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任内依赖机密情资 病态监视对手同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水扁在位时依靠情资,把吕秀莲、苏贞昌等绿营“天王”控制得紧紧的。(资料图)

中评社台北10月8日电(记者 林淑玲分析报导)陈水扁的超级“情报头子”、前“调查局长”叶盛茂被收押,供出他过去提供给扁的情资包山包海,诸如扁婿赵建铭笔录、与李登辉有关的新瑞都案笔录等都包括在内,再对照过去几桩重大事件,可以发现扁任内对“东厂”的依赖,俨然已经到了病态程度。

叶盛茂被押,扁权力操作的密码,顿时遭到破解。不过,说穿了也没什么,就是金钱和无限上纲的情资。他从各方面搜刮到巨额政治献金,再把一部分钱当成胡萝卜,奖赏听话的人,一次用新台币几百万、上千万元去砸,让拿到的人不手软,不听他话都不行。他是民进党最大的金主,有钱、有权,谁敢不臣服于他?

对于不听话的人,他藏在背后的棒子随时会拿出来。“调查局”、“国安局”每天都源源不断提供他各种情资,供他做任何运用。类似叶盛茂给他的公文、相关案件笔录等,都只是九牛一毛,更可怕的是包括对于政敌的监控、监听。可能连特定人牌桌上的对话,他都一清二楚,某绿营大老就曾私下说,“陈水扁知道的政坛八卦,没人能比得过。”

这种靠金钱、情资来巩固权力的手法,很像吸毒,因为好用,所以一刻都离不开,且愈吸愈重。扁在2000年上任之初,还不敢明目张胆使用这些情资,后来愈来愈嚣张,到2006年“国务机要费案”爆发,他的权力摇摇欲坠,就更是离不开对锦衣卫的依赖。叶盛茂当时如果不愿意配合,早就下台了;当时的“国安局长”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等候检方去发掘。

在2006年底红衫军于府前埋锅造饭,要逼他下台那段时间,陈水扁对情资的依赖,更严重到有如吸古柯咸的程度。由于扁如果下台,吕秀莲将马上“登基”,当时台北政坛人人都感受到吕的躁动情绪;还有人开玩笑,吕秀莲连“龙袍”都准备好了。据了解,当时扁为了防止吕秀莲结合红衫军叛变,对吕的监控简直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吕也怕到不敢随便让外人进出官邸、办公室,免得被扁认为是勾串外人密谋造反。

李登辉跟扁翻脸的导火线,也是出在扁不时恐吓他;遇到李也不是省油灯,两个人才会不时隔空叫骂。此外,陈水扁在2007年,民进党“总统”选举党内初选时,原本属意与他较为友好的苏贞昌;扁当时也用了不少手法,要阻止谢长廷出线。甚至传出,若干媒体爆谢长廷高雄捷运弊案的资料,便是辗转从扁系出来的;而这些资料就是来自“调查局”。

后来,谢长廷打败苏贞昌拿到2008大选入场券,陈水扁不死心,硬要谢苏配,同样也是软硬兼施,逼得谢长廷不同意都不行。但谢苏两人根本形同陌路,又轧上一个陈水扁,民进党有人认为,就是这样斗成一团才会输,也有几分道理。

陈水扁不止透过情治单位监控对手,也用情资控制绿营同志,叶盛茂落网之后,众多绿营大老尽管不敢讲出来,铁定是点滴在心头,背脊一阵凉意。

陈水扁南北取暖 民进党惨遭裂解

中评社台北10月8日电(记者 邹丽泳分析报导)扁家与特侦组的大斗法迈向摊牌阶段。陈水扁无力影响司法,连月来进行的取暖之旅,就不折不扣变成裂解民进党的先声,裂解民进党与支持者或绿色联盟的关系与情感,加速绿营分化。陈水扁在本土的历史定位将更加不堪。

陈水扁与被收押的前“调查局长”叶盛茂今天上午即将进行“世纪大对质”。在政治方面,扁叶对质后,扁随即南下云林拥抱群众,从陈水扁最近的风格,他今天下午可能会在造势场合吐露惊爆话题。陈水扁如何出招不仅检调关切,民众更是关切,政治动态将高潮迭起。

不可讳言,陈水扁能将人人皆曰不可的场面,玩到现今绿色群众开始同情他替他抱不平,甚至将愤恨矛头对准马英九及司法检调单位;他的反守为攻的功力,恰恰凸显“扁式民粹”的技高人胆大,也印证扁式语汇惊人的煽动力,让人叹为观止。

陈水扁的民粹手法,过去总是所向披靡,如今他面对的是一大堆交代不清的巨款,钱从何而来?是选举结余款?抑或企业政治献金?乃至不法来源?随着检调剥开一层又一层迷雾,收押人数从大帐房陈镇慧、白手套蔡铭哲、亲信林德训到扁妻舅吴景茂,检调如剥洋葱从外围剥到扁家核心成员。只差一步就到陈水扁身上了。

陈水扁在司法居下风,想以政治操作力挽狂澜。然而,以全案发展到现今的程度,他再怎么善于翻云覆雨,对司法的影响可能也相当有限。

贪腐核心遭攻陷 扁还能吃民主的豆腐

中评社台北10月8日电(记者 黄惠玟分析报导)陈水扁妻舅吴景茂遭到法院裁定羁押,成为扁家因弊案被收押的第一人,显示不少法官在心证上已经裁定扁家不法,这比检方侦办的态度更为积极,更直捣、进逼扁家的核心。当扁家所有不法遭到司法认定之后,扁难道还要继续吃台湾民主的豆腐吗?

经过将近两个月的侦办,负责侦办扁家相关弊案的特侦组,终于进入收网阶段,也终于摆脱外界对侦办拖时间,对扁家多所礼遇的质疑。只是,没想到,对扁家相关弊案采取积极行动的,并不是特侦组,而是法官当庭收押前“调查局长”叶盛茂的动作,这显然直接影响昨天检方声请羁押吴景茂的决定。

法官何以当庭收押叶盛茂,还给了叶图利重罪的大帽子?显然,法官对于检方过去2个月来的侦办动作也相当不满,特别是媒体大幅报导相关案情,还有扁家成员的态度,特别是陈水扁密集的“取暖之旅”,法官不可能对扁案没有感觉。

或许是受到社会氛围的影响,加上审阅检方卷宗之后,法官决定采取比检方更为积极的动作,来示范司法所拥有的强而有力的第三权。特别是对陈水扁过去两个月来藐视司法的种种动作,不愿在法律面前低头就算了,还知法玩法。因此,法官以当庭收押的动作,警告陈水扁及所有政坛人士,“天子犯罪与庶民同罪”的司法价值。

老实说,以扁家相关弊案来说,不管是检方或是法院都有太多可以羁押的理由。以“国务机要费案”来说,拿公款当私款就是明显的违法,而以蔡铭哲为人头的力麒建设贿款案,最后的近1亿元汇到扁家的户头,中间有无对价,等于是贪污认定的问题。至于叶盛茂的案子,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泄密案,而是朝图利重罪审理。

再以吴景茂来说,他不只是当扁家把钱汇出海外的人头。早在月前,吴景茂就坦承曾经透过银楼,以地下通汇的方式协助扁家把钱汇出境。显然,吴景茂不只是人头,而是共犯,且应该对扁家的帐户相当清楚,由他可以拉出的扁家犯罪线头不少,就看检方怎么拉。

至于陈水扁的下场应该没有人会怀疑,只是过程是被检方声请羁押再入监?还是法官当庭收押,让扁难看?或是扁直接认罪,自投法网?不管如何,扁的下场绝对很难看,只是在扁被押的那一刻,扁难道还要说自己愿意扛台湾民主十字架的话?尤其,当扁家贪腐罪证确凿之时,扁还好意思吃台湾的民主豆腐?


去了怕押不去怕拘 陈水扁被逼到死角

因为叶盛茂的案子,陈水扁面临“去了怕押、不去怕拘”的困境。(资料图)

中评社台北10月8日电(记者 康子仁分析报导)台北地院侦办的泄密、隐匿公文案,前天声押叶盛茂获准后,今天将第二度以证人身分传唤陈水扁出庭作证,不排除安排扁叶两人当面对质,让全案再度掀起高潮。台湾民众最关心的是,陈水扁是否会出庭,以及他到底会不会被当庭收押。

过去2个月当中,身陷“国务机要费”和洗钱案风暴的陈水扁,如今因为叶盛茂的案子,面临“去了怕押、不去怕拘”的困境,已经被司法逼到死角陷入绝境。

观察陈水扁卸任之后,面对扁家诸多官司的策略,一开始还想用司法诉讼的方式攻防,希望拖延侦查和审判程序进行,但显然走不通,外传他曾经找过王金平,希望用政治方式解决。现在则是不甩司法,走群众路线,把司法污名化,扭曲为马政府政治追杀的工具。

从吴淑珍在“国务机要费案”被起诉,却硬是拒绝出庭,就可以看出陈水扁根本不把法院放在眼里。连已经是被告身分的吴淑珍,都可以一连请假17次拒绝接受审判;以证人身分传唤出庭的陈水扁,想要他尊重司法准时出庭,恐怕不是容易的事。

从陈水扁日前在台南面对乡亲时脱口而出向特侦组呛声“来抓我啊”,似乎可以感觉得到,陈水扁已经做了最坏打算,也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要和司法对抗到底。

事实上,陈水扁和律师一定经过沙盘推演。虽然台北地院已经公开表示,检察官没有起诉的被告,不可能被法院审判、收押。但问题是,当天有检察官莅庭,一旦经过和叶盛茂对质,陈水扁露出马脚,当场由证人改列被告,向法官声请羁押,亦非全无可能,也就是说,只要陈水扁出庭,就必须承受不排除被收押的风险。

虽然陈水扁打从心理不愿意出庭,但问题是,他也得考虑不去的后果。审判长李英豪嫉恶如仇的个性众所皆知,一旦没有理由拒绝出庭,即使是证人,法官也可以下令法警或辖区警方拘提。每次都准时出庭的叶盛茂,只是因为没有吐实,就被法官下令当庭羁押,如果陈水扁恶意缺席,恐怕也得担心被法官强制拘提。

此外,吴淑珍上次拿台大医院的函件当挡箭牌拒绝出庭,已经引发台湾社会众怒,对扁家极为不利。在这样的氛围下,侦办扁家弊案的特侦组检察官,以及审理“国务机要费”和泄密、隐匿公文案的法官,如果还是放任陈水扁到处趴趴走,恐怕得承受更大的社会压力。

过去8年叱咤风云的陈水扁,如今陷入“去了怕押、不去怕拘”的险境,习惯不按牌理出牌的陈水扁是否出庭?会不会被收押,不到开庭没人能给肯定答案。

陈致中主导洗钱案 爱子若被押扁珍将崩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致中主导扁家海外洗钱,可能是下一个被羁押对象。扁家友人认为,爱子一旦被押扁珍将会崩溃。

中评社台北10月8日电/扁家洗钱案已到收网阶段,检调今天将传讯远东集团总裁徐旭东,追查其他弊案。最新一期台湾《壹周刊》报导,根据特侦组追查,陈致中在洗钱案中并非单纯人头,而是有主导权的财务总管,他还找国外理专处理海外7亿元密帐,加上“国务费”很多款项与他有关,连扁全家保险费、房屋税也都由“机密费”支出,陈致中将难逃贪污洗钱罪名。

报导指出,据扁家友人表示,陈致中是扁、珍最大的弱点,只要陈致中收押,扁、珍将会崩溃。

陈水扁不担心吴淑珍的司法问题,即使珍有罪也会保外就医;至于扁自己的犯罪,他还能承受得起。但扁、珍长期溺爱、宠爱儿子,已经达到无微不至的地步,若陈致中有牢狱之灾,大家都很难想像珍失去陈致中后,将会有什么结果。

扁家的贪污丑闻,经过2个月的清查,轮廓已经浮现,无论海外洗钱、“国务机要费”、力麒建设贿赂和SOGO案,所有钱进入玉山官邸后,都汇成一个大金库,再由官邸转往海外。整个核心灵魂人物,除了吴淑珍,就是真正负责管理扁家财务的陈致中。而吴淑珍胞兄吴景茂只是洗钱人头,钱经过吴景茂后,汇到陈致中夫妇帐户,就由陈致中自己管理。

报导称,根据内部高层人士透露,从2004年以后,吴淑珍的身体状况是江河日下,头脑虽然清楚,还能掌握扁家的财务决策,但已无能力瞭解复杂的海外洗钱程序,必须倚赖她最信任的儿子陈致中。

而除了在岛内与理专叶玲玲密切互动外,陈致中还找了一位外籍的理专担任理财顾问,帮他处理瑞士帐户的所有资金。特侦组即将在近日内约谈这名外籍理专,进一步突破陈致中的海外资金网络。

从洗钱时间点来看,正是吴淑珍将财经大权交棒给陈致中的时期,2006年以后,陈致中确实也开始扮演扁家财务主管的角色,绝非黄睿靓夫妇自美返台时在机场所说,他们两个“只是单纯的人头,是被支配的角色”而已。

2006年12月,艾格蒙组织第一次通报黄睿靓在英国泽西岛有5亿元的洗钱动作,当时扁家正因台开案遭到调查,扁家和赵建铭的关系已决裂,黄睿靓家族进而成为扁家信任和利用的管道,而居中安排的就是陈致中。

据检调高层人士指出,陈致中是和吴淑珍的理专叶玲玲会商最多的扁家成员,从岛内汇款海外,吴淑珍和陈致中的角色各占一半,但扁家钱由海外再转往他国的帐户,完全由陈致中负责,吴淑珍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熟悉扁家的人都清楚,扁任内后期,扁家真正主导和执行者就是陈致中,称他是扁家族的CEO绝不为过。

报导表示,不过,陈水扁对儿子极为保护,案发以来,都不让陈致中涉入太多,就连担任扁案的律师团核心成员李胜琛、林志豪等人,都没机会和陈致中坐下来开会瞭解案情。扁家海外到底有多少钱?何时汇出?如何转出?钱的属性为何?迄今律师团还是一无所知,根本无法替陈致中拟出辩护策略。

当律师团向扁询问时,扁常一问三不知推给吴淑珍,而吴淑珍又不愿意讲,让李胜琛有苦说不出,甚至数度想解除辩护律师的委任关系,只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由于陈致中在扁家金钱丑闻中扮演关键角色,因此,陈致中未来遭特侦组声押的机会极高,这对扁家将会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