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16:00之前。时间回归了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16:00之前。时间回归了吗?



医院里的这个位置似乎很僻静,急救室的外面还有一道门,所以刘庆坐的这个位置相对于外面就显得安静了许多,慢慢的刘庆觉得眼皮在打架了。

刘庆睡着了。

。。。。。。

刘庆睡得很安稳,也许是因为重新回到了看似不久违而实际上感觉相当久违了的现实世界中,也许是因为自己确实已经很久都没有合眼了。刘庆即使是睡着了,也是习惯的把手放在衣服里,按住了手枪的枪柄。

医院里怎么可能这么安静呢?一道玻璃门怎么能把里里外外相隔的如此差异之大呢?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外面川流不息的人流在医院的走廊里仿佛就像涌动的潮水,形色各异,神色也各异,有的是急匆匆的奔跑于挂号和分诊台,也有的是忙碌于诊室和划价的窗口,也有的迈动着不便的步伐,移动于人流之中。而这一道玻璃门的里面,则只有刘庆一个人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刘庆干脆把两条腿也都抬起来了,放在座椅上,头枕着长椅的扶手,全身都侧躺在椅子上了,手仍然放在衣服里面,他睡的像个孩子。

。。。。。。



政委笑了,笑在时钟指向15:00的时候!

政委想起了自己之前曾经经历过的这几天,也想起了空荡荡的分局大楼里遇到陈升的那一幕,他在恍惚间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和陈升变成一样的东西了。政委知道自己的心脏有毛病,多少年了都这样,自从过了四十五岁,这毛病就更让自己和家里人揪心了,局里的要求是四十五岁以上的可以退到内勤或二线了,可是政委就是不愿意去内勤,说整天在屋子里闷着反而对身体不好,闹不好心情一郁闷,说不定哪一天这心脏就不给你工作了呢。还好,这几年虽不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好歹也过来了,遇到过几次大案子,但是几乎都不需要自己去跑腿了,底下的人都能给解决了,自己和李队长顶多就是把把关、出出主意之类的。可是没想到,其实也应该想到了,今天却犯了这个毛病。说实在的,就是刚刚接手这件案子的时候,李队长还跟政委说过呢,让政委踏踏实实的在家里呆着,他带几个人去就行了,要不是李队长挺长时间不往出跑手痒痒了,他也不会介入的。可是没有想到啊,这却成了老哥几个的最后一面了。

忽然,想到这里,政委想起了在舒梁家,他们说老陈没有死!这一下子就提醒了政委,既然老陈没有死,自己就更不能离开这里了,至少要找到老陈才是结果。于是,政委瞪大了无眶的双眼,看着眼下的一切。眼前再次一黑,政委觉得什么也看不到了,但是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逐渐的发沉,一点儿一点儿的觉得自己在下坠,政委感觉自己在逐渐的消失,本身就很轻的感觉,现在似乎在逐渐的蒸发,直到最后感觉噗通的一下子,政委栽到在病床上。

。。。。。。

“大夫,有反应了!”一个女孩的喊声。

“是啊,他有脉搏了!”另一个女孩的声音。

还有软鞋底的鞋和光滑的地面摩擦的声音。

政委有了知觉,他觉得有人在轻轻的翻他的眼皮,他也随之顺势的睁开了眼睛。政委看到了一个大夫正在他的头顶上,没有戴口罩,他觉得很刺眼,政委眨了几下眼睛,双手想下意识的抬起来,可是却感觉浑身没劲。

“你先别乱动,等等。”大夫对政委说。

政委用眼神表示了配合。

“去叫外面的那个小伙子吧。”大夫叫一个护士出去了。

不一会儿护士回来了,进门就说:“那小伙子不在外面啊?!”

“恩?那会去哪啊?刚才我还看到他都躺在外面睡着了呢!”大夫这是自言自语。

政委虽然没有睁眼,但是他感觉到了,他们说的小伙子应该是刘庆,也只有刘庆能把他送到医院来,怎么,刘庆不在外面吗?政委心里有点儿着急,他想说话。

政委微微的动换了一下身体,大夫马上就发现政委想表示什么,急忙让护士过来把政委躺着的姿势调整了一下。

“你有什么事,你说吧!”大夫说道。

“我是警察。”政委的声音还是有些显得虚弱。

“我们知道,刚才来的时候,那个小伙子说过了。”

“他人呢?”政委问道。

“不知道啊,刚才他还在外面呢。一直在这里忙活,我们以为他得在外面等着呢。”

“我现在能走了吗?”

“这恐怕还不行。”

“那我什么时候能离开医院啊?”

“恐怕最早也要明天中午了,你是心梗前兆,也算是轻微心肌梗死,今天晚上要留院观察,而且还要打点滴,明天上午复查一下,如果都没有问题了,明天中午就可以离开了。”

“要这么久啊!”政委有些担心,但是又不知道担心什么,并不是他忘记了,而是刚刚从昏迷之中醒过来,头脑还有些蒙。

“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吗?”

“有啊!当然。”

“那您给那小伙子打个电话吧,看看他在哪,交代他去啊,您今天必须在医院里。”

“好吧!”

政委说罢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摸到了的时候,才想起来了,他把刘庆的手机交给了舒梁,舒梁的手机没电了。政委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转念又一想,不妨拨出刘庆的号码,即使不在服务区呢,政委好奇的拨出了刘庆的号码。

“你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政委有些疑惑了,这是关机了,但是到底是不是不在服务区呢?舒梁拿着刘庆的手机呢,在服务区就说明在这个世界上,不在服务区就说明在另一个世界上,可是关机了,到底是不是,自己也不知道了。

忽然,因为舒梁在记忆出的出现,政委的脑子里闪过了几句话。

“这里以前的那个小伙子,大半年前死在这里啊,我这根本就租不出去啦,我自己有不敢住,你说我。。。。。。”

“你说什么?这里的那个小伙子大半年前就死了?!!!!”

“啊!是啊!就死在这里啦!”

“是怎么死的啊?”

“就在卫生间里,自杀的啊!”

舒梁是死了的人!政委终于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晕倒的,因为听到房东说舒梁已经在大半年以前自杀了。

政委一下子就坐起身来了,把旁边准备为政委换床的护士吓了一跳。

“护士同志,对不起,你去叫大夫啊,我现在必须要走啊!”政委非常焦急的说道。

“对不起,请你先卧床,我们去找大夫。”护士们急忙安抚着政委,有一个护士跑出了急诊室。

不一会儿,大夫回来了。

“警察同志,您怎么了?”

“大夫啊,我现在必须要走,我手头有一件大案子,现在必须要走啊!”

“警察同志,有多大的案子,自己的生命也是最重要的,您现在的身体条件不明朗,我们不能让您这么离开啊!”

“可是我确实有非常重要的事啊,这也是人命关天的啊!”

“但是,您有自己的同事啊,您可以请别人协助啊?!”

“我,我,我!”政委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了。

“警察同志,您先冷静一下,现在您不能太激动。”大夫耐心的规劝着政委。

“。。。。。。”

“大夫,那小伙子找到了!”一个小护士跑了进来!

政委一听,异常的兴奋,急忙伸头向门口看去。

“让他进来,让他进来!”政委喊道。

大夫点了点头,示意护士可以让他进来。

刘庆走了进来,推开急救室的门,非常非常的慢,看上去刘庆很疲惫的样子。

“刘庆!”政委喊出来了。

“政委!”刘庆回答的声音很低沉。

政委看着刘庆,觉得很奇怪,看上去刘庆似乎遇到了什么危险,面无表情的样子,就连旁边的护士也都很紧张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政委问道。

“我看到陈升了!”刘庆恍惚的说道。

“陈升?你在哪看到他的?”

“就在外面!”

“医院吗?”

“是!”

“现在呢?他去哪了?”

“不知道!他消失了。”

大夫和护士在旁边听着,越听越觉得糊涂,看看政委,再看看刘庆。

“大夫,我们能换个地方说话吗?”政委问道。

“好吧,好吧!”大夫叫来了护士,说道,“把病人推到观察室吧。”

政委听着病人这个称呼,还有观察室这个地方,总觉得很别扭。

刘庆跟着护士一起推着政委离开了急救室。

一路上,政委的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周围看,他在找陈升。推车的护士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也跟着政委和刘庆在紧张着,不时的看着四周穿梭的人群。

此时已经是快下午四点了,医院里的人也不见少,依旧是人来人往的样子。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