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动总理的记者博客!

10月6日,国务院组成了山西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对这起当初被披露为仅“造成11人死亡的山体滑坡事故”进行调查,以彻查事故中有没有瞒报谎报的行为。而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德学也表态,这起事故并非当初所认为的是一起自然灾害,而是重大责任事故。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政府网站上发布的消息称,目前已经发现了41名遇难者的遗体。


王君现场指挥娄烦搜救这起事故之所以出现了从“自然灾害”变为“重大责任事故”如此巨大的逆转,源自于《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在其博客上发表了举报信《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

真相披露一波三折


2008年8月1日,山西省娄烦县寺沟村尖山铁矿发生了山体滑坡的事故,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有11人被埋。后此事被当地确定为一起因为山体滑坡所致的自然灾害。


8月底,《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和特约撰稿人王晓发表了《娄烦:被拖延的真相》,指出娄烦事故存在着瞒报谎报的行为,死亡人数至少在41人以上,而且事故也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9月14日,孙春龙在博客上发表了《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的举报信,再次指出娄烦事故中存在的问题。


9月17日,温家宝总理和国务委员马凯在“有博客刊登举报信反映8月1日山西娄烦县山体滑坡事故瞒报死亡人数”上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山西省人民政府和国务院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组进行核查。


国务院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组研究决定,由山西省人民政府组成调查组。同时,成立由国务院“9·8”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有关人员组成的“8·1”事故核查指导组。从9月22日至29日一周时间内,核清了死亡、失踪人数,累计找到了41具遇难人员遗体,另有6件残肢。


经国务院批准,10月6日,国务院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成立。事故调查组还邀请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同志参加。


安全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7日说,国务院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已把是否存在事故瞒报作为重要调查内容。


对话孙春龙


不披露这件事 是记者的失职


孙春龙,山西人,1976年生,现任《瞭望东方周刊》社会调查部主任、主笔。


记者:您如何关注娄烦事故的?


孙春龙(下简称孙):当时我看了关于这一事故的报道,第一反应就是其中会不会存在着瞒报。网上“娄烦吧”里也说死亡人数有隐瞒。我在山西的朋友也这么说。于是,我就赶到了娄烦进行采访调查,我的同事王晓则在北京配合我的采访活动。


记者:能否介绍您在娄烦采访的情况,遇到了哪些困难和阻力?


孙:当地政府对记者采取了严查的措施。万一泄露记者身份,会被“请”出娄烦。


我在班车距离当地的检查站还有数百米的时候就下车,步行进入了娄烦,进入娄烦后,我住在工地上。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我都是乔装采访。到事故现场的路上,也有三道关卡进行盘查,我只能绕远路,绕过关卡到现场进行采访。


记者:您整理出了41人的死者名单,这份名单是如何得到的?


孙:当时有很多家属住在当地的宾馆里,我让数十名家属把遇难亲人的名单写出来。为了核实这份名单,我的同事王晓还按照名单,一个个打电话到所在的村子里去问,最终确认了这份名单是准确无误的。


真相披露一波三折


2008年8月1日,山西省娄烦县寺沟村尖山铁矿发生了山体滑坡的事故,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有11人被埋。后此事被当地确定为一起因为山体滑坡所致的自然灾害。


8月底,《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和特约撰稿人王晓发表了《娄烦:被拖延的真相》,指出娄烦事故存在着瞒报谎报的行为,死亡人数至少在41人以上,而且事故也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9月14日,孙春龙在博客上发表了《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的举报信,再次指出娄烦事故中存在的问题。


9月17日,温家宝总理和国务委员马凯在“有博客刊登举报信反映8月1日山西娄烦县山体滑坡事故瞒报死亡人数”上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山西省人民政府和国务院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组进行核查。


国务院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组研究决定,由山西省人民政府组成调查组。同时,成立由国务院“9·8”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有关人员组成的“8·1”事故核查指导组。从9月22日至29日一周时间内,核清了死亡、失踪人数,累计找到了41具遇难人员遗体,另有6件残肢。


经国务院批准,10月6日,国务院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成立。事故调查组还邀请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同志参加。


安全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7日说,国务院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已把是否存在事故瞒报作为重要调查内容。


对话孙春龙


不披露这件事 是记者的失职


孙春龙,山西人,1976年生,现任《瞭望东方周刊》社会调查部主任、主笔。


记者:您如何关注娄烦事故的?


孙春龙(下简称孙):当时我看了关于这一事故的报道,第一反应就是其中会不会存在着瞒报。网上“娄烦吧”里也说死亡人数有隐瞒。我在山西的朋友也这么说。于是,我就赶到了娄烦进行采访调查,我的同事王晓则在北京配合我的采访活动。


记者:能否介绍您在娄烦采访的情况,遇到了哪些困难和阻力?


孙:当地政府对记者采取了严查的措施。万一泄露记者身份,会被“请”出娄烦。


我在班车距离当地的检查站还有数百米的时候就下车,步行进入了娄烦,进入娄烦后,我住在工地上。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我都是乔装采访。到事故现场的路上,也有三道关卡进行盘查,我只能绕远路,绕过关卡到现场进行采访。


记者:您整理出了41人的死者名单,这份名单是如何得到的?


孙:当时有很多家属住在当地的宾馆里,我让数十名家属把遇难亲人的名单写出来。为了核实这份名单,我的同事王晓还按照名单,一个个打电话到所在的村子里去问,最终确认了这份名单是准确无误的。


孙:没有,只是想披露此事。记得我在采访的时候,很多家属都失声痛哭。他们在最初的时候并不信任我。他们说,很多记者都到娄烦去采访了此事,但是都没有发表报道。我向他们承诺尽最大的努力来披露此事。我忘不了家属们眼巴巴地看着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们的情景,如果我不披露这件事情,就是我作为一个记者的失职。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


尊敬的王君代省长:


就在我向你写举报信的时候,你的职务刚刚有了很大的变化,从安监总局到山西省,这个变化更坚定了我给你写这封举报信的信心。


一个多月前的8月1日,山西省娄烦县发生山体滑坡,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最初的报道中,死亡的数字为9人,这个逼近于10人死亡人数节点的数字,引起了我的怀疑,职业敏感和责任心让我对这起事故进行了多方打探,所有的渠道得到的信息都是,死亡人数最少在百人以上。


随后,我只身去了娄烦县,在几天的调查中,我落实整理出了一个死亡41人的名单,有名有姓,甚至家住哪里都一清二楚。而且我相信,我所能整理打探到的遇难者,不是全部,甚至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真正死了多少人,这不是我一个小记者所能查清的事情,但我落实的人数已经证明,这是一个特大事故。


随后,我的一位特别敬业的搭档王晓以举报人的身份向你当时供职的安监总局进行了电话举报,接电话的人称,山西省上报的死亡人数是11人,你们也接到好多举报,但还是以省里的数字为准,有什么确切证据可以再向你们提供。态度最坚决的是山西省安监局,接线员直接称死亡上百人“不可能”,“有人还说死了上千人,都是传言”。娄烦县委宣传部更是再三叮嘱我们不用去现场采访了。


8月底,我和搭档王晓采写的文章《娄烦:被拖延的真相》在我所供职的媒体发表,有多家网站对此文章进行了转载。一个让人惊讶的事情是,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所有网站转载的该文章均无法打开或者打开后直接跳转到了首页。


之后,我们将这篇文章传真并快递给了安监总局,那时你还是局长。我们得到的反馈是,领导(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本人)对这篇文章进行了批示,要求重新查处。虽然那时我们被告知,调查需要两三个月,但我们依然对安监总局充满了信心。


而后来的事情让我感到惊讶,你们再一次反馈,这个事情已转交给山西省政府,由当地政府查处……


我之所以把“山体滑坡”4个字用引号引起来,是因为我并不认可这是这起事故发生的原因。发生滑坡的的确是一座山,但那是一座褐色的山,是用废矿渣堆起来的一座高耸百米的山。它的滑坡纯粹是因为人的因素。遗憾的是,当地政府在谈到这起滑坡的原因时说“下雨是其中原因之一”。


同样的指责发生在9月8日的山西省襄汾县铁矿尾矿溃坝事故中,当天的权威新闻报道称是“暴雨所致”。


幸运的是,在党和国家领导的重视下,襄汾的事故得到了积极的处理和救援。而娄烦的遇难者呢,他们至今依然葬在那座倒塌的铁山之下,在挖出11具遗体之后,救援莫名其妙地停止了。


部分村民到当地县政府上访,要求尽快挖出自己亲属的遗体,但有多人被民警带走扣押长达8个小时。


这是一封举报信,所以我还是把我已经调查落实的遇难者的名单再一次呈给你。当你看到这41个人的名单时,你会感觉到有41双眼睛正在盯着你,充满期待。


2008年9月14日夜


信中披露的41名死者名单


娄烦县马家庄乡寺沟村:司为大、李改文、王铁旦、苏先先、李亮则、司玉英、王德存、娄红艳、郝爱存、李区祥、郝三花、苏佳伟、苏佳丽、苏金婵;


娄烦县天池店乡南岔村:高元清;


娄烦县天池店乡天池店村:崔满生;


交城县东坡底乡中家沟村:李虎贵、李来贵、李健、赵学文、郝冬则、方根大;


交城县东坡底乡杜里会村:马富锁、弓烈鱼、马耀辉;


交城县东坡底乡马安坪:崔书义、闫还娥;


交城县东坡城底乡李家沟村:胡四新、武耀强、武文强;


方山县马坊镇杨家沟村:郭区贵、张淡俊、郭旭东、郭霞霞、郭慧慧、郭旭东儿子;


方山县积翠乡邦罗村:马季平;


临县木瓜坪乡郝家岔村:高来顺;


甘肃省广河县三甲集镇头家村:马建林、马麦木、马福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