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早期的作战部队,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他们在训演操练,行军打仗等有关行进中的表现,就和咱们今天列队去食堂用餐一样,离散懈慢,毫无军旅生气。只是我们手中拿的是餐具,显得稀松平常,而军人们的手中持有兵器,因而略显威严。

那个时候,对于一支武装力量来说,它不仅仅是用在御敌于国门之外,或用于镇压平叛等方面,在内部的其它辅助事物上,它也是经常用得着的。比如高级行政长官甚至皇室人员下来视察,你总得列队欢迎,以示军威吧?有外史朝拜晋见,你也总得列队欢迎,以示国威吧?就是说,你不但有行军作战的机会,还有你部队“做秀”的机会,谁让你是一支现成的队伍,还最容易组织召集,并且不用支付高额的出场费来着。

诚然,并不是每一支军队都有作战或者“做秀”的机会,因此,它们的队列表现水平并不整齐划一。为了使它们在未来“做秀”时能得心自如,并且能显得更好看一些(注意,这里是用于“做秀”,而不是用于作战需要),就有必要专门训练出一支队伍,所以,仪仗队也就自然而然的应运而生了。

初期的仪仗队只是样子部队,玩的是花拳绣腿,除了“做秀”以外,对军事上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建立它的初衷就已经决定了它的使命。

而同一时期的战斗值班部队(包括戍边,内卫,海外占领军等),为了保持士兵的体能和健康,具有一定卫生常识眼光的部分指挥官,就命令士兵出早操。至于这个时期所谓的早操,它主要表现为士兵三三俩俩的,漫无目地的在营区晃悠,就其严谨程度来说,尚不及今日的囚犯放风。而部分具有敏锐眼光的指挥官,则命令士兵们要象仪仗队练习那样出早操,因为那样能显示出士兵的朝气,能显示出军队的威严。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各个国家的军队,包括列强们的军队,在步兵操典和日常操演方面,对于行列训练仍没有严格的规定,都是随心所欲,各行其是。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初期,列强们的军队在战场上疲于奔命,在后方,也是加紧训练新兵的基本作战技能,因而对行列训练根本无法顾及(虽然也有进行队列训练的,但属凤毛麟角),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随着战争进程的不断加快,士兵的需求量也理所应当的持续上升,后方的新兵也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了前沿阵地,这些新兵也和幸存的老兵遂行同样的战斗任务,无非是值勤,巡逻,冲锋等。

经过几次战斗之后,有一位细心的德国下级军官发现,经过队列训练的士兵,其纪律性和对战斗命令执行的坚决态度,要大大的高于没经过队列训练的士兵。比如,你无论下达冲锋或者撤退命令,经过队列训练的士兵都会立即执行,而没经过队列训练的士兵,虽然最终也执行了命令,但总是要慢半拍,因为他们总是要左顾右盼一番。

这个就象港台影视剧中有的画面,如果有警官在大街上一声令下:“不许动”!嫌疑犯或犯有前科的人,他们总是率先抱头蹲下,而正常公民则表现为左顾右盼,不知所措。

同一个时期,敌方英国有一部分军官也发现了这个有趣现象。于是,通过逐级向上反映推荐,敌对双方不约而同的,都在新兵训练中搞起了队列训练,并将这一理念加入了步兵训练操典中。

队列训练也并不是全优无害的,和任何事物一样,它即有利,也会有一定的弊端。它往往会使士兵们过于教条,过于机械的执行命令(二战中的德军和日军都犯有这个毛病),这个情况对作战是极为不利的。所以,在对士兵进行队列训练的同时,还要不断对他们进行心理上正确的疏导,以提高士兵对战斗命令的理解和判断能力。否则的话,那可真就成了军事教条主义,或者其它单纯军事什么的了。

单就队列训练方面而言,我军多年以来一直是处于世界先进行列的(红军时期除外,那个时候多是执行教条的苏联红军的标准),这在我军的日常展现和国庆大典上都能看的到,当然,这些只是一部分表面现象。而其真正的内涵,则表现在我军具有铁的纪律,钢铁般的意志,以及前赴后继,一往无前,战无不胜的大无畏无产阶级革命精神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