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白痴?神经病?傻子?疯子?(三)

我是白痴?神经病?傻子?疯子?(三)


在北京中国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日子里

2004年2月至2006年1月到北京读书阶段。我一个人到北京的,报到后就开始学习了。拿出了当年高一的一小半劲头,比较刻苦,学校里有同学注意到了。那不是我所要的。大家除了一个县的同事(化名王甲)和一个西部民族自治区学院同学(化名董乙)外都不认识,从西部民族自治区来的也是。一天,董乙告诉我,另一个同学(西部民族自治区那里曲工作的,化名沈兵)每天到辅导员那里要求西部民族自治区来的单独成立一个班。我后来想,现在分开挺好的,五湖四海,一聊天全国各地的消息都知道了,尤其是成教,多少有社会经验,也能聊,和西部民族自治区的在一块,一想在当雄的情况,也就那么几样呗,吃饭,喝酒,打麻将,还有什么(后来证明单独成班后,也就那么回事,知道大家都知道的),再一个我考虑,人与人之间太紧了反而处不好关系(都有自己的利益,难免不争,一个单位的很难出真心朋友,后来果然有争党员什么的),不如有点距离,大家倒有亲密一下的需要。因此,我去了辅导员那里说,我就在原来班里好了!辅导员也极赞成。

过了几天,辅导员又找到我说,你必须回到原来的班里,这是院里的命令。我一听就明白了,西部民族自治区特殊嘛!我原来在广州收容所领教过,烟台的一个人呆一星期送一张出广东省的火车票,我们西部民族自治区民院的关20天可以送到西安。在老西部民族自治区精神说的明白: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忍耐。说到忍耐,我曾经一次从县里骑自行车回乡里,天蒙蒙黑,于路上遇两个人在路中心撒尿,见我大喊停下。我不知何方神圣,前方即到家(乡里),加紧蹬车,突然一个碗大的石头从我身边落下,下了一大跳,立刻有一个念头“下去揍他们”,又一想这是“西部民族自治区,忍了吧”,赶紧到乡里了。在西部民族自治区期间,我曾经想,如果这西部民族自治区不是中国的领土,我非烧杀抢掠一番走人不可,欺人太甚!但又一想,这是祖国的一部分,这的人民是祖国人民的一部分,忍了吧!为人民服务!我回班里了!后来又经历一次,班委成立没几天,全部换成清一色的西部民族自治区族班干部,而班里西部民族自治区族和汉族同学差不多各半。又一次心里明白西部民族自治区特殊啊!

后来一次课后班会,班长(化名多戊,据王甲说他1991年毕业,现在是副科,刚开始王甲是班长;后来听多戊自己说他父亲是自治区工商局长,2000年退休了;听另一个女同学(化名绕树)说他本事很大,从不打折的北京到拉萨的机票能便宜好多,他原来家住在北京一个什么湖边上,全国权贵好多住那的)在上面发言,他到院长那里去了,说“我们都是很优秀的••••”我觉得他那办法不太好,想说几句,又觉得自己人微言轻,算了吧!我发现,除了我和2个乡里的,几个县里的,大部分是自治区或者首府市,各地区行署里的。说白了,在公塘乡的情况是,他们是属于来视察的人物,我是给他们洗碗、打扫卫生或者有幸在给他们盛的酸奶、人参果不吃的情况下,我可以吃一些。我们是有差距的,后来也证明,他们也并不瞧得起我们!

一次情况测验,我认识了坐在前面的同学女(化名卓丁),她也毕业于西部民族自治区民院的,早我几年,称其师姐。后来,一次和董乙走在一起,董乙说:“•••将来还可以干卓丁”,我大笑。后来好像、反正别人(尤其是后来和我一个宿舍的化名(赵陕))让我感觉到以为我要对卓丁图谋不轨,在卓丁的介绍下认识了女同学(化名夏鱼)。此二人皆已成家,我曾经和她们接触较多。目的为:1、我不想谈女朋友,花钱太多,浪费时间,机会尤其难得;2、王甲曾对我说:“可以认识几个女同学,锻炼一下自己的打交道的能力,为将来谈恋爱准备。对此,我琢磨一下,觉得确有必要,不用花钱,了解一下女人。我刚毕业时的那一个乡里的毕业生在这方面比我强,何况机关女人也多,也是一种舆论、印象。3、我想和她们搞好关系,回拉萨可以借她们打听点事,大事办不了,小事例如哪个领导管事,爱好之类的信息还是可以的;而和男同学的交往太过势利,不管回首府后还是在北京,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毕竟和女同学还有男同学可以帮忙之处,是个认识和今后见面交往的机会。4、也许有人误解,特此解释。其实,泡女人,北京年轻漂亮多得是,成教学院更是如此,没有必要冒着臭透首府的风险泡有夫之妇,儿子都有了的。北京不比西部民族自治区首府!

一次下午课后班会,一个西部民族自治区班干部上前(化名巴机)很不客气的说:“谁••••别怪我们不客气之类的话。”我听后,心中大惊,到底谁怎么了?回头琢磨,好像明白了,原来当天上午在课间上卫生间的时候,一个内地学生问我,怎么样你们的小班英语,我想去听听!我说现在没什么听的,刚开始讲简单的很。好像巴机在旁边。知道原来如此后,赶紧提醒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无欲无求的好!但是刻苦学习不能放弃,因为我必须考司法考试!说到英语,单独成立西部民族自治区班后,他们一开始说,想听大课的到老师那报名,想听小课的,按小课考试。我本来准备到大课那!不过一次去董乙的宿舍,乙和另一位西部民族自治区来的同学(化名普川)正因为大课英语的事斗嘴,普川说他要去大课英语的,董乙警告他,你试试!我就又跟着小课读ABCD,总起来英语学了三回ABCD了。其实,他们说自己英语不好,要上小班。我发现西部民族自治区班里汉族占一半,都可以;西部民族自治区族中的一半内地学习的,也可以,剩下四分之一英语不好。其实,大家都在为这四分之一的同学,很团结!

一回五一假期,和卓丁和夏鱼一起,认识了绕树。第二次,和卓丁、另外一个同学,一起出去郊游,路上树问我的衣服是在北京买的还是从西部民族自治区带来的,我说是带来的。她接着说,我们一块去租个房子吧!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回宿舍后,揣测一下,是不是暗示我谈恋爱啊!我曾偶然见到她的学生证,26岁,和我一样,毕业后28岁,如果回西部民族自治区首府谈男友•••,如果有男友来上学,等两年••••。我当时判断她想在北京找一个。实话说,对于女人我是不了解的,小学仅听说过恋爱;中学死读书;高中时谁谈恋爱是罪过,对家里不孝,也没时间,高中一个同学说,“一年了没和一位女生说过话”,因为只和前后左右的人认识;大专时穷的要死;西部民族自治区乡里极其闭塞,有个女人也被人捧,不平等的情况下,我没兴趣!我问卓丁和夏鱼追绕树如何,卓丁说“绕树曾问她找个老公是能混吃得开的还是老实的幸福,我当然说找个老实的幸福”!我觉得自己无他长,就是老实!因此追绕树。说实话,也没怎么追绕树。吃过一次饭,她请唱一次歌!后来就发短信,她说我们永远不可能!算了!关键是我比较了考司考调首府和追她冲突!我如果调首府后在追她,应更容易,况且,不调首府,终究没戏!和其他同学相处也是这个理,别人虽有长处,值得我学习,特别是一些上面工作的人,但是,玩玩两年后,我在乡里,人家在首府、地区,不平等了!如果,我抓紧这两年,则可以以一个相对成功的脚色在首府交往,不更好吗!何况,他们的长处在于机关里的经验,而那是学校,虽然亦可以学机关经验,但毕竟事倍功半,而考司考则事半功倍,该做哪个?

期中考试前,王甲告诉我一个西部民族自治区族同学退学了,说他不适应!我虽然心中稍惊,不关我事!我又奈若何!

暑假里,为了保持我的学习战斗状态,我没有调整自己的心情去适应社会!说实话,我的人生中,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这些亲戚也是不富裕,无可奈何!我只有靠自己,等我熬过这两年,我成功了,和他们的关系也差不到哪儿去!暑假里,他们会觉得我的状态不好,也许还有点意见,没关系,他们影响不了我,再说,越描越黑!我整个暑假里,翻了一点书!父亲有时和我谈邻居怎样用言语戗他,我又能如何!都是乡里乡村,农村没球事,就是这样的习惯!谁也改变不了,找人家说没的说,关键在于自己家的日子没过好,过好了就不至于!几千年的风俗文化就这样打发过来的,全国同理,农村穷人就是靠你笑我、我笑他打发日子!谁穷谁多受点!这些事也越发坚定了我考司考的决心!并且和我父亲谈了毕业后带他到拉萨的想法!在父亲的诉苦中,我数了数,我父亲光被人揍才差不多七回,其中派出所一次!

下半年学习我抓的更紧!亦未追绕树!快年底的时候,我突然听我的一个舍友(化名郝烟)说:“绕树因为在首府谈恋爱受了一次打击,遇到我追了又不追了,受了第二次打击,现在没办法靠上沈兵了。”我自己琢磨,是绕树拒绝我的啊!想了又想,给她写了封信,让夏鱼送上去!又写了一封,让夏鱼送上去!后来一次打牌,普川、董乙、沈兵,普川对我说看沈兵在网上谈了恋爱,寒假要到四川,你应该上网谈一个!我一笑!回头结合郝烟的说法,这不明摆着假话吗?这中间到底哪一个是真实的?其目的在于让你放弃读书,浪费时间!

下半年一开学,学校让我们从原来的宿舍五湖四海的住法搬到一块成为西部民族自治区的住到一块!上学期,西部民族自治区的西部民族自治区族同学听说后来搬到外面租房子住!和我一个宿舍的有个西部民族自治区族同学(化名假昌)。我本来也愿意和他搞好关系,他有时候晚睡前讲什么神奇鬼怪,虽然觉得不合时宜,但也礼貌的注视着听完!最冒火的一回,我们一块打水的路上,他讲回族人怎么把指甲剪了如何,恶心的很。我再也觉得这人不行,自己是个少数民族,奈何瞧不起别的少数民族!从此打水路上我懒得听他说了!我也走路快!偶尔一次带他去听讲座!最后一次事情他怪我,我也有责任,他也不怎么理我了。事情是年底填考核表,寄回单位去。老师说用挂号信!我带他去,我用了平信,他也用了,他寄信扔信封到邮筒里时,问旁边人,比划着信封横着进邮筒竖着进邮筒?后来,他怪我,因为他地区上的单位信没到,说有可能被人扔了,没挂号之故!我现在怀疑他是假装的,因为他是西部民族自治区大学专科毕业生,工作了三四年,不至于如此吧!目的可能在于引起轻视,达到挑衅,收拾我的目的!幸亏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无欲无求,坚持老西部民族自治区精神!

下半年里,绕树和沈兵有时在桌前递话,好像眼神还瞅着我!一次还和绕树和沈兵在一块!绕树对沈兵极温柔的样子,沈兵趁绕树不注意,盯我!其他等等形象在当时的心头!

寒假里,我和绕树联系,绕树回复寒假里将和西部民族自治区首府的朋友结婚了!曾想过去看一下,人家在拒绝!再说,我还没有拽到比首府人还牛的份上,现实啊!那一年,别人可能以为我特别高兴,这是因为:1、我一直处于穷困的上学状态,生存和读书是冲突的,带薪读书让我有种终于解放的成就感。西部民族自治区人感觉不到这,从小就是三包,牛啊!2、这可以说是读书带来的一种疯狂状态!其实谁读书象中国学生这样读都烦,一是不是自己选择而是考试压力,再就是压力太大,每天从早七点多到晚上九十点,累,有一次看见民工,心里特羡慕,干到天黑就睡觉或玩,不用压迫自己费这么多心!久而久之完全是靠一种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在支撑,你看他在乐!他其实是在想又熬了一天,想着未来美滋滋的!不是对现实有优越感,是对现实的逃避!否则哪有那么多心理能量来面对一切啊!为什么要两耳不闻窗外事啊!谁多心,想当年的大学没扩招之前肯定考不好!他们西部民族自治区族人的分低,感受不到这一切,以为我们过的乐呵呢!为什么很多人考试冲刺太多,失败就自杀啊!一时调整不过来!我的经验是考完后,迅速调整状态,当然学习状态和社会生活状态不一致,想调整到学习状态不容易,想调整过来到社会状态很容易,关键要考过!不过真有这种状态的学生一般不会到西部民族自治区去!

2005年开学,去北京路上,绕树电话里告诉我她和她老公在一块。到了北京后,发现她和沈兵在一起,另外还有一个四川女人(说是沈兵的女朋友)!

在宿舍里,郝烟(他老婆也是我们西部民族自治区班同学,所以对女生那边的信息比较多一点)告诉我一个西部民族自治区族女同学(化名措)的母亲是自治区人民医院院长,副省级干部,她父亲是组织部主要领导,另一个女生(化名撒)和她关系非常好,原来在某个县一起工作。平常我也经常见她们在一起,也没在意!措是我们西部民族自治区班党书记。

后来,班长多戊主动找到我“你在追绕树啊,该怎么追女孩子啊,我帮你••••”,我觉得好奇怪,谈恋爱纯粹是是私事嘛!但是,前面说过,这个多戊他父亲他自己说是局长,虽然退休了,我也不敢得罪!首府人我一般都不敢得罪,凡是能在上面混的都背后有些人!当然,巴结也轮不到咱,也不一定有用。我自认为,退休的领导是有说话权的,但是不会再随便说了,除非是至亲一类。我自揣摩别想到那份上,再说我向来没这个特长——拍马屁。自己的生活问题很紧张,得靠自己解决,也没时间拍啊!平常的一些分内事,自己也不在乎,能干干些!比如,一次收捐款,每人最少十元,明明有班干部,戊让我去晚上熄灯后收!完了,王甲过来给我说,老张,这种差事找你吗?也算了!一次,领书,我觉得大家的事,去抱来!

后来,三月八号前一两天,突然措把党书记让给沈兵了。三月八号大家动议每人50元给女同志过三八节!在饭桌上,撒给我的感觉的话是表现一种暧昧的东西,而绕树坐在侧面!很近!那天我懵了!在去的路上我觉得别人的说话的气氛不对,并看到绕树在路上一改往日形象,显得佷疯是的,两手拉着两个女人,在中间蹦蹦跳跳的,那两个女人被她拽着。第二天早上,我觉得同学们突然一夜之间变脸!我琢磨,想这一些事,特别是这齐刷刷的变脸,如果没有一种外力,或者高级领导的压力,是万万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副省级干部才有这种威势!而这似乎一切可解!兵向来拍马屁,尽管不符合他的利益;措是高干子女,撒是其好友,我追绕树,沈兵肯定有意思,沟通一下的问题而已!还有,郝烟曾经说过,绕树想入党,而此时措突然把党书记让给沈兵,意图何在?

后来,我曾经想突破这种局,找过一回撒!我因此认为绕树是不得已,是高官压力下的结果,甚至在她的打击下认为我不让她打击会导致她在他们面前难受,难过日子!我认为树是一个她喜欢以为自己是四川人,其实是属于在西部民族自治区长大的傻乎乎的。因为,她把自己所有的自私都放在了脸上!虚荣,傻,脆弱,不能自生自立!我认为在西部民族自治区长大的很多老干部的儿女很倒霉!我在西部民族自治区学院见过内地西部民族自治区班里的汉族小孩被属于大多数的西部民族自治区族小孩欺负!其实那汉族小孩只是快乐的笑,前后的西部民族自治区族小孩和西部民族自治区族班长就过去推搡他,他不笑了!这见于西西部民族自治区学院升国旗队伍中!

后来,班长戊和兵开始找我,说不准我打电话给绕树,人家已经反应到班里来。

在学校里,后来发展到辅导员老师也参与进来!辅导员的一个理由是怕绕树自杀,绕树的反映是我威胁她!理由是我曾经在2004年底请她吃饭!她不来,我说我一直等下去。一会走了!

还有一次,我们县县长到北京来。我去看他。上午去了,中午吃饭,饭后分手时,县长突然告诉我:你不要忘本。我大惊!我怎么了?恋爱不能说是忘本,读书?现在也不理解!

一次挨巴掌:一天下午,我和一西部民族自治区班同学(化名哦)在操场跑步,他问我在和绕树耍朋友?我嗯了,未理他!回头,绕树打电话喊我,接着在校门口见面,见面一巴掌把我眼镜打掉了。回头就走!我回到宿舍,哦马上来解释,不是他告诉绕树的。

在后来,我到过四川找绕树。我认为她有苦衷,准备在暑假里突破一次,检验一下真假!后来,她介绍了一个她的亲戚!我一次和她的亲戚说要走,离开四川。突然,绕树打电话给我,让我到一个地方,然后走着。突然从背后来了一群人,一个上来就说我欺负她姐,一拳在眼角,眼镜掉了。我马上跑开,绕树在喊,张路成,你是个懦夫!以前在学校里她就说要找人收拾我!

2005年上半年,我发现我和学校心理咨询老师的谈话内容突然从绕树的嘴里说出来,我和县里同事打的电话内容也会从绕树的嘴里蹦出来!大惊!

2005年下半年,我很生气同学们的做法!我自己一个人到大班英语听课。可是去了一次之后,第二次去,老师就说,教务处宣布英语课结束了。也许是真结束了。

2006年一月毕业,回到家,发现家里有人知道我在学校发生的事情,我没说!

为 什 么

很多问题看上去是一回事,背后是另一回事!我经过2005年至今天的思考,我提出几点疑问供大家思考,当然,每个人的背景生活是不一样的,可能会发生理解偏差,但我相信基本一致,这是沟通的基本:

一、 我追绕树的动力和树的男友身份

我本来没想追树,因为她是首府的。始动心因为她那句“我们一块出去租房子”,(问谋于卓丁和夏鱼,卓丁表达了绕树想找老实人为老公的想法,后来卓丁又说我们是不相交的平行线,)中间她表现可以,停于她回复短信“我们永远不可能”,后来舍友郝烟传话绕树受伤害说,加上平时绕树和沈兵的一些表现,此后,绕树是一边拒绝一边表现妖娆,最后,班长多戊以帮助为名加入,反手实施打击,中间又有措和撒的形似加入,最后辅导员以心理健康为名加入干涉。我虽然和树没有谈恋爱的经过,但自以为坚持恋爱自由的真理,不惧强权、高官,到不屈服起来!最后,绕树施辣手打人,真假即辩!现在我对树全死心,因为回西部民族自治区后2006年司法考试,我发现绕树突然出现坐到我前桌,刚开始门口见面还准备聊两句,我可不敢和她说。根据以往经历,她能说出暧昧的拒绝话来,让你琢磨半天,什么也不用考了!其一直不露面,突然考场来个相遇,用心何其毒也!

绕树的男友第一次是在绕树请唱歌的时候,她同行姐妹喊她“姐夫电话来了”。后2005年听绕树说是甘肃的,财政厅的,怎么去林芝路上车祸死了!后来听四川她的女亲戚说她男友身价百万,她男友父亲是地区副专员,到当雄又听说她男友是地区副专员,总之说法多多!

不过,今天反思,会发现从我一心读书到最后个人和一群人的对抗赛,实在是个很有意思的一个欺骗,引诱,玩弄,打击的过程!

二、 措和多戊是高干子女吗?

郝烟曾说措的母亲是副省级干部,多戊据说其父亲是退休的地厅级局长。但后来,措否认,说自己的父母是普通干部,而在其生活表现中,确实有些人是以措带头的。包括后来2006年在司法考试培训中,一次动议聚会的事,措说出意见后,无人再吭声!不过,否则2005年的全体同学齐变脸又为何呢!没有外力,据我所知,这些机关人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必须得对此次现象的外力找到说法!

多戊的父亲是高干嘛?我一次去戊住处,和门卫谈起此事,门卫不承认有地级局长子女一说。另外,每次见多戊,怎么他每次换车,是有自己的车呢还是自己的车有四五辆?在北京时,他说有两辆,首府一辆四川一辆。不好说!

三、 为何县长那时说我忘本?

我们县长据我听说也是苦难中熬出来的,不是不稳重之人。应该不会乱发意见,特别是我们去看他!当然,作为乡干部,没有过多接触县领导的机会!几种可能:1、是对我有事情,配合西部民族自治区班打击我,那样的话,县级干部出来跑腿,那背后是否印证措母亲是副省级干部?2、为什么饭前不说,饭后走人给你留一句话?他是县长。我是一普通干部,有为难之处?3、就是误会的说法,有些误会不会是因误会而发生的!4、当雄同事电话联系的内容怎么到了树的嘴里?5、回县后,确实发现学校的事已经到了县里。

四、为什么他们要采取此种方式?

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和措说过学习的目的想调市里的想法,他们真有这种权势何必采取这种手段、方式?我给他们磕几个响头他们把我调拉萨,我也不必读书了!到底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五、2007年我考取研究生后办理保证人手续的时候,和自治区人事厅的一个领导诉苦说,现在县里面没人愿意给我担保,我在北京上学时得罪人了!我还没说怎么得罪的,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起来!我回头一琢磨,那边已经知道这种情况,不然我没说笑话啊?回想在北京,那么多西部民族自治区干部,组织和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啊!要不,什么力量能让一群为了个党员名额还争的人一下子齐刷刷的呢?我向来不得罪人的!

六、我的家乡怎麽知道这些事的?

我2006年毕业后回家,我去看那位曾经在西部民族自治区民院帮助我的邻居的长辈时,为什么她突然说别人惹咱们,咋们也别惹他们,就这样得了!我本来回家就是为了休息,知道西部民族自治区族政策的背后是共产党,没办法!后来,亲戚中也有露出这样的口风!家里怎么回事啊!谁有这种力量,连我老巢都能翻到!除了政府或者高官以政府的名义还有谁!

七、回西部民族自治区路上的一个奇怪的早晨

我一直琢磨的是北京西部民族自治区的事情,一天醒来,突然满脑子都是家乡中家里和别人争吵的事情,不住的一个接一个的往外串,好像北京的事情是家乡人买通策划似的!回到西部民族自治区后也经常如此,我不想考虑这些问题,因为我分析过了,如果是家乡人他们不用这么复杂,只要花几十万就杀死我了!那为什么会出现那个早上的问题呢?我看有可能是被别人用高级手段催眠的结果。美国已经在上个世纪80年代搞过控制人脑试验了,中国没听说搞过!

八、我回西部民族自治区后的一些感觉

1、非要把综合治理安排到我头上,这是个谁也控制不了,碰运气的工作,以往几届是书记亲自抓的工作!按刑法说,直接负责人是可以判刑的!看怎么掌握!也许我多心!不过我就是接了,也无人无权无车!

2、一次民兵训练,气的我把武装部长辞了!这事情的起因是民兵训练军区比武,我们乡里参加。我和训练参谋住在一个屋里。一个晚上参谋说要从其他乡里找退伍兵顶替,保住名次,我同意,但是不能损失乡武装部的民兵待遇,带他们到首府看一下。问题是这样的,他们看的是比赛成绩,我要捉摸的是乡里工作的开展。我在和平时期难以在民兵工作出成绩,找到一条是不脱离生产的武装,带头致富。因此,我希望借训练抓好民兵,组织一个干部体系,以后开展工作——大棚蔬菜或劳务输出、抢险救灾都可以。而我是个少数民族,取信于民很关键。特别是把老百姓找来训练,对有些人家打工、挖虫草都有影响,如果再训了一阵,去首府比赛另找人,那我以后的工作更不好做。因此我同意换人得名次,不能剥夺民兵的机会,可以预备队的形式。另外,我还准备,县训完后,乡里再训一回,我也在挑民兵干部。那晚说的过头了,我说要是换人的话,除非我这个武装部长不干了。没想到,一天早上,我们训五千米越野后,果然一个副村长的老婆过来要他儿子回去。他儿子在我计划里可以负责那一块民兵的,虽然年龄小,但有他爹指点着,应该能干,何况他五千米第一。我和县参谋因此闹气,他说这是我工作没做好,我辞了武装部长。可能和我那一段时间太烦有关系。因为下去工作,不懂本地语言,想找个人,又难,和书记说了,说好,但那人就不动。翻译表格之类的,村里民兵总让村长负责也不是办法。想拉一套民兵系统的人,办事、工作方便,也容易出成绩。就这样,我回乡里折腾了几个月,又闲职了!

3、想办个贷款,感觉他们是故意不给你本来应得的东西!五万块,很少的数额!或者给你加门槛!当然,在他们自己的规定范围内!公务员本身有的隐形的一点办事方便我是享受不到了!说白了就是知道你有哪方面的想法,那就是阻击战开始了!累死你!

九.有无药物在里面?

2005年,两次突然关键时候我要办事的时候肚子拉稀,而我在食堂吃饭。我一直几十年也不拉稀的。难道是一次吃了柿子的缘故?几天,我晚上睡觉半夜总会醒来,醒来就听到隔壁沈兵好像在说什么,听不太清楚,我睡觉得窗户又开了一点缝隙!我以前从无此种状态,失恋从来不存在,因为我和绕树根本没开始谈,我不过反抗其他人的干涉罢了,心中无痛,何来失恋!包括现在,我感受的不是痛苦,而是被一种冤枉形式下掩盖的欺负而已!我要反抗,党站出来说,这是政策!

2006年,我在家乡和那位蓬莱做官的邻居说过我刚到西部民族自治区半年拉希的情况,结果,回头去西部民族自治区,一次拉稀也没有,比在内地还正常!有一次吃了脏东西,就想拉稀,也去吃了几斤柿子,就是不拉稀!我怀疑有药物!

2006年两次体检,谷丙转氨酶高出一两百,我不喝酒,不抽烟,谈不上累,可能是药物的作用!

还有,2005年初,在被欺骗的感情的作用下,或者什么药物的作用,我到海淀医院检查出来前列腺炎,我才28岁,每晚跑步,为什么?

十、我原来的书记真的车祸了吗?

说起原来乡党委书记,他一开始推荐我,后来我不满意武装部长,去组织部告我,脾气很差,应该说直来直去,肯干事!2005年国庆节在北京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时间太巧了,我不信!吩咐别人帮我上点钱,未上!回到西部民族自治区,发现市支队的死亡检验书说面目模糊不清;和他通车的人一说玻璃打开,睡着翻车,头在窗外,压死了;一说头卡在车座与车中间;同车的人怎么说法不齐呢?我自己揣摩,如果我坐在右边,睡着了,车向右翻,人应因惯性向左,怎么会出窗,如果夹在座位上?我怀疑一是故意散布虚假消息;另一是可能没死!另一次怀疑,他的妻子一次在邮局说别人都欺负她,无悲痛愤怒表情。(我在汇款)

十一为什么在其他学校都照顾从西部民族自治区来的同学好好的情况下?中国政法大学会出漏子,让他们自己去要求权利?我这是头一次看见未给西部民族自治区人特殊,然而最后依然给了特殊,把我也牺牲掉了,是疏忽,还是故意为之的阴谋?反正最后给足了面子!

十二、我为什么不能忘记北京的事情?我知道的西部民族自治区特殊政策,在2005年已经在用打游戏的方式在躲了了!为什么回到家还有人提,回到西部民族自治区还有人提,这次到北京来,还是不肯让我忘却!为什么?意图何在?

十三、我不相信西部民族自治区大学的学生水平那么差!信也不会发?看别人写材料时笑就认为他疯了!我相信这是阴谋!

十四、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去西部民族自治区,从中学的不让考中专到高中的骗到西部民族自治区的招生考试报到西部民族自治区民院毕业表面上给我分的很好,到中国政法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特殊现象和问题,我怀疑是一种长期的策划、阴谋的结果,目的是什么呢?试验?还是其他?

我生活中有太多不合常规的东西,这是为什么呢?我相信它是想通过一种所谓官员的照顾与失误来达到这种目的的!

也许,别人会认为,你想这么多还不是神经病?那我要说,到底因果关系是怎样的?是别人先惹过来,别人先打击你,然后打击后的结果过来呢还是我们是神经病才遭人打击!不过,虽然是少数民族,我想问题绝不会是这么简单?


请大家多指点,告诉我究竟我哪儿错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混不好!!!求求大家了!!!谢谢啊!

也请大家多给支几招啊!



本文内容于 2008-10-10 10:27:17 被荷锄书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