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六月底的几天,老是连阴天。近日接到上级通报,199师炮团2号车因司机饮酒过多处置情况不当,从陡崖上不幸翻入20多米的深沟,车上5人全部身亡。其中包括该团政委、后勤处处长、副处长、副参谋长和司机。

这是一次严重的车辆事故,也是我军自参战以来牺牲的最高级别干部。原我营B连战士所作《死亡地带》一书中所引用影射到粟参谋长身上的一段故事情节,就是来自这次该师炮团翻车事故。

该书作者原是我的老搭档梁指导员任班长时的该班一名战士,后考入沣水教导大队得到提升。我当文书时因常去营里报实力要经过他们连的炮场,经常看到这名战士背着步枪在背警句,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很用功的兵,但老梁对他的印象很不好。应该说该书有一定的部队生活基础,但指导思想完全错了,也还不是一般性的错误。也许年轻或受书商的诱惑和指点才如此来写得吧!自我离开该军后再没见到过此人,听说我营这名业余作者因该书的错误被军事法庭判刑2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29日,天有小雨多雾。接到军前指通报,我前沿炮阵地遭越军炮击,我团一营152炮群奉命对越军进行压制,二营也进入炮位进行射击准备但未发射,我营群无射击任务。

随后几天无所战事,指导员和营里请假到军部落水洞去了。落水洞是因地表水流入地下时在地表面形成与漏斗相似的溶洞,是地表与地下岩溶地貌过渡的一种类型,它形成在地下水系垂直循环极为流畅的地区浅水面以上。落水洞在初始形成阶段是以沿垂直裂隙溶蚀为主,当孔洞扩大到一定程度或遇到大降雨时,地表大量流水集中于洞中冲入地下河道,巨大洪水携带着泥沙石砾往下倾泻不断对洞壁四周进行冲刷磨蚀,以致落水洞体迅速扩大;有时还因气温和地震的影响洞体崩塌也能使洞体扩大。因此落水洞是流水沿垂直裂隙进行溶蚀、冲蚀并伴随部分崩塌作用的产物。落水洞也不是一直向下贯通的,当地表水下透一段路程之后,落水洞就会顺着岩层的倾斜方向或顺节理的倾斜情况而发育。我军部所在驻地就处在这一地区,因此而得其名。

下午四点多钟我正在连部板房里看书,只听文书小刘来喊我,说是指导员回来了让我去拿书看。指导员的猫耳洞和范副连长的洞子相邻,都是用波纹钢和圆木厚土备复的,洞口有一用圆松和油毡纸搭建而成的雨搭子,是用来遮阳挡雨的,在洞口放了一个用炮弹箱改钉的小饭桌,洞里还算明亮整洁。

我进了洞里在床上坐下,指导员递给我几本书说:“军里出大事了!”我一惊,本能地问道:“啥事,军部被越军特工队袭击了?”因有传言说我军部已被越军盯上,有可能对其发动特工袭击所以我才这样问他。他喝了一口水坐下,紧张地对我说起了事情地原委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笔者在落水洞军部

他在阵地上的事也不算太多,有时我让他常去军里各部门去跑跑,意思是打探一下各部队的作战情况,二是到宣传处去搞点书回来看。这次他搭车去军部后感到军部与往常很不同,门卫哨兵盘查很严,在打电话叫来宣传处的人后才被领了进去。他先到了几个相熟的干事处闲聊了一些前线轶事,又到王桂安处长那里办事。不想在这里听到一个惊天地大消息,军部发生了一起枪击案军长被打伤,他听了王处长地悄悄地介绍后,又向王处长要了几本书就匆匆告别赶了回来。

原来是我司令部管理处的一名邹县藉招待员,因对管理处长批评其与地方老乡群众打架一事心怀不满,加之他心胸狭窄感到在战场上生死不保前途渺茫,他把这一切都归罪于军首长带部队到前线打仗。他在悲观难解中写下遗书后,于当晚开饭时,拿着一支压满子弹的56式冲锋枪来到小餐厅窗前,从窗口处向正在就餐地首长们发射出了罪恶的子弹。恰在这时,一名招待员正好在上饭时探过身来为首长们挡住了这些罪恶子弹,避免了一场更大惨剧的发生。招待员当场牺牲,张部队长肩部受伤,黄新主任(黄镇之子)肘部受惯通伤。

军部枪声响起惊动了我内卫部队,以为是越军特工队来袭,各部队全部进入战斗状态进行搜捕。这名邹县败类在行凶后,拖着枪逃进了山上树丛。凶犯是司令部管理处的招待员,也从未上过前沿,行凶前只因他与驻地的老乡打架后被管理处长(《在前沿侦察时的特别任务》一文中的杨处长)批评说了一句“你有本事到前线跟敌人打去!”的话成为导火索,致使该罪犯走上了极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雨中前沿张志坚部队长给小战士敬烟

该凶犯在其留下的一封“绝笔信”中写道:“我参军是为了谋一个出路,没想到却上了战场,出路没谋到,搞不好还得死,……全军那么多部队为什么别的部队不到前线来,就是67军的军领导好大喜功,主动向军委要求上战场,自己今天的命运完全是军领导造成的。……”

这名行凶败类在我搜索部队的围捕下走投无路,伧慌来到一口水窖旁枪抵下额,负罪饮弹自杀落入水中,第二天清晨既被我搜索部队发现捞起。此案性质之恶劣惊动了总部和国家安全部门,一个刑事案件被别有用心地人曲意关连,从而混殽了历史事实真相给我军造成很坏影响。血案凶手自绝于人民,使生他养他的父母双亲蒙羞,更使期盼本县子弟兵在老山前线建功立业的几十万故乡父老无地自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副军长吴玉谦在前沿阵地

我与张志坚军长相识是在他当副军长时,那时我在C连当副连长。那是一个冬天的星期天上午,当时分管炮兵地张副军长独自一人乘坐北京212吉普来到我连检查内务。我陪同他查看了宿舍和伙房等处,那天的连值日和厨房值班都很负责,连里卫生搞得很好。张副军长看后很满意,随后他又询问了一些有关部队管理方面的问题。说实话,那时我是全团有数的两个行管标兵之一,要应付首长在这方面的问题还是蛮从容的,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张军长。

如果说我军李水清军长作战很优秀,齐威军长最有军事指挥才干的话,那么张志坚军长则是在陈建华军长(某人军事秘书出身,听说因误听妖人蛊惑派工兵寻宝被撤职,不久病逝于青岛)犯错误之后接任军长一职,是一位承前启后颇有建树的一任部队长。他治军严格,指挥果敢决断,在轮战期间就被提升为我军区副司令。其后,又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和成都军区政委等职。1998年3月晋升为上将。

我军轮战时任军政委的姜福堂,因战时政工宣传鼓动组织出色,在战后被提拔为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后担任成都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沈阳军区政委和国防大学政委等职。2002年6月晋升为上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姜福堂政委迎接迟浩田副主席到前线

另一位我军轮战时任199师政委的优秀政工首长杜铁环,在战后被提升为我军副政委、政委、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副主任、济南军区政委和北京军区政委等职。2000年6月晋升为上将。

在作战中指挥得力地副军长吴玉谦,则在前线被提升为军长,授予少将军衔。老成持重的佟宝存副军长,则在战后离开野战军被任命为山东省军区司令员,授予少将军衔。有关于粟参谋长任职时的一些事也在这里顺便详说一下。粟参谋长于1983年的5月到我军任200师长,后提升为我军参谋长。在他当师长时没有接触,只是听闻他会驾驶各种军用车辆和坦克还会开飞机等,被传得很神。

我在前线作战时对其有了一些了解和接触,感到他没有团以上领导干部的架子,下部队检查工作和到前观一线了解地形敌情都很随和,也没有某些高干子弟身上地那种骄横之气。有一次,他独自一人开着吉普车到前观去,被越军观察所发现了他的车辆,越军召唤来炮火就打。在他身后和周围落下很多炮弹,要不是他躲进工事动作快,也许他也就永远地留在老山上了。 在我们眼中他和连营长们没有什么两样,他是我军领导干部中是最熟悉前敌情况和各部下情的人,也是军部下基层连队最多、时间最长的机关首长之一,基层指战员对他的评价都不错,很有人缘。被恶意编造中伤的军参谋长粟戎生,则在轮战结束沉寂两年后调任总参军务部副部长24军军长和北京军区副司令等职,被授予中将军衔后退休。而率部英勇奋战的199师师长郑广臣,因年龄关系离开野战军被提升为山东省军区副司令员,授予少将军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粟戎生参谋长在前观

我团提升最快的要数原我营指挥连老指导员王金相,他先任我军区干部部部长后到26军76师挂职任政委,又升任铁军54军副政委和26军政委等职务,被授予少将军衔。我团团长高厚平在战后被提升为济宁分区副司令、司令和预备役师师长,后离职退休。

可以说我军将星如云不能一一述说,这一切都是中央军委对我部老山防御作战成绩的肯定和褒奖,而那位歪曲纂写我军惨败记的不屑之人,还在贴文中别有用心地挑拨写到我大功595团很少有人被提及和立功受奖,好像是当事人一样说得活灵活现,真不知我595团1404名立功(其中123名一等功)指战员如何看你,用网友们的话来说是否是脑子里进水或是被驴踢了呢?

话说回来,这一枪击事件的发生是一偶然刑事案件,但也对部队地行政管理和政治思想工作提出了警示。部队的行政管理和政治思想工作是一门很深的行为科学,容不得一点马虎和松懈。简单和粗暴是诱发事故的外因条件之一,我们今天的各级指挥员务要以此引以为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政治部主任黄新为出征突击队员敬酒

其实我与那位管理处长在其任招待所长时就已相熟,他与我的老上司刘营长等人既是是同乡关系又很铁,每到探亲休假时都会去找他买一些特供的烟酒等。他为人处事也很热情和周全厚道,不然军首长也不会重用他担当此职。如果他在当时批评该战士的同时,能多給予一点安慰的话,即使该人有一些不健康的想法我想也会自我消化和吸收,也就绝不会发生后来的这个事件。作为一个直接领导者,他在事件中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领导责任。

在此后不久,我在阵地上收到了来自母校全体师生和家属单位热情洋溢地慰问信,家乡亲人们滚烫地词语消除了我对家乡的思念。过了不长时间 ,团里又来电话通知我说我家乡人民群众和师生给我寄来几十编织袋子的书籍,让我带车到后勤去拉回来。当我带着车辆赶到后勤时几十袋赠书只剩下五六袋了,其他的全被兄弟单位的人給抢跑了,我把后勤分管的人说了一通。有总比没有强,拉着几袋书回到阵地上,我挑了一些剩下的全分给了各班战士们,要知道在前线最稀罕的东西就是书和香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拥军模范赵珍妮大娘在前线慰问伤员

没过几天,家属单位还给全军送来了大批雨靴和家用电器等慰问品,后方搞得“战士在我心中”的活动,看来已经在全省各地开展起来了。又过了数日,家属还真给我寄来了两条我喜欢抽得山东琥珀烟和天津产地恒大牌香烟。云南是产烟大省,但在那时云烟的名气还不大,在那里常吸得石林和阿诗玛等香烟总感觉不及家乡烟的口味好。

当躺在床上吸着来自万里之外的家乡烟时,看着来自母校师生们书写在书本扉页上的一句句饱含着真情的赠言,那种感动和幸福是我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当我离开了老山前线后,这种前后方的激动和感受是再也不曾有过的,那几天真是令我终生难忘!

最后,请允许我摘录一段山东大学同学写给老山参战将士们的一首诗作为本篇的结束语:

《告别的时刻》

一个年轻的战士,在即将献身之时,摘下了一朵红花,把它放在了自己的嘴边……

你躺在绿色的山坡上,

没有一丝叹息,

没有一句话语,

只有摘下的一朵红色山花;

向远方的亲人,

遥寄你不尽的情思!

在你雪亮的刺刀上,

曾闪过黎明时第一缕晨光;

在清清的小溪旁,

曾飘起你欢乐的笑语;

在鸿雁传回的家书上,

又流淌出多少思念地缕缕衷肠。

可今天,

你却要长眠在南疆的热土上!

勇士啊,当你告别了这充满生机的世界,

但你的理想已深深播种在那芬芳的泥土里,

不久,它会开出更鲜艳的花,

去温暖家乡亲人那无尽思念的心!

红色的山花在轻轻地,

轻轻地向远方的亲人

诉说、诉说……

向我勇敢善战的老山防御作战全体指战员致敬!

注:原诗略经笔者修改润色,特此说明。

本文内容于 2008-10-12 1:56:01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