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等待戈多”,暗送“菠菜”想换家电



1948年,是蒋介石焦头烂额的一年,当时的背景可从美国人的书看出来:


《中国震撼世界》(13) -- (美)杰克.贝尔登:

“一九四八年下半年,满洲的国民党部队退入城市,据说是奉命困守,以待杜威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倾全力援助蒋介石。在美国总统选举的几个星期之前,国民党第六十军和第七军带着他们的重型美式装备退守长春市区,林彪将军的人民解放军的一支小部队包围了该市。“


那么在美国的总统大选前夕是什么样子呢?

1948年,美国总统大选年,从选举一开始,民意测验的结果就对杜鲁门不利,

以后杜鲁门虽竭尽全力,但仍摆不脱不利的局面,共和党候选人杜威的民意测验得分远远超过了杜鲁门。杜鲁门和杜威从秋季竞选一开始,双方就展开一场竞选总统活动。《新闻周刊》杂志登载了全国五十个深有阅历的政治评论家的意见,用大号黑体字预测选举结局:五十位政治专家一致预言杜威能胜。全国第一流的民意测验专家埃尔莫·罗泊在九月份宣称:再搞民意测验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政界领袖加利福尼亚州的詹姆斯到纽约州的威廉都公开规劝杜鲁门不要参加竞选。杜鲁门左边,亨利·华莱士领导着进步党,他所奉行的纲领要把世界许多地区拱手奉送给斯大林。亨利·华莱士极力反对杜鲁门,说他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纵火者。杜鲁门右边,南卡罗来纳州的参议员斯特罗姆·瑟蒙德已领导州民主党人退出民主党,他希望南方会忘掉在阿波马托克斯谁曾向谁投降。共和党候选人自信必胜,因而在一曲曲高唱入云的团结颂歌中简直不屑于提及杜鲁门的名字。“杜鲁门总统”,康涅狄格州女众议员克莱尔·布思说,“毫无当选的希望”。杜鲁门的竞选列车开到宾夕法尼亚州,当他走下总统快车登上讲台时,一位议员的姐妹在乐队演奏《总统万岁》时,从鲜花做成的自由钟里放出一群鸽子。这两个女人的全家都是职业自由主义集团的成员,这个集团正试图使民主党和全国确信:姑息可以获致与斯大林和好。鸽子群中有一只瞎飞到高处楼厅上,一头撞着神板死了。纽约州的一位代表当时看见这种情况,他把哈里·杜鲁门就比成那只死鸽子了。大家都认为杜鲁门是选不上,兆头不吉。



民主党候选人杜鲁门在选举前处境不利的形势使蒋介石看到了希望,他知道共和党人杜威在反共上是非常坚决的,不像杜鲁门那样对共产党态度暧昧有缓和余地。

蒋介石的智囊团和蒋介石本人一致认为:杜威如果获胜,就意味着美国政府不仅不会像杜鲁门那样设法赶蒋介石下台,反而会坚决支持蒋介石,那么美国控制很紧的对蒋介石的“有限援助”政策就会结束,大批美援就会源源而来。

蒋介石看到杜威胜利在望,便毫无顾忌地要支持共和党候选人杜威当选。

蒋介石先是特命中国驻美大使顾维钧向杜威授特种“吉星勋章”,并命当时在美国的孔祥熙、孔令杰父子大肆活动,为杜威拉选票。

为了表明对杜威的坚决支持态度,蒋介石命陈立夫携400万美元,以参加“美国道德重整会”的名义,在美国两院议员中,大肆活动。

蒋介石派陈立夫访美,向杜威面交一封蒋的信。尔后陈立夫在与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范登堡的谈话中,话题已经转向美国“新政府”能为中国做些什么了。投票前夕陈立夫回到了上海,迫不及待的向上海《新闻天地》周刊发表谈话称,“杜威之当选为美国总统,几乎系一定不移者”,“如果杜威当选,对于以军事援助中国,将采取一种非常的办法”。

蒋介石的代表的活动,引起了杜鲁门的注意,尤其是陈立夫携巨款在美国上蹿下跳的

活动,使杜鲁门相当反感。他说:“他们使许多众议员听他们吩咐。”

可是,蒋介石终于打错算盘,在大选举行前的最后一个星期,杜鲁门神话般地扭转了选举局势。

1948年11月7日,杜鲁门在美国大选中击败了杜威,当选为美国总统。

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蒋介石傻眼了,无异于晴空万里听到霹雳之震。

蒋介石接到驻美国大使馆的情况汇报时,除了以国府名义向杜鲁门特发祝贺电外,还特派大使前去祝贺。他和夫人也亲笔写了封十分热情的信,在信中谈到是上帝安排杜鲁门先生得以再任总统。并系列地叙述了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最后声称:“支持国民政府作战目标的美国政策,如能见诸一篇坚决的宣言,将能维持军队的士气与人民的信心,因而加强中国政府的地位,以从事于正在北方与华中两地区展开的大战。”

这时候厚着脸皮给杜鲁门送“菠菜”,想换点家用电器了。

这封信写得很明白,是要美国向中共公开宣布支持国民党,并派兵遣将参与中国内战。

蒋介石的请求遭到杜鲁门的拒绝,杜鲁门又不笨,其人又是心眼比针鼻还小的人,但是出于礼貌又要回复祝贺信,他在所发出的复信中仅指出:

“美国业已给予中国援助。目前给你的政府援助武器,将会更多地落入共产党军队的手中;援助经济,将会更多地落入私人腰包里。直接指挥国民党军队作战,美国又能获得什么利益?一时国会不会有更多的议员举手。”

此一回响,不仅仅对蒋介石个人,而且也对全体国民党人无异于头上浇冷水。


蒋介石还不死心,又决定由宋庆龄出访美国,以协商美援事宜。

宋美龄急忙与美国国务卿马歇尔通长途电话,她表示愿意赴美一行。

马歇尔在电话中表示欢迎,但要来美龄以私人贵宾身份赴美,不准宋美龄用国民党专机在美国降落,美国可以派飞机接宋美龄。

在蒋夫人动身之前将中国的危机向美国人民广播。宋美龄在南京对美国用英语发表广播讲话称:“我可以向美国人民保证,我们有决心继续从事剿共的正义之战。总统和我只要一息尚存,必将坚决作战以解除万恶共匪的威胁。”她说了一些乞求美国政府从速援助国民党政府的话语。

同一天,中共中央就南京国民党政府要求美国政府给予军事保护发表重要声明:“国民党现已即将覆亡,任何外国政府给予国民党政府的任何援助,及其与国民党政府订立的任何协定,既不能够挽救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亦不能够守护该外国政府的利益,此项援助及协定之唯一前途,即为随国民党政府同归于尽。”


蒋介石和一些重要官员在总统官为宋美龄饯行。因为不是专机去美国,总统不能亲自送到机场,但他有些难割舍夫人及对此次宋美龄之行的期望,便悄悄穿便装赶到飞机场送行。美国此次仅派一老式海军飞机来迎接,对中国第一夫人来说是太寒酸了,可以看出华盛顿官方对蒋夫人的态度多么冷淡,接待档次由此可见。这次蒋夫人估计不会像1943年那次拜会罗斯福那样住进白宫,所以没带佣人蔡妈,也没有携带那么多东西。她估计杜鲁门总统不会请她住进白宫的,大概要住在旅馆里。飞机载着怀有沮丧心情七上八下的中国第一夫人飞向美国了。

1948年12月10日,杜鲁门夫妇约见宋美龄,宋美龄向杜鲁门提出了再提供30亿美援军事援助的要求。

杜鲁门回答说:“美国只能付给已经承诺的援华计划的40亿美元,这种援助可以继续下去,直到耗完为止,美国不能保证无限期地支持一个无法支持的中国。”

随后,杜鲁门向报界发表了一个声明,宣布美国向蒋介石提供的援助已经超了38亿美元。

那么,小学生都会算:美国人只能给2亿美元,而且谁知道什么时间才能给。

在美期间,杜鲁门仅礼节性地见过她一面。马歇尔也很少与她见面。宋美龄向美方重申了蒋介石的3点要求,但无人理会。杜鲁门通过副国务卿维特向宋美龄表示,她此行并不成功,暗示其应早日回国。但宋美龄犹不甘心,在被雇佣的游说活动代理人柯克兰的安排下,通过亲蒋的国防部长约翰逊向杜鲁门递交一份备忘录,但美方对此置之不理。宋美龄在美国的游说活动引起国务院的不满,马歇尔夫妇向其表示:她早日回国对中国更有帮助。蒋介石后来说他的夫人在美国遭受了“屈辱”。


宋美龄自1948年11月28日赴美求援,至1950年1月才回到台湾。可以说此行收获颇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