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八) 第四章 台儿庄中悲壮之役,二十二集团军五千将士血洒滕县(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在界河阵地激战的同时,左翼大石墙方面也在进行着一场十分惨烈的激战。战况惨烈程度,远远地超过了头一天。

由于正面和右翼普阳山方面敌人迂回成功,大大地刺激了左翼敌军的攻击欲望。三月十五日,约敌步兵二千,骑兵百余,大炮十余门,沿着从石墙通往滕县的公路进犯,进攻的矛头直指公路正面的大季寨。同时,另有一支敌兵千余,骑兵百余,大炮十二门,故伎重演,分成两路,绕开大季寨正面,向后面的常峪、金斗山阵地迂回。

上午七时,三处阵地同时遭到异常猛烈地炮击,鬼子兵在炮火的掩护下轮番冲锋。九时左右,三处阵地的警戒阵地全部被敌人占领。但常峪和金斗山地形良好,山坡坡度陡,居高临下,而且工事修得十分坚固,利于防守。敌人虽然攻占了警戒阵地,向主阵地的进攻却屡屡受挫,停止不前。

大季寨由我七四○团一个营防守,营长康平来回指挥各连。此时,团长王麟已病愈返部,在战前来到石墙村前线指挥作战,何煋荣仍归副职,协助王麟。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何煋荣受王麟之命,亲来康平营督战。此时,敌人因进攻常峪、金斗山不下,乃集中所有炮火,全力向康平营进攻。

大季寨地势较开阔,适合骑兵作战。炮击之后,敌人乃以步、骑联合冲锋,同时敌机五架低飞助战。阵地上硝烟弥漫,一片火海,敌人竟几度冲入我军阵地,都被手榴弹和大刀消灭。

此时,破天荒的事情发生了。

我军空军多架战机飞临战场上空,出其不意地对敌人发起俯冲轰炸,打得鬼子人仰马翻。随即又同敌机展开空战,一架敌机被击落,喷出滚滚浓烟,一头栽在大石墙村附近;另一架被击伤,冒出火焰,向北逃窜。我空军大获全胜,返航时低飞到我阵地上空摆动机翼致意。一贯受敌人飞机欺侮的我军士兵目睹自己的空军击落敌机,大解其恨,不禁欢呼雀跃,把帽子摘下来扔向天空,向我空军频频挥手。

原来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看见滕县前线危急,为了鼓舞士气,特要求空军助战。说是要求不高,只要求我方飞机在前线敌阵转几圈,投下几颗炸弹,然后向我军阵地低空飞过一趟,使守军士兵能亲眼看见我方飞机就算完成任务。

于是空军派出第七、八驱逐机中队共十八架飞机,迅速进行一番改装,在机翼下安装炸弹架,每架飞机携带八公斤重的小型炸弹八枚,在大队长吴汝鎏的带领下,先后在马店机场会合,为不让敌人有所发觉,黄昏时才悄悄飞往河南归德机场着陆,第二天一早飞往鲁南前线。长官部则预先通知前线部队,让部队知道我飞机的飞行线路、架次,并在阵地明显处摆设白布以资识别。

飞机飞临前线根本无需识别标志就能发现敌人目标。从空中看地表,敌我位置清清楚楚,一边是浓烟弥漫,很多民房正在起火燃烧,守兵都在战壕中抵抗,地面无人走动。另一边没有什么烟火,大路、小路都有人在走动,有些村庄停有车辆。这正是敌人一方,凭其重武器向我方进攻。

我空军以一个中队在上空警戒,分两波次轮流自行攻击。那些日本鬼子根本没有想天上会出现我们的飞机,所以一切照常活动,若无其事。及至炸弹落下,才张皇失措,有的从道路向旁飞跑,有的从马背跳到马下,有的从屋里向外跑,有的又从屋外向里跑。整个敌阵乱成一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每架飞机六十四公斤炸弹一次投下,敌人阵地顿时全面开花,浓烟滚滚,火光闪烁。虽然从空中看不清被炸的尸体,但未丧命的鬼子从一团团浓烟中向外拼命逃跑的狼狈相却看得一清二楚。

正当第八中队在中队长陆光球的带领下进行攻击时,又发现敌轰炸机两架由徐州方向飞来。这可能是从南京方面飞来对鲁南进行轰炸任务的飞机,也是活该它倒霉,正好撞上我正执行任务的驱逐机中队。七中队中队长欧阳森立即带领三架飞机迎头攻击,一次对射不过十秒钟,一架敌飞当场起火,另一架坠毁在敌人阵中,欧阳森左手被敌射伤,我方飞机完好,无一损失,全部飞回驻地。(一九三八年四月一二四师三七○旅战斗详报中载,该旅击落日机两架。但笔者查阅其它各资料中均未有击落日机的记录,因此质疑详报中所记为空战中击落日机的重复,故本书中采用了我空军第三大队第八中队中尉队长陆光球的空战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