陈远航转过来,搂着司马雪。“老婆,现在我们要来点刺激的事情……”



司马雪脸一红,这个时候自己可没有这个心思,“你这个色鬼……”她笑着说到。



“诶,老婆,我可不是说要做那种事情。我是说,呐,老婆,你看到没有,那边的大秋千。那是哥哥弄的,那个秋千可是吓哭了不少女生。不过确实是很刺激的。你说是我色还是你色?”陈远航笑着说到。



“讨厌……”司马雪捏紧拳头就打过去,不过一只手抱着孩子,伸出去那只拳头又怎么会有力量呢。“死人,还不帮我把孩子抱起,好让我打你。”



“陈先生好雅兴啊!”外面突然传来陌生人的声音。两人都是一惊,不用说,来者不善。“你不要动,我出去看看。”陈远航对司马雪说到。司马雪紧紧拉住他的衣服,害怕的看着陈远航。“他们有四个人,两个在外面,还有两个在旁边潜伏着。不要怕,他们是冲我来的,你不要出去,也不要发出什么声音。”陈远航看了看移动通讯系统,上面现实着由跑车上的红外扫描装置传来的数据。



“陈先生,不要婆婆妈妈的啦,出来吧。”外面的人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陈远航大声说到。



系统又有反应,“陈先生,请拖延一分钟,我干掉两个潜伏的”。是援军到了,陈远航一阵激动,“哥哥的保镖可不是吃素的,还是哥哥想得周到。”



“陈先生,我们是谁并不重要。我们只是奉命行事。陈先生要再不出来,我们就要硬闯了,到时伤到陈夫人,就让人很惋惜了。”外面的人非常有幽默感。



陈远航又等了十几秒,估计外面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才像刚刚想出这个问题似的,慢条斯理的问道:“是不是,我出来你们就会保证我夫人和小孩的安全?”



“不……”话到一半,陈远航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声。他和司马雪的第一感觉是敌人硬闯了,过了一阵,没有发现人进来。“陈先生,我已经干掉三个,另外一个逃跑了。你们可以出来了,张。”



陈远航几乎不敢相信。他明明只听到一声枪响,怎么会干掉了三个。拉着司马雪,他半信半疑的走出去,看到正是张风笑脸盈盈的站在门前不远处的两具尸体旁边。“谢谢你,张风。阿雪,过来谢谢张大哥。”



司马雪扭扭捏捏的走过来,猛然看到地上一具尸体恐怖的脸,原本红彤彤的脸蛋顿时变得煞白。“为什么?怎么会是他?”她双脚发软,眼前一黑,便慢慢的瘫软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