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代号2821

夏河年


叶盛茂是台湾“调查局”前局长,俗称“情报头子”。“调查局”理论上是惩治犯罪的机构,但陈水扁将它当作扁家护卫,叶盛茂退休前是扁的眼前红人,扁的“行政院长”差不多平均一年一换,叶盛茂的局长却是一坐6年,君臣之铁由此可见一斑。好像是和陈水扁亲近的都玩完,老婆孩子、儿女亲家、亲近下属、整个绿营都这样,叶盛茂也没能逃过一劫。

叶盛茂曾经帮陈水扁抓过李登辉的小辫子,让陈水扁得以要挟扶自己上台的前任,不过,勉强可以说是职责范围,但“调查局长”将国际反洗钱组织艾格蒙请求调查陈水扁洗钱案的公文转交给疑犯本人就玩大了,别说艾格蒙觉得怒火中烧,即便普通百姓也认为匪夷所思。为了自保,叶盛茂一会儿说将公文交给了陈水扁,一会儿又说交给陈水扁的不是公文而是情资,公文-情资-公文-情资,来来回回的翻供终于惹恼了法官,10月6日一声令下,当场收押。

老叶头顿时脸色铁青,从被告席上站起伸出双手让法警铐上手铐,由于腿发软,双手扶着桌子才得以拿起笔记本,由法警撑扶着走进囚道专用楼梯。辩护律师杜英达问他“要不要送个面包果腹”,他说“不用了,帮我通知太太就好。(要不)还是我自己现在通知?”法警制止:“不可以,你被禁见了”。无奈,叶盛茂只好向律师告知夫人电话号码以及安慰时的注意事项。

叶盛茂下午五时三十分被押入台北看守所,进去的第一句话是“我真的没想到今天会进来”。狱卒递给了他一个快餐,因为心情不佳,叶盛茂没有吃完,接着就办理入所手续。与保育院入托时阿姨笑咪咪不一样,台北看守所的入所手续能让任何人的尊严荡然无存。狱卒先问姓名,虽然是明知故问但你还得老老实实回答,然后命令叶盛茂将身上的衬衫、裤子、钱包、假牙统统交出来,身子脱得一丝不挂好让人检查。手掌、脚底无疑要检查,还要查看生殖器,再命令向后转,双手扒开肛门让狱卒看看有没有夹带自杀用的剃须刀片,最后换上灰色囚衣和蓝色短裤。不管你以前是多么荣耀的大人物,到这里都得履行完整套手续,反正以后都“没名没姓”,只有一个代号,叶盛茂是2821,看守所的人都这样称呼他。

当然,区别还是有一些的,叶盛茂毕竟身份特殊,故没有将他和杀人、贩毒的关一起,标准双人间的另一位是涉嫌行贿的官员。说起来关押老叶的忠三舍还挺有名的,陈水扁驸马赵建铭、总桶府副秘书长陈哲男等等都在这里“进修”过,叶盛茂嫁忠三舍也算是门当户对。早知今日,当初主管这里的时候修一个五星级的多好,又不是第一次以权谋私。

辩护律师也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准备提告求保释。我倒认为多此一举,过了身体检查那一关,按照过来人的说法,多尊贵的人都泄光了尊严,也不在乎以后自己舀冷水洗澡,何况无论是交“公文”还是“情资”,终归你没有下令侦办这个案子,“吃案”是洗不脱的,保释后还得再进去,到时候又得从新履行一遍入所手续。

剑阁县的曹正直为了帮人事局“节约用钱”,说刚才喝的茅台酒不应该收那么贵,巴掌左右开弓扇向卖酒的老大爷,其实并非真的因为“人事局花钱很紧张”生气,而是为了抖八面威风。“我是人事局局长曹正直!”,如雷贯耳,地动山摇。日后两岸统一,这类人就该关台北看守所,脱得光溜溜的让人检查身体,手掌、脚底、生殖器检查个遍,再向后转双手扒开肛门让狱卒看看有没有夹带自杀用的剃须刀片。

是非成败转头空,何必八面耍威风。随着“国舅”吴景茂等扁家人马陆续到所里报到,相形之下叶盛茂就不是什么大人物了。但不知日后2821会不会因为抢舀水洗澡的勺子和陈水扁打起来。



本文内容于 2008-10-8 9:36:26 被本老人家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