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田事变中的彭德怀与毛泽东[zt]

富田事变中的彭德怀与毛泽东

1930年11月1日,总司令朱德、政治委员毛泽东颁布《移师赣江东岸,诱敌深入,待其疲惫而歼灭之》的命令,正式拉开第一次反"围剿"斗争的序幕。适于此时,根据地内部又掀起了一场以反AB团、改组派为主要内容的肃反运动。


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赣西南特委仅在特区苏维埃政府机关就枪杀、逮捕了部长6人,嫌疑犯六七人和25%的工作人员。与此同时,肃反的淫风恶浪袭向主力红军。在不到30天内,红一方面军有几十个团长被杀,4000余名指战员被抓。有的老同志回忆说,在当时政治保卫局所在地附近河滩上,尸横遍地,河上腥红。


1930年12月上旬,鉴于敌情紧急,毛泽东、朱德率总前委奔赴前线,指挥作战,把改造赣西南组织的任务交给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


李韶九,又名李柏成,湖南嘉禾北街人,当年只有26岁。1930年12月5日,他带着一连人马日夜兼程,赶往富田,帮助江西省行委、省苏维埃政府和红二十军整肃AB团。李韶九到达富田,立即逮捕段良弼、李白芳、谢汉昌(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金万邦(省苏军事部长)、周冕(省苏财政部长)、马铭(省苏秘书长)、刘万清(原四军政治部主任)等8人。


从7日到11日,李韶九不分白天黑夜,四处捕人、审讯。仅在省行委、省苏两机关和政治保卫队即破获"AB团"120余名。10日夜,李韶九下令枪毙要犯17人;11日夜,又下令处决24人,其中有省行委员7名。


总前委希望通过肃反来清除内部隐患,挽救赣西南地方党和政府的"危机",12月8日又派总前委秘书长古柏到富田,加强肃反的领导力量。9日,富田肃反人员兵分三路,掀起更大规模的捕人狂潮。


由于李韶九等人的滥捕、滥杀,终于酿成了富田事变。


12月12日上午,红二十军174团团长刘敌等发动第174团1营官兵包围军部,捉住军长刘铁超,释放谢汉昌。李韶九当时正好不在军部,闻讯后慌忙逃往富田。


12日下午,谢汉昌、刘敌率部由东固冲到富田镇,包围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将省府警卫连缴械,释放全部被捕的所谓"AB团"案犯。在慌乱中,古柏和省苏维埃主席曾山乘夜逃走,李韶九和中央提款委员易尔士被捉拿。13日晨,红二十军在富田镇广场举行群众大会。控诉李韶九刑讯逼供的罪行。趁群情激动之时,刘敌在会上造谣说:"毛泽东反水了,变成了许克祥第二,我们要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德、彭德怀、黄公略。"13日下午,刘敌、谢汉昌将红二十军拉往赣江以西,宣布脱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领导。15日夜晚,段良弼、李白芳在河西永阳召开扩大会议,宣布他们是"合法"的江西省行委。会上,省行委常委丛允中根据自己的无端猜测,称李韶九捕捉AB团是受毛泽东指使,是毛泽东希望将江西老干部一网打尽,造成清一色的毛党,安安稳稳地当皇帝。富田事变像冬日炸雷,霹雳一声,将总前委惊呆了。毛泽东未料到事态短时间会如此恶化,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等军政要员也被突如其来的事变搞得措手不及。12月中旬,彭德怀率三军团2万余将士进至东山坝。12月17日,彭德怀与朱德、黄公略联合发表宣言,对毛泽东毫无保留地表示了支持。12月20日,时近子夜。三军团前委秘书长周高潮不待应允,便闯进彭德怀的总指挥部,急切地说,"彭军团长,永阳省行委有急信送到。"永阳省行委是富田事变领导人自行成立的"中共江西省行动委员会"。彭德怀拆开信函,不禁吃了一惊。永阳省行委的密信是写给彭德怀、朱德、黄公略3人的。信在一开头,便大声疾呼:"同志们!党的大难已经在面前!党内永远就这样暗无天日吗?我们只有痛苦,只有为党流血,我们分数起送信给你们,如果此信再不能送到,又落到奸人手上,我们只有流血。为党我们死不足惜,党内的阴谋是永远无法揭破。"永阳省行委所说的"奸人"是指毛泽东,所谓的"铁一般的证据"是指毛泽东给古柏的密函:


古柏同志:


据各方形势的转变,及某来信,我们的计划要赶快些,我们决定捕杀军队CP与地方CP,同时并行,并于捕杀后,即以我们的布置出击,仅限三日将赣西及省行委任务完成。于拷问段、李、王等中坚干部时,须特别勒令招出朱、黄、滕、彭系红军AB团主犯,并已与某方白军接洽等罪状,送来我处,以便早日捕杀,迅速完成我们的计划。此信要十分秘密,除曾、李、陈三人,任何人不得告知。


毛泽东


1/12抄


永阳省行委在致彭德怀的信中,信誓旦旦地说:"我们费了一夜推敲","我们可以头颅来保证这个文件的真实,不是捏造。"永阳省行委最后提出:":你们得此信后,须火速有一个整个的布置把毛(泽东)周(以栗)及其走狗一齐扣留。"彭德怀凝视着毛泽东致古柏的密函,心中十分躁乱。从字迹上,凤舞遒劲,挥洒自如,一望而知是毛泽东的字体。而且,毛泽东的行笔走偏锋,时而密成珠团,时而疏可走马,似连实断,形断意续,别人很难摹拟。


"送信的人呢?"彭德怀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周高潮回答:"送信人走了,追也追不到了。"这样重大的事件,不派重要的人来进行商谈,却派了一个普通农民青年。这个送信人既不要回信,又不要收条,不肯多呆片刻,追都追不上。一连串疑问和迷惑涌上心头。彭德怀逾发感到蹊跷,觉得有名堂。


彭德怀便在油灯下仔细端详这封密函。突然,最后署名日期映入彭德怀眼帘,他心中一亮。原来毛泽东写信,遇到数字时均用汉字,即使是年、月、日也是用汉字,从不用罗马字和阿拉伯字。彭德怀于是断定,这封密函是捏造的。事实证明了彭德怀的判断。所谓毛泽东给古柏的密函是富田事变领导人丛允中精心伪造的。21日上午九时,三军团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彭德怀把昨夜发生的事情的原委和自己的怀疑、判断全盘托出并毫不隐讳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富田事变领导人伪造信件,陷害同志,企图分裂一、三军团,破坏总前委粉碎白军进攻的计划,公开宣传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彭、黄,这不是党内路线争论,而是反革命的行为。"


三军团前委扩大会议通过了彭德怀起草的宣言,提出"拥护总前委,拥护毛政委,一、三军团团结一致粉碎国民党进攻。"会后,彭德怀派邓萍亲自将永阳省行委的信和红三军团的宣言送到总前委。


彭德怀此举不仅出乎丛允中等人意料,也令毛泽东一生感佩。35年后,毛泽东虽然罢了彭德怀的国防部长,但一提起往事,仍然止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反革命的富田事变,写出了三封挑拨离间的假信,送给朱德、彭德怀和黄公略三人。彭德怀立即派专人将此信送来,三军团前委还开了会,发表了宣言,反对了富田事变,这件事处理得好。"


半年后,王明"左"倾路线对富田事变参加者进行了严厉的专政,红二十军排以上干部被处决。


(摘自《党史天地》2004年第3期 作者 少华 大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