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联合新闻》:陳雲林来台能否回應台灣主流民意?

陳雲林是否如期來訪,似乎卡在必須考慮民進黨的反應。有人想像:倘若屆時民進黨發動激烈的示威抗議,非但會使馬政府與北京胡政權臉上掛不住,恐怕亦為兩岸互動平添變數。


這類的顧慮或有必要,但若完全受制於這類顧慮,兩岸的交往即難有超越及突破。因為,陳雲林若今年因顧慮民進黨遊行而推遲來訪,換成明年到訪民進黨就不遊行了嗎?畢竟,台灣是一個民主體制,社會上存在著對兩岸政策持批評觀點者原是常態;陳雲林在任何時間來訪皆不能免此,只是此時或許更尖銳一些而已。


這正是兩岸互動必須超越及突破之處。北京當局一向視台灣的政府或政黨為主要互動對象,於是一方面利用台灣的黨爭,另一方面亦陷溺於台灣的黨爭。其實,在台灣的民主體制中,政黨的勝敗、消長及輪替,本是一個不定的變數;所以,北京當局除了因應台灣的政黨消長,更當回應台灣的主流民意。即以陳雲林來訪言,倘若能將兩岸關係推向一個明確回應台灣主流民意的高度,那麼民進黨或綠營的示威抗議似也就不足為慮了。


我們曾一再強調:北京當局必須回應台灣的民主體制。民進黨的台獨路線經執政八年的操作而終告失敗,是因被台灣主流民意所否決;馬政府的兩岸政策雖較受肯定,但在「外交休兵」、「非國與國的特殊關係」等操作技巧上,甚至受到藍營內部的質疑,亦可見到主流民意的身影。北京當局必須設法以台灣的主流民意為準據來建構兩岸關係,如此始可能跳脫台灣的黨爭,搭建一個可大可久的兩岸互動架構。陳雲林來訪,是否已準備好了與台灣的主流民意對話?


對於兩岸關係,台灣主流民意的主要期待有二:一、尊嚴;二、利益。也就是說,台灣主流民意期待一個不失台灣尊嚴及對台灣有利的兩岸關係。這樣的兩岸關係,過去扁政府不能實現,現在馬政府其實也未必能達成;也就是說,陳水扁走「台灣國」路線做不到,馬英九走「中華民國路線」也未必做得到;而最後的原因皆卡在北京當局未能跳出框架。陳雲林來訪,能否有跳出框架的宣示?


陳雲林是否來訪,將被解讀成是否願意面對台灣的民意,及能否贏取台灣的民意。直白而言,倘若陳雲林帶來的「伴手禮」能打動台灣主流民意,即可超越及突破台灣的黨爭,又何須步履踟躕,欲行又止?


其實,如昨日社論所言,陳雲林來訪,對民進黨亦是一顆燙手山芋。民進黨除了將面臨「挺獨 /挺扁」的內部鬥爭,亦將面臨台灣主流民意的考驗。從此一角度來看,屆時陳雲林在兩岸關係上,不啻將與民進黨或陳水扁競爭贏取台灣的主流民意,這將是兩岸關係史上的重大紀錄。


陳雲林來訪是否推遲,茲事體大。畢竟,海運直航及截彎取直等既定議題,皆不宜再拖;倘若延遲,可能撞上扁案起訴等變數,是否又再延擱?若竟延至明年,恐怕所有的味道皆將走味。何況,陳雲林到訪的意義,與綠營陳水扁或民進黨的抗議,及台灣社會的其他批評之聲,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最後皆將面對台灣主流民意的檢驗。因而,與其考慮推遲與否,何如考慮如何籌辦陳雲林的伴手禮?


因此,我們建議,不必拘限於熊貓、直航等已知項目,而應放開歷史視野,不妨從兩岸關係論述及開放國際空間等領域思考;倘若能藉陳雲林來訪,使台灣主流民意感受到一個「有尊嚴/有利益」的兩岸互動架構可望進一步體現,則海峽兩岸也許可以藉此共同成就一個超越及突破台灣藍綠黨爭的兩岸大架構。準此以論,陳雲林來訪,是危機,也是轉機。


連戰、吳伯雄、江丙坤往訪大陸,一片溫馨祥和的喜慶氣氛;但陳雲林來訪,卻必將是喧擾不寧、抗議遊行。這正是兩岸的差異所在,也正是我們一再重申這句話的道理:北京當局必須回應台灣的民主體制!


台灣充滿變數,唯一不可能改變的就是民主體制;所以,兩岸關係必定要建立在民主體制所表現的主流民意之上。


[2008/10/08 聯合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