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11.html


在这个隐匿的小岛之上,老谋深算的菲尔斯顿早就有所准备。对于眼前这个身份特殊的李小锋,他自然颇为谨慎。在这个行当之上行走,对于任何的疑惑都不应该掉以轻心,这一点足以让他多年来游历世界而从不翻船。不管是刘氏的眼线,还是亨利的情报,这两种庞大势力的交割必然为后来的厮杀埋下了隐患。这一点,菲尔斯顿同样早早作出了自己的应对方案,对于他这种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必要纠缠在这些刀光剑影之中。要知道死在活人的手下,确实算得上是一种巨大的讽刺。

表面上看来,菲尔斯顿随行的几个部下不像是那种穷凶极恶之徒,其实这点就连自以为是的亨利也被骗的团团转。早些时候,菲尔斯顿就已经在西北安插了自己的势力范围,更为重要的是他通过各种各样特殊的渠道,为自己今后的行动铺平了路子。和李小锋之间的某种君子协定,更多意义上是用来削弱刘氏集团的力量罢了。至少在这一点上,王凯和菲尔斯顿的出发点截然相反。最为可悲的就是,此刻的李小锋显然已经成了两大势力之间较量的一颗重要的棋子。

和刚刚涉足这个复杂社会的混沌小子相比,此时的李小锋早已经长满了心眼。就连之前在仓库之中发生了一些列事情,他也早有了必要的心理准备。只不过真正死在自己眼前的那个熟悉的女人,完全有理由确定并非张瑶本人。要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某种默契,早就已经超乎了普通的合作者,这一点则是王凯,严凤越等人始料未及的。对于一个几乎丧失立场的人而言,这个小岛上整日面临大海多少有些寂寞苦涩。不过和菲尔斯顿之间不多的接触之中,李小锋早已经察觉到此人诸多手段。从某种意义上讲,李小锋此刻真正成了一个可有可无之人,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即使站在自己人的面前,也无法给自己辩驳,无疑是个天大的悲剧。

时间终于还是将这些远离尘嚣的人,推上了尘世的边缘。海上突然席卷而来的大浪似乎在警告这些穷凶极恶之徒尽早的收手,不要再去打扰那些故去的亡魂。急促的大雨更是重重的砸在地板之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响。李小锋只听见门外想起来阵阵的脚步声,这才连忙从窗户的缝隙向外窥探。

匆忙赶来的朱墨,面色有些暗淡,神情更是出奇的诡异,被大雨淋透的身上显得单薄了很多。他低声说道:“小锋,该是我们行动了时候了!刚刚收到的情报显示,滨海方面已经开始行动,而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紧紧的更随在这些人身后,渔翁得利。”

李小锋暗自觉得甚为可笑,却也并无话说。只是轻声叹了一声道:“爷爷的,要是在这里继续呆下去的话,老子非得发霉不可。那不知道菲尔先生有什么安排没有?”

朱墨道:“我过来就是叫你过去商量下一步的具体行动,当然这也是菲尔斯顿先生的意思。对于像他这样一个老江湖而言,凡事都喜欢做到有惊无险。不过看的出来,对于老弟的意见,他还是非常乐意听取的。”朱墨最后的一句显然是故意添加上去的,从对方的表情之上约莫可以察觉道李小锋内心稍稍有些急躁。虽然自己的通灵术对其并无作用,但是这种心理上的偏见,显然是可以从表情之中感觉出来的。

“老弟自然不用安慰我了,不过话说回来对菲尔斯顿的这种谨慎,我还是非常欣赏的,至少说明他不会轻易的拿我们这些部下姓名当做儿戏。”说完,两人便急匆匆的赶往后面的大厅之中。

不知是出于某种意图,此刻的菲尔斯顿显得尤其的谦虚。见李小锋和朱墨两人赶来,更是笑脸相迎道:“李先生终于过来了,今天虽然天气不好,但是我们却得到了十分美妙的情报。相信李先生已经知晓。”

李小锋笑道:“确实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不知道您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呢。不过依我之见,当前我们所面临的这帮人并非等闲之辈。换句话说,我们能够发现他们的行踪,他们同样能够知晓我们的计划,这一点显然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各自出于不同的意图产生的合作,但是大家还是非常乐意将内心真实想法的某个方面表达出来,李小锋同样如此。至少对于菲尔斯顿本人,向来给人的印象就是过于自大。

“看的出来小锋对刘氏集团是非常熟悉?”朱墨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要知道我们曾经不止一次的合作。当然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菲尔斯顿先生已经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您说呢?”说话之间,李小锋将目光投向了菲尔斯顿。

“李先生的提醒非常及时,不过这点显然不必过于担心,我已经有所安排,相信在下面的行动之中,至少可以确保大家的人身安全,从某种意义上讲,目前我们的还是身在暗处。”菲尔斯顿自信的说道。

“这样自然最好,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行动计划?”

菲尔斯顿笑道:“李先生果然是个性情中人,五个小时之后我们就会采取行动。至少在抵达目的地之前,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观光旅游。当然,完全可以将这次探险计划想象成为一次旅游观光。”

李小锋笑了笑说:“有可能送命的旅游,确实不错。”

菲尔斯顿道:“可以再说明一点就是,我们的人现在已经在目的地采取了必要的前期准备。这一点相信是对方始料未及的,同样是我们最为明显的优势所在。”

李小锋狐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外国佬,道:“前期准备,是暗杀还是其他的什么呢!”这样略带挑衅的口吻显然不是菲尔斯顿喜欢的那种,在场的诸位只是相视而笑,并无辩解什么。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