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崇年是强盗逻辑的受害者(ZT)

小时候看皇帝的新装实在理解不了,明明没有穿衣服,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觉得他穿的是华丽的龙袍?乃至今长大后,才发现这样的事情原来此起彼伏。


就如阎崇年被打一事。


那个打人的人多么理直气壮。好像身怀的不是武功,而是道义!谁不符合他的道义,他就会举起菜刀灭谁!人们已经习惯了以暴治暴,以为暴力可以拯救一切,再穿上道义的大衣,简直无懈可击。这个世界多么荒唐。随处可见语言的,身体的暴力!而人们生活在期间,平常淡然一笑,关键时刻拔刀而起。


但我以为阎崇年却也并非无懈可击。一样是暴力美学的拥趸,一样鼓吹存在即合理。存在有其合理性,但存在和合理完全是两个概念。我觉得阎崇年从治学而言,很多事情也是毫无底线可言。在他身上我并没有看到独立的判断,反倒看到的是强盗逻辑,鲜血染红的美丽。什么吴三桂有理,什么文字狱有理,什么割辫子有理?按他这种说法,那个人打他也并非没有道理。某种意义上,都是一种没有底线却打着道德或者学术名义横冲直撞的哲学。某种意义上,阎崇年是他自己哲学的受害者,因为他鼓励这种哲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