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商末之从奴隶到将军 第四章烈烈殷商 第二章逃离燕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2/


趁着这个机会石头爬了起来,赶紧躲避进了混战的人群中。

正在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手臂被人突然拉住,受到惊吓的石头抬头一看,拉他的人原来是大脚。

大脚拖着石头朝战场的侧面跑去,一路小声说道:“走,救阿俊去。”

石头觉得这主意不错,连连点头称是。

由于战场后方有小臣督军,两人不敢后退,而是兜了个圈子进入聚落里。

就在前线交战正酣之际,刘俊却仍然在牢中不能动弹。

这牢虽然只是一圈梨痕,可刘俊不仅浑身伤痛,双腿更是被一圈圈的缠捆着,似乎陷入泥沼中,根本无法行动。

刘俊心想,这次如果不是鬼方人恰巧打来,自己一定死定了。可他并没有多少生存的喜悦,心里反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许是埋怨鬼方人让他失去了一次解脱这种苦难生活的机会吧。

现在月中当空,他就那么安详地躺在地上,心如止水地听着震天的喊杀声,似乎那只是两群打架的蚂蚁,只不过声音吵了点。

“阿俊,你没事吧。”

是什么人?刘俊勾起头吃惊地看着来人。

原来是大脚和石头来了,他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淡淡地说道:“是你们。”

“我们来救你。”大脚说完,上前来解开刘俊身上的绳索。

“阿俊!”

听到这低沉性感像极了梅艳芳声音的女声,刘俊一下猜到紫鸳来了。

果然他扭过头便看见紫鸳飞快地跑到了他的身前。

搂着紫鸳颤抖的身躯,他低声问道:“你也来了。”

紫鸳用坚定地目光看着刘俊说道:“我们离开这里。”

“去哪里?”

“去哪里,也比留在这里好。”

刘俊将目光转向了石头和大脚,虽然刘俊没有开口,可石头两人都知道刘俊在征询他们的意见。

石头和大脚对刘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在他们的潜意识中都认为刘俊不是一个平常的人,这不是从刘俊会算数,也不是刘俊会做香囊中得出的经验,而是一个见识不多的淳朴部落民的直觉,那是一种思想丰富的现代人所不能理解的直觉,他们直觉刘俊比他们更高明,跟着刘俊走会有好的生活。而且现在的燕,就像覆剿,“覆剿之下,焉有完卵。”虽然两人说不出,可他们明白这种道理。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跟你走。”

刘俊反倒有些犹豫了,这个时代荒野里生存极为困苦,虽然他在燕聚落过得并不好,可不管能否吃饱每天还有一餐,而在荒野里恐怕几天也不一定有一餐。这是刘俊亲自听到见到的事情,他跟着出猎曾经抓获过“野人”(相对于生活在聚落中的人),这些人极为瘦弱,提供他们一顿饱饭,他们甚至愿意成为祭祀祖宗神灵的人牲。刘俊也问过他们在野地里的生活,那简直是朝夕不保的生活,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天会死掉。四处都有猛兽,剑齿虎、林豹、豺狼、熊、鳄鱼、怪兽等等、等等,在聚落之外的广袤土地都属于它们,它们是森林和原野的真正统治者,任何活动在他们领地上的活物,都是他们的猎物。除此外那些几乎赤身露体,三五成群的野人,也是他们的最大敌人,单个的国人落入他们手中,惟一的下场就是化为他们肚腹中的粪便。

见到刘俊迟疑的眼神,紫鸳说道:“你怕吗?”

一个女人尚且不怕,何况我一个大男人,刘俊被紫鸳的话一激,立刻向外走去。

紫鸳知道刘俊在用行动回答她,她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向刘俊抛过去一件武器,嘴里说道:“接着。”

这是一把用上好的蚌壳打磨成的蚌刀,刀尖成三角形,刀刃自然地弯成弧形,刀身长一肘,锋利不逊于铁刀,刀柄用紫檀木做成,握在手上发出一股淡淡地清香味。

再看看紫鸳身上的葫芦、绳索、皮囊,外出之物准备的一应俱全,看来她是早就下了决心的。

既然定了,刘俊不在耽误,带头往外就走。他深恐迟了“燕”被鬼方人攻陷,那时候就自己的命运又落入他人手中了。

四人正匆匆行走在外出的路上,突然旁边身后有人喊叫道:“奴儿,给老子停下。”

刘俊回头一看,是燕聚落的“太子党”,阙、嘚、簋三人。

他心中一动,这三个傻蛋,难道不知道燕聚落都快没了,还在这里耍横。

心中虽然如此想,脸上却是神色如常,应道:“三位大人,我们正要外出。”

这三人一个拿着坚木棒,一个舞着骨匕,一个拉着弓箭,恶狠狠地冲上来说道:“你三个,今后跟着老子了,一会有鬼方人,挡前面,听到没。”

刘俊靠拢“嘚”说道:“听见了。”

突然拿着弓箭的嘚,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嘴里发出最凄凉的惨叫,苍白的脸疼得扭曲变形,浑身筛糠似的发抖,眼看是活不成了。

刘俊提着从“嘚”胸口抽出的蚌刀冷冷说道:“杀了他们。”

石头和大脚原本在平日的积威下对三人有些畏畏缩缩,这会见刘俊一声不响就杀了一人,两人胆气一壮,上前抢夺阙和簋的武器。趁着四个人扭住一团,刘俊从侧面和背后给了阙和簋一人一刀,两人只是花花大少,平日里连狩猎的本事都没学全,欺负弱小可以,跟刘俊三人比起来就差远了,何况刘俊这人不讲规矩,背后捅刀子。两个人临死也不敢相信平日见了他们大气不敢出的奴隶敢反了。

“三傻帽。”刘俊骂了一句。

看到石头和大脚分别捡起了坚木棒和骨匕,刘俊牵着紫鸳向两人说道:“我们走。”

紫鸳有些不忍,可事情紧迫,她咬着牙跟在刘俊身后大步离去。

四个人朝着背离战场的方向一路向外。

这时候部落里的人几乎全部去了战场,除了三个部落二流子开小差逃了出来以外,他们再也没有遇到其他人。

三个人一路很顺当地离了燕聚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