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3日中午,在彭州市龙门山镇银厂沟执行清理废墟任务的成都军区空军战士实在支撑不住,就地睡着了。 /从5月14日急行军32个小时到达甘肃省陇南市文县碧口镇以来,兰州军区某红军团在文县参与救灾的官兵已经在这里坚持19天了。他们当中,大的不过二十五六岁,小的只有十八九岁,被老乡们亲切地称为“部队的娃娃”。


《人民日报》的报道说,在工作的间隙,这些官兵们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通过日记,记录了下来。透过这些文字,我们看到了军人的奉献,也体会着军民间的鱼水深情。


我的战场在这里


士官 田 龙


5月17日。这还是我第一次到救灾前线。这里的受灾程度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到处是残垣断壁,山路也总不通。前面的工兵开了路,我们才能继续前进。


这里离家乡四川广元不到100公里,两小时就能到家。出发前没有来得及给家里打电话,不清楚家人的情况,很担心。现在一路走走停停的,对家人的思念更加强烈了。可是我的战场在这里,我不能回去。一个老乡对我说:“小伙子,我很佩服你,这里离四川这么近,你还能留在我们这儿”。


他不知道,我早已经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了啊!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列兵 曹 晟


5月20日。抗震救灾这段日子,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战友!作为人民子弟兵的一员,我感到无比光荣。


时间带走了我们的青春,但消融不了我们团结向上的意志;灾难冲垮了家园,但只会让我们越挫越勇,更加一往无前。


在挨家挨户的救援中,每一个人都是一首壮丽的凯歌。战友们高唱着真诚,谱写着感动,用无私的情怀串起感动的浪潮。一根木桩两个人抬,一个馒头两个人吃,一口清水两个人喝,“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为了乡亲们的微笑


列兵 杨 帆


5月21日。“康明斯”大卡车是我们的“专车”,被战友们亲切地称为“敞篷跑车”,这些日子,就是它载着我们“走乡串户”。


每当车子路过村镇,路旁的乡亲们都会投来肯定的目光,还会向我们鼓掌和挥手;后面车辆的驾驶员也会向我们挥手致意,有时候还会给我们敬军礼。动作虽然不标准,但我心里感觉很暖和。


为了乡亲们的微笑和挥手,我们一定要继续坚持下去,直到完全战胜灾难。


鼻子有点酸,可我不能哭


士官 杨 龙


5月26日。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帮助老乡收集可用的建材。我和班长爬到了二楼的顶上。忽然,我脚下打了个趔趄。“是余震,快跳!”班长一跃而下,我也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余震足足持续了十几秒,结果房子完全塌了。


后来的事让我怎么也想不到,这户老乡竟然给我们跪了下来,还一个劲地说:“好在没出事,好在没出事,你们要出了事,我可怎么办?!”我鼻子有点酸,可我不能哭!


我们这一代不会让祖国失望


列兵 徐 浩


5月29日。小时候总说长大了要当兵报效祖国,一直以为这个梦想很遥远,可转眼间已经成了现实。虽然我只有18岁,可是请祖国放心,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一定不会让祖国和人民失望的!


今天晚上,我担任小值日,严厉地批评了班长。每次参加任务,他总是把我们新战士排在最后面。前两天,有一个老乡被埋在了废墟里,班里领到任务去救人,班长却怎么也不让我参加,还说“怕吓坏小孩子”,真是让人生气。不过班长答应以后有任务让我们第一批上。终于有机会发挥作用了,很开心!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