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十 转进山东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纥石列志宁立刻下令,首先把黄河沿岸的船只一率停泊在黄河南岸,北岸不许留一艘船。如果有渡河到北岸之后必须返回南岸。这样一来将彻底断绝了宋军的船只来源,将宋军死死限制在黄河北岸。


其次,将追击宋军的各路人马包括蒲卢诨和孙敬的残部招集起来,重新整编。分为八路,每路有一万人马,东起卫州,西到楚丘,连绵六七百里,每路人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百里,并时刻保持联络。一但发现宋军能不交战,尽量不交战,只要盯往宋军就可以,然后立刻通报邻近的人马,等各路人马聚齐之后在进攻宋军。


由于担心宋军再在治岸伏击金军,纥石列志宁强令各军,在渡河的时候必须分两批渡河。先过黄河的金兵必须收索沿岸,有无宋军埋伏,并严阵以待,以防宋军乘半渡而击。


这一番安排是纥石列志宁完全吸汲了上一次追击宋军肚的教训:各自为战,至不通气,渡河也不加界备等等。这一次可谓安排周密,准备充足了。同时又但心宋军在渡河南归无望时,不顾一切北上进攻中都,纥石列志宁又下令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逼报河北,中都诸路,各州城府县加强戒备,以防止宋军袭击,同地各地也加强搜索宋军行踪,配合大军一起消灭宋军。


虽然全新整编人马,渡过黄洱之后以经过了三天时间。但纥石列志宁还是对自己的这一番安排还是十分满意,自觉是天衣无缝了。虽然浪费了三天的时间,但只要宋军还在黄河南岸,还在大金的土地上,纥石列志宁相信,随着金军地毯式的搜索展开,宋军是一定逃不了的。这时纥石列志宁也颇为后悔,如果一开始追击宋军就这样计划周密的安排,也许早就消灭了宋军。


但追击的结果还是出纥石列志宁的意外。金军渡过去黄河以后,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的实行地毯式的搜索了五天时间,整体推进了近七百里,连纥石列志宁也把追击宋军的总营搬到黄河北岸,但却没有发现宋军的半点行踪,宋军就好象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然而更令纥石列志宁头疼的是,虽然他没有发现宋军,但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正在河北,中都,山东诸路迅速的传灭,而且传得沸沸洋详,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离奇。


有消息说白袍军早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渡过了黄河,回到黄河南岸,这时己平安得返回了宋国境内,还有的说白袍军没有在河北停留,而是向西转道陕西,取道四川回到南宋,也有人说白袍军跟本没有走旱路,而是乘船沿黄河一路顺流而下抵达了海州。总之在传说中白袍军把可以走的路都走了个遍。


还过这些说法还都有些靠谱,另一些说法则就完全不着边际了,什么白袍军使用了五行循法,无影无踪了。或是什么五丁开山,六甲移海,太上老君,如来佛祖都下界来帮助白袍军。纥石列志宁听到这些被气得七窍生烟。


但纥石列志宁这时还不知道,由于白袍军远征黑阳山以来,把骑军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快如闪电,动如雷霆,又神出鬼没难以欲料,一路上又连战连胜。更可怕的是对金兵根本不留任向殍虏,完全是一仕斩尽杀绝的势头,因此现在在河北、中都诸路一股对白袍军的恐惧撼正在急速的曼廷。并且越传越可怕:仟么白袍军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刀枪不如,马头长角,蹄下生鳞。居说白袍军的统帅杨炎身高二丈,头大如斗,青面寮牙,生吃人肉,渴饫人血,所到之处鸡犬不留,以经屠城数座等等。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一提白袍军三个字,连三岁小儿都不敢啼哭。


尽管从自袍军远征以来从没有攻扛过一座城池,但河北、中都诸路的州城府县都如临大敌,严加戒备,唯恐白袍军杀来。而金国各地的山贼、土匪、绿林强盗则纷纷效仿,一个个都身被白袍做买卖。守卫各地的官军更是一见白袍就避之不及,曾经出现过三四百马贼身被白袍一连劫掠巫昙,竟然无人敢挡的事情。一下子,大金国境内竟出现了不下十支白袍军。


每天纥石列志宁都能接各地传来的白袍军的消息,一会在河北路,一会在中都路,最远的地方竟然到了会宁府。人数也一路增加,从五六千加到一二万,再到四五万,至七八万。甚至出规一份向纥石列志宁告急的文书称:×月×日,有宋军二十万皆披白袍进攻×地,望速发援军云云。其实后来察清,那不过是四五千山贼而己。


只气得纥石列志宁怏要吐血,但他冷静之后却又在想:“白袍军究竟跑到那里去了呢?”


纥石列志宁坐在总营的大帐中,又开始头痛起来。黄河渡口仍然坚决执行纥石列志宁的命令,所有船只一率停在黄河南岸“至少到现在没有宋军又渡过黄河的消息,这说明自袍军现灰仍然迮在黄河北岸,那么宋军躲在那里呢?您久就是找不到宋军呢?是我们搜索得不够仔细?不可能呀!宋军不是几十人、几百人而是六七千人,一万多匹马,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不可能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或者宋军跑到更北的地方去了,我们还没搜索到?但是中都路仕近的州城也没有发现白袍军的踪迹啊!不过这也说不定,因为州城的搜索范围不可能离城太远,白袍军躲在一个更靠北的地方也说不定的。”


“或者宋军从别的道路返回宋国了,哪公是那一条路呢?大金的土地这么大?好像每一条路都有可能啊!就算是有百万大军也不可能把每一条路都堵死。”


如果纥石列志宁知道白袍军现在躲在那呈,只怕真要气得当场吐血了。




在东明渡口击败金军之后,杨炎立刻率领宋军渡过黄河,抵达黄河北岸。这时杨炎确信以将金军弄得晕头转向,没有三四天的时间是调整不过来的。这段时间正是摆脱金军的大如时机,因此杨炎立刻率军转向东北方向日夜兼程,一路急行。一连三天两夜马不停蹄,一路跑死战马几十匹,有的伤兵也因坚持不住而丧命,终于走出八百多里路程,按万显声提供的地图,跃过泰山山脉,到达山东东路临淄一带。


由于走的都是山路密林,而金国的各州城府县又都在严守城池,路上偶尔遇到行人等也都毫不留情的杀死,因此宋军的行踪并没有被人发现。任纥石列志宁把河北、中都路一带翻了个底朝天,也无法找到宋军的行踪。


整个山东以泰山为界,分为山东西路和山东东路,临淄一带山区众多。宋军走到商山一带时早已累得人困马乏。但出于对杨炎的信任,全军都咬着牙,坚持着前进。


人马正在行进之时,突然“嗖”的一声从密林深处射出一支响箭,正盯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宋军一阵搔动,虽然都已疲惫不堪,但这时也都本能得打起精神,各自握紧武器,刀出鞘,箭上弦盯着响箭飞来的方向。连杨炎的手也握住了“风林火山”的刀柄。


这时马蹄声响,从密林之中跑出几十匹马来,马上之人都是青帕罩头,身着红袄箭袖,各执刀枪。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许的汉子,也是青帕罩头,但在红袄之外还罩了一件皮甲,方面虎目,微微有些络腮胡子。


他们在离宋军还有二十几步时都停下事马来,为首那人看了看宋军,拱手问道:“来的可是白袍军吆?你们的首领可是叫作杨炎吗?”


杨炎催马出列道:“我是杨炎,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一听立刻伸出双手,左手伸开五指,掌心向前,右手握拳伸出食指指天。


杨炎一见,这手势正是和万显声约定的暗号,也放下心来。也伸出双手,左手伸开五指,掌心向后,右手握拳伸出食指指地。


那人见了立刻下马,来到杨炎的马前,双手抱拳施礼道:“原来真的是白袍军,在下是山东红祆军杨安儿,受万显声万老前辈之托在此接应杨将军。”


杨炎也跳下海东青,笑道:“原来是杨大当家,失敬失敬。”


杨安儿道:“这些天以来,杨将军和白袍军的威名可是如雷惯耳,金人闻风丧胆。我们山寨上下听说都佩服不己,都说:如果大宋多几个杨将军这样的人何愁打不退金人呢?五天以前万老前辈来到我们山寨,告诉我们白袍军将到山东地界来,请我们接应杨将军。这几天我派弟兄们四处打探白袍军的行踪,不想在这里被我遇上了。”


杨炎道:“太好了,可真要多谢大当家了。”


杨安儿这时仔细看了看宋军,道:“你们迮么没有被白袍呢?”


杨炎笑道:“我教兄弟们披上白袍其实是希望造成金人对我们一个误解,认为白袍才是我们的标志。混淆金人的耳目。这样一来,我们不被白袍时就容易被金人忽视,被金人发现的机会就小一些。”


杨安儿恍然大悟,大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杨将军能以数千人马纵横黄河两岸,视纥石列志宁俳十万大军如无物如。好了,还是随我到山寨中去详谈。”


杨炎点点头道:“有劳大当家了。”


红袄军本身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武装集团,而是由多个独立作战且有时配合的民众武装。不过红袄军不同于其他的绿林好汉,他们本身多是受金国上层压迫的耕农、佃户、驱丁、和下层商贩。因此从起义一开始就明确反金的旗帜。攻州夺县,而不是死守一山。


红袄军各部以杨安儿、李全、刘二祖、方郭三、周元儿、李旺、郝定等实力较强。其中杨安儿将其妹杨妙真嫁于李全,两人结为连襟,合军一处,声势大振,凌驾于其他各部之上,又有刘庆福、国安用、郑衍德、田四、于洋、于潭等小股陆续加入,成为红袄军中实力最强的一部。现在已有人马一万五千余人,盘居商山,正计划进行临淄做为跟据地。


正因为这样,杨安儿也愿意和宋朝接近,受宋朝招安,以防万一失败也有一个退路。正好万显声来到山寨一说请他们接应宋军,杨安儿立刻一口答应下来。


杨安儿将宋军带到后山一处十分隐密的山凹峡谷地带。离红袄军的山寨二十里远。这里地势平坦,还有一条山涧,和十几间茅屋都是过去往在山中的居民住过,现在都己加入了红袄军,住在山寨里。于是让给宋军休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