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枪奴警告:为纪念对越反击战三十周年,经原41军121师362团1连参战老兵长期辛勤收集整理

而成。未枪奴授权,任何人不得将文章用于其它营利性目的,否则视为非法,并将

保留追诉的权利!转载须加所有附件。QQ:244541972

本文部分人物:杨彪和:现广西桂林市某局工作

廖百胜:现广东河源市源城区某院工作

罗文范:现广西玉林市中国银行某分行

余观兴:(一营营部)广东东源柳城人(特提)

铁血忠魂: ★一营余观兴饲养的战马(特提)

枪奴寻找:1、79反击战55军165师防化连(广东龙川县鹤市公社 53513部队)战友;

2、79反击战55军165师493团2连战友。

《士兵紧张失明,战马自卧救战友后牺牲,侦察兵枪杀被我俘兵!》

*生死较量 浴血长歌*

*再现宏大战争场景 讴歌军人英雄气概*

下午6点,二排长罗文范所带领的掩护组还未回到念井,黄副师长就指示我们副指导员

杨彪和带领先期到达的人员尽快赶队。杨副指导员认为,我们二排一共才十多个人,如果分

开行动,不便于追赶连队,所以请示黄副师长:“是否可待我们连二排后续人员到齐后一块

走。”黄副师长不同意,说:“天马上就黑了,不再等他们了,你们马上就走,尽快赶上大

部队。二排的其他后续人员,我们会安排的,到时也可以随师医院一起行动,你们就放心吧!”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杨标和副指导员只好按黄副师长的指示,带着连队战士陈祥、许化

民、卫生队战士黄永赞、吴银和、黄文朝、363团三连的王樟南、李作盛以及侦察连的黄新、

何水安等11人抬着担架沿大路追赶连队。18日上午在莫隆遇见了于副师长,在于副师长的安

排下,11个人乘坐工兵营一连的汽车当夜赶到了通农。19日,杨彪和副指导员他们与在朗昌

无名高地战斗中和连队失去联系的一班在通农会合,并一起配合工兵营担任修路、架桥、警

戒、护送伤员等任务。

杨彪和副指导员他们走后不久,大概18时30分左右,二排长罗文范带着担任警戒的二排

人员到达了师医院驻地,医院政委满怀亲情而又充满希望地对二排长他们说:“这次战斗你

们很英勇,同志们辛苦了,祖国人民不会忘记你们!你们是第一批护送烈士和伤员回国的战

斗人员,任务完成得很好。但现在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待着你们去完成。你们赶快补充弹药

后,要立即从莫隆入境,沿公路向通农方向追赶连队归建。”

根据首长的指示,二排长他们补充了弹药、给养之后,天色已晚,17名战友(在朗昌时

收留本团3营卫生员1名)摸黑快速前进。除在跨境进入越南境内两公里的地方,尚有部分民

工正在连夜筑路外,继续往前再也见不到灯光、人影了。至午夜时分,天黑蒙蒙一片。那名

被收留的卫生员因极度的劳累和高度紧张已暂时性双目失明,需要人用绳索在前面牵着前行。

二排的十七名战友象失落的“孤雁”向着通农方向前进。一路上没有地图,没有友邻部

队,只能模糊地跟着大部队走过后留下的痕迹慢行。

时至18日凌晨3时许,在一山隘口三十米处与军坦克团已修复的四辆坦克遭遇,由于视

度不良,该坦克团副参谋长误认为二排的十多个人是越军,便下命令调转炮口,对准二排的

同志,准备射击。好在该副参谋长下达命令的声音被曾经相识的罗排长听见,经呼喊后,方

避免了一场可能招致二排灭顶之灾的误会。

与坦克分队汇合后,出于步坦相互掩护的需要,经双方协商,我二排搭乘坦克一道前进,

于19日天亮前到达了通农县城外围,天亮后通过了通农县城。乘坦克通过通农县城后不久,

在公路上遇见了18日晚上遭受越军伏击的本团三营部队及师后勤部队向通农回撤。这时,副

师长李培江命令二排不再随坦克前进,撤回通农保护师医院安全。

19日12时,二排返回了通农,向师医报到。

通农,是我军穿插部队在越北地区经过的第一座县城。所谓通隆“县城”,在中国的概念

里,只是相当于当时一个中等“公社”墟镇的规模。通隆县城四面都是高山,被东北面高高的

石灰石山、西南面的黄土丘岭所环抱,县城就座落在这南高北低的盘地上。一条不足十米宽的

小河平缓地流跨街区,一条简易公路从城中间由东北向西南穿过。位于城南端土山上最高处的

建筑是县机关所在地。两间用小木条、黄土、稻草垒就的低矮的瓦房,是全城唯一用石灰装饰

过的“豪华”建筑,在我先头部队经过时已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街道中央有一颗“标志性”

大榕树,大榕树享受着越南充沛的雨水,生长得枝繁叶茂。街道两边排列着木板瓦房和店铺,

民居显得原始而有序。

师医院救护所就临时开设在“大榕树”东侧全城最宽敞的木瓦房内。我们连原八班战士邹

兆南背部被子弹击伤后,与九连战友廖仁义等许多伤员就安置在这里救治。18日夜晚9时许,

我营部通信员余观兴(广东东源柳城人)过通农后不远,到达一个小村庄时,被越军子弹击伤

右大腿流血不止,不能站立行走,在没有其他战友护助的情况下,平时由余观兴训养的军马竟

然通情地卧倒下来,待余观兴艰难地爬上马背后,自觉地将他送回通农县城师医院救护所所在

地救治,20日被护送回国。

二排按师医院领导的命令,在驻地侧后通农河边担任警戒。二排到达指定位置后,排长留

下六班战士廖百胜、机枪手王承明构筑工事担任警戒,其他人员随排长到街上寻找粮食给养。

春节刚过的通农县城,不少民居都张贴着用汉字书写的“六畜兴旺”等内容的晖春,《闪闪的

红星》的电影彩色剧照还清晰可见,街道上到处都丢弃着居民来不及带走的各种物品,整个县

城早已人去楼空。在一些屋子里,那些用米面做的“十二生肖”祭祀用品摆满案台,风俗习惯

与我国广西还真差不多呢!

就在廖百胜、王承明用在朗昌缴获的望远镜对周围进行观察时,发现两名越南特工人员正

偷偷摸摸地向我师医院靠近,他们利用石灰岩石和草丛时走时停。当敌人走到距我哨位约三十

米的小河对面时,敌人已经发现了廖百胜、王承明两人,廖百胜、刘承明报告排长已来不及了。

廖百胜当机立断立即向敌特工射击,王承明快速涉水过河,从左侧包抄到敌侧后。

藏入乱石堆的敌人已知无路可逃。“刮兵屎越南,总堆宽宏度宾!”(越南士兵们,我们

宽待俘虏!)生硬的越语喊话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迫使企图偷袭师医院的敌人乖乖举手投降。

这时,排长及其他战友也已赶到,俘敌两名,缴获苏式小口径冲锋枪一支,子弹四十余发,并

将俘虏移交俘管所。当日,在反击越特工队夜袭时,混乱中那两名俘虏被炮兵侦察兵给就地“

解决”了。

19日18点,我六班长张国南、副班长吴石仙及战士冯日明、左意德、李国兴、黎日胜等6

人,乘车到十五公里处,奉命抢救本团三营及师后勤遭越军伏击的“重要伤员”。因时间仓促,

天色已晚,将到“伏击点”时,带队司机慌忙调头,空车返回通农,途中车辆翻侧,所幸没有

造成人员伤亡。19日19时许,在二排警戒的师榴弹炮营阵地,根据被俘越军人员提供敌人将偷

袭炮阵地的情报。为防受到袭击,二排协助师榴弹炮营立即进行了阵地转移,避免了袭击。

深夜,师医院和二排阵地又误遭军工兵营盲目射击,幸好有师榴炮营留下的工事掩护,二

排才无人员伤亡,但师医院的救护指挥车却被打得弹痕累累,救护余观兴战友的那条战马也遭

无情的枪击牺牲了 (枪奴向这匹战马敬礼!)。

20日,我连二排在通农担任护送伤员回国的任务,途中多次遭到越军阻击,在362团直属

高射机枪连一、四班的掩护下,班长邹林安(广东河源县人,77年入伍,战后任高射机枪连排

长)等战友奋不顾身,用猛烈的高射机枪火力向阻击之敌射击,打得敌人落荒而逃。高机连的

战友们,一改平时训练的常规,将车辆牵引的双管高射机枪直接搬上敝缝的车厢里,车厢四周

用沙包或棉褥背包构成车上掩体,掩护运送伤员车队行动时可全方位行进间射击。为防敌袭击,

每遇复杂地段及险隘处都使用火力扫射,使二排安全、顺利地完成了护送伤员回国的任务。

25日后,二排三次随师医院转移,执行警戒任务。

3月14日5时30分左右,二排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撤离警戒阵地(一座废弃瓦窑),在向挤

满车辆的上车点转移时,为追赶先已到达的罗排长,右手拎着防寒麻袋,左手提着铁桶杂物的廖

百胜,慌乱中将未关保险的冲锋枪从左肩滑落,板机挂在衣袖口上走火,三十发子弹全部打出,

造成自己脚趾、战友廖国兴和一名司机脚趾受伤。全排上车后,随师后勤大部队回撤到我龙邦公

社。于16日在德保胜利地回到连队归建。

枪奴:未看到前面作品的,请在百度上进入“龙霸天军事吧”观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