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老照片之五:小毛驴[乌龙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拉车的小毛驴


现在的大城市,生活十分的拥挤,街道上总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汽车尾气。有时候塞车在路上,我就想,小时的街道比现在要窄了许多,主干道不过并排三四辆汽车的宽度,次干道与小街小路就更窄了,窄的甚至只能容许一辆小车通过。但是也没大见过塞车,更不用说一天早晚两遍的塞车了。


几十年前的人们出门大多步行,单位稍远的“小青工”就骑一辆凤凰或飞鸽牌自行车。乘公交车自然也是可以的,但是一来车少难等,二来舍不得一趟2分钱的车票钱。若是需要拖东西,或者家里有走不得远路的老人孩子,坐辆毛驴车也是有的。


毛驴的形象是很可爱的,不高的个子,四条细长的小腿,浑圆的肚子,长长的耳朵。最常见的小毛驴是褐色或者近黑的,只有眼圈、肚皮、四个蹄子是白的。如果好好洗刷下,毛驴看上去虽然没有骏马的威风,也是很俊俏的。


毛驴不善速度,善长力,不仅可以拉车推磨,而且可以载人运货,平地山路都可以走。但是毛驴的脾气是鼎鼎有名的,犟!要不阿凡提就不会哼哼:我滴小毛驴,有个怪脾气,叫它往东,它却向西…


书归正传。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东部发达城市在70年前后,都还是有毛驴在街道上溜达的。毛驴个子不大,屋后搭个棚子就可以养活了。旧时的城市里人口远不如现在稠密,荒地空场多的是,只要不是在最繁华的几条街上,到处可以搭点“违建”,养上一两条小毛驴。


城里养毛驴派啥用场呢?一般的用来拉车,载点小货物东奔西跑,比如饭店酒楼就是常用驴车的。伙计经常利用驴车送菜去大主顾家,厨房负责买菜的师傅清晨也是驾着驴车满城采购原料的,乡下养猪的关系户也是赶着驴车井城收泔水的。当然,淘大粪的也有用毛驴的,不过得用两头并排拉,大粪车据说很沉的。


豆腐坊里也常用毛驴推磨的。干活的时候,给毛驴靠近磨的眼睛戴上一个黑眼罩,让它看不见磨盘里的黄澄澄的豆子,就不会偷吃了。可怜的毛驴!在城里,除非是老人孩子,否则极少见到直接骑毛驴的。


小时候我还见过毛驴车收垃圾的。大致是市卫生部门组织的人马(叫人驴有点不象话),每天清晨6点半的样子,赶车的赶着小毛驴拖着一个四围加了一米高木板的车子,走街窜巷收垃圾。每到一个地点就摇晃大铜铃。听见铃响,需要倒垃圾的人们就或端或提各式各样盛垃圾的家伙事儿,从四面赶来。那时候大家都不富裕,能省就省,盛垃圾的容器好点的是托有干油漆工的亲戚朋友带回来的空油漆桶,次点的就是用旧烂透的搪瓷脸盆,最差的就是柳条筐子,一提起来还往下漏赃。


既然小毛驴可以干如此多的活计,也算得上是一件重要的“家产”了。如果有人胆敢夜里去偷驴,那派出所的警察是一定当件大案来查的。赵树理著的《小儿黑结婚》中,分地主财产的时候,不是就有谁专门要两条小毛驴的么?小琴也是骑着毛驴嫁给二黑的。可见过去毛驴的重要性!


养毛驴绝对是门技术活,没耐心的带不好驴子,驴子学不会怎样干活;心眼死的也养不好驴子,驴子光吃食尽偷懒。平日里喂驴子食料不能喂得太好,得喂差点的料。等要干活的时候喂一点好的,比如给毛驴吃把黄豆什么的,安抚下情绪。干完活可以拉出去溜达溜达,让毛驴在空地上打打滚,喝喝甘甜的井水,在喂上几把黄豆,或者野豌豆叶。这样以来,毛驴知道干活就有好吃的,也就不再偷懒了。如果还是偷懒,轻则挨鞭子,重则进饭店后院了。


今天,除了在偏远的山村,城镇里恐怕是不会允许驴车进入了。当然马车、骡车更不成了。再也听不到毛驴的小蹄子有节奏地敲打青石路板的声音了,也听不到毛驴脖子下的铃铛随着走动演奏清脆的音乐了。不,你仔细听,风中是否传来“唏嚯唏嚯”的毛驴叫?


================================================

相关链接:


生活老照片之一:澡堂子

生活老照片之二:马桶

生活老照片之三:老虎灶

生活老照片之四:吹糖人


本文内容于 2008-10-9 23:53:52 被小河水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