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三十三章节 灾劫(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1号命中……2号命中……”

“目标摧毁!”

“目标信号消失,再次核实!”

通讯电台里不断传来的报告声中,忙碌着的参谋人员在标图板上不断的标注出坐标点。

站在标图板前的北安普顿亲王-爱丁堡公爵-哈里王子一脸的漠不关心的模样,他在等待着那最后的核实报告。对于此次能否最终完歼那支‘幽灵’,哈里王子可是抱有着极大的期望。

“确认,目标区已无存活目标。”从‘欧洲鹰’无人侦察机发回的图像被清晰的链接到了‘驻阿欧洲军队指挥部’的作战显控屏幕上,一片废墟样的村落之间除了遍地的瓦砾和燃烧的车辆残骸,再没有活动的生命。穿破那袅绕的浓烟,镜头进一步的被推近,那倒塌的土墙之间除了一具具烧焦的尸体之外,还是狼藉一片的瓦砾。生命仿佛和这里绝缘了一般。

“确认目标地区完全摧毁!”航空联络官兴奋异常的喊道。指挥部里立即的爆发出一阵掌声以及那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交织在一起欢呼声。在这些欧洲人的眼里,他们最大的梦魇已经成为了一个过去式。没有这支‘幽灵’的存在,阿富汗局势的最终和缓将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也许就在明天,或许就在明天的明天,要不多久,这里将成为欧洲的势力范围圈。

只是无论是这些鼓掌而笑的军官们,还是有着北安普顿亲王-爱丁堡公爵这样响亮头衔的哈里王子,他们都并不知道,当那两架‘台风’战斗机投下八枚‘GBU-24/A Paveway III宝石路’精确制导炸弹的瞬间,欧洲就注定了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而这股代价却并不是欧洲所能够承受得起的。错误总是人犯下的,也总是需要人去偿还因为错误而付出的代价。

然而这个时候,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因为从这个时候看来,摧毁了那支‘幽灵’武装,带给阿富汗和欧洲的将会是双赢的局面。没有了‘幽灵’的支持,阿富汗国内所存在的所谓抵抗武装都形成不了什么气候,那些星星之火也成不了燎原之势。

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候,西方人的思维观点总是那样的一厢情愿,就如同西方社会主张二元论和起始论一样,哲学观起源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三位奠基者的西方世界,总是认为着万事万物都有一个第一因和一个最终归宿。而与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纳等认为理论应建立于对于事物的观察,而不是直觉或迷信的经验主义代表人物不同的,还有R.笛卡尔这样的理性主义者。他们所认为哲学都是经由思考和演绎推理而得出结论。

无论是哪种哲学观念都是欧洲人自我认识中的思考,他们从来都是更多的将自己的思维方式强加在别人的身上。正如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在阿富汗这片土地上,所存在着是宗教与民族共同的纠葛。而且欧洲在这种纠葛之中本来就是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因为无论怎么去理解。欧洲在阿富汗本身就扮演着‘入侵者’的角色。即便欧洲军团打着的是‘维和’的旗号。

欧洲人自然想不明白,如果能够想明白,他们也就不是欧洲了。当希腊文明和罗马帝国先后覆灭,当本是蛮夷的日耳曼人最终征服了欧洲大陆的时候,欧洲便已经开始了文明的堕落。当然了,这种堕落的文明随着工业革命的催化,资本主义直至帝国主义的形成之后,欧洲乃至北美的现代文明的诞生更多的是以自我价值观为中心。在这些***文化熏陶下的国家社会中,意识形态的存在早依然是潜移默化到了他们的血液深处、骨子底内。

有时候,文明的冲突甚至远远要高于国家利益的冲突,就如同在世界历史上所臭名昭著的‘十字军东征’一样,欧洲在漫长的历史之中,同样是一个野蛮者,一群对其他文化疯狂践踏的野蛮人。只不过在两百年的现代文明熏陶下,野兽忘记了自己本身的那份兽性罢了。

当中世纪的欧洲人将匈奴、蒙古人称之谓黄祸的时候,或者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本身就是对罗马帝国文化疯狂摧毁的蛮族入侵者。当现代的欧洲在全球范围内,口沫横飞着高谈阔论所谓‘民主价值’的时候,他们忘记了在19世纪前后,他们对世界范围内的其他文化的野蛮迫害。他们忘记了广阔的大西洋上的黑奴,他们忘记了被驱赶得流离失所的波希米亚人和犹太人,当然了,他们也忘记了在欧洲历史上那数百万被送上火刑架的有自主思维的‘女巫’。

其实在阿富汗这片土地上,欧洲人不止一次的扮演过丑陋的角色。英国殖民者的入侵,以及所充当着大英帝国与俄罗斯帝国之间的缓冲区的角色,都使得阿富汗这个国家饱经沧桑。而事实上,这个如今称为阿富汗的地区一直都是处在各个时期许多主要帝国的疆界边缘,波斯帝国、孔雀王朝、贵霜王朝、大唐帝国、大清帝国、大英帝国还有成吉思汗、亚历山大大帝以及美苏两个冷战时期的超级大国都先后在这片土地上建立过自己的势力范围。

正是因为这种种复杂的原因,阿富汗人除了骨子里的那种尚武情节之外,还拥有着与生俱来的血性。这种血性并不仅仅存在于阿富汗这个国家,还存在于这个国家内的每个民族的血液里,无论是少数族裔塔吉克族还是占统治地位的普什图族人,都是这样。同样的,无论是在阿富汗,还是在巴基斯坦部落的确,普什图族人也将这种血性带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地方。

如果将之前的那些在阿富汗国内的所谓清剿作战看作是一种手段的话,那么当德国空军JaboG -33 Büchel多重任务联队的两架‘EF-2000 Eurofighter’战斗机从空中对佩沙瓦部落区投下八枚炸弹的时候,但那些呼啸而落的‘GBU-24/A Paveway III宝石路’精确制导炸弹准确的将那片村落夷为平地的时候,欧洲已经彻底的将自己推到普什图族人,甚至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的对立面,而且这种对立是根本无法调和的。

白沙瓦的纳兰平初在第一时间内接到了发来的情报,并加以确认之后,难得的露出些许欣慰的笑容。在过去的这一个月里,印度、驻阿欧洲军团频繁的打出一连串咄咄逼人的狠招,虽不是招招致命,但却也是使得中、巴两国情报部门在阿富汗的活动大大受到了制约。

打破僵局的方法选择上,纳兰选择了最为简单直接,也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借刀杀人’。

或许在西方人和佩沙瓦部落区长老的意识中,就没有这样的一种意识。可是纳兰却做到了。却是那样的在一旁死棋之中,布下了暗子,盘活了这局僵棋。当一直为驻阿欧洲军情部门所熟悉的无线电频率开始接连不断的发送一些敏感讯号的时候,早已经严密监测的欧洲军事情报机构立即捕捉到了这要命的电台讯号。并迅速的确定了位置。

当然了,仅仅靠一部无线电讯号发射器还是不够的,在纳兰的指使下,阿卜杜勒-阿米德的ISI(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JIN(联合情报/北方局)的特工人员开始接连的出入佩沙瓦部落区,和那些多次拒绝合作的部落长老频繁沟通。摆开一副‘有事好商量’的架势。

临近的奥拉克扎伊、巴焦尔、本努、古勒姆、北瓦济里斯坦、开伯尔、南瓦济里斯坦、德拉伊斯梅尔可汗、科哈特,这些已经和己方达成盟友关系的部落区也开始在阿巴边境频频活动,所有的这一些假象更是让欧洲人认定了,该死的佩沙瓦部落区便是那支‘幽灵’武装最大的幕后支持者,那些让自己头疼不已的梦魇就躲藏在佩沙瓦部落区内。

而从阿富汗政府机构传出的消息似乎进一步证实了这条情报的准确性。于是在‘驻阿欧洲军队指挥部’和情报机构的策划下,驻阿欧洲军团决定深入到巴基斯坦境内,对佩沙瓦部落区的敌对武装部队进行清剿从根本上来解决这些麻烦。不过如果深入到巴基斯坦境内,势必会引起外交纠纷;而且是派遣地面部队侵入,还是动用空中打击,这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考虑到佩沙瓦部落区也是巴基斯坦‘联邦直辖部落地区’,虽然***堡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控制此地,但如果直接派遣地面部队侵入恐怕所引起的外交纠纷将是一件令人及其头疼的事情。而动用空中打击,则似乎麻烦会少一些。处于这样的考虑。驻阿欧洲军队决定绕开阿富汗政府(因为喀布尔政权也是普什图族人),来进行此次行动。

德国空军JaboG -33 Büchel多重任务联队在两天的时间内,接连出动6个架次的‘欧洲鹰’高空、长航时无人侦察机对佩沙瓦部落区进行了严密监控。甚至还有一名英国军情部门的特工人员在一名阿富汗向导的带领下,深入过佩沙瓦部落区进行情报搜集。

这进一步的情报活动更是坚定了驻阿军团的情报分析判断-没错,那些该死的‘幽灵’便躲在佩沙瓦部落区内。难怪一直捕捉不到他们的身影呢。这些该死的巴基斯坦蠢货。

当最终情报被证实之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德国空军JaboG -33 Büchel多重任务联队便立即调动了两架‘EF-2000台风’欧洲联合战斗机,挂载着军械部门改装的‘GBU-24/A Paveway III宝石路’精确制导炸弹在机场待命,随时可以发起空袭。而且为了能够完全摧毁目标,全部经过改装的‘GBU-24/A Paveway III’都是以油气装药取代了常规炸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