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九 伙伴们帮我去学校外截打陈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九 伙伴们帮我去学校外截打陈军




睡了一夜,我的眼睛肿的更厉害了,父母看我无法再去上学就让我在家休息一天,我父亲也为此亲自到学校去找章老师给我请假,而我心里也一直因为陈军打我的事感到委屈烦闷,见父母不让我去上学也就乐得点头同意了。


妈妈心里心疼我,看我精神不太好,有些萎靡不振,就在吃饭时悄悄对我说:“永啊,别再想那些不高兴的事了,今天不去上学,家里的事你也不要做了,好好在家歇息一天,中午吃的东西我都预备好了,晚晌饭等你二哥下午放学回来做,你今天就好好歇歇吧!”


我感激地用那只好眼看了母亲一眼,这世界上最心疼爱护我们的就是妈妈了,父亲只会对我们施以简单粗暴的教育,而母亲则是从心底理解心疼爱护我们兄弟几个,这世界上最好最亲的人就是母亲,世上只有妈妈是真正的最好。


等妈妈安慰完我,我点点头轻声对母亲道:“妈,我没事,一会儿再睡会儿就好了!”感激母亲的同时,我心里觉得更冤屈了,真想好好出出这口气,怎么我的老实、忍让换来的就是挨打受气啊?!这世界也太不公正了!


吃完早饭,家里的人陆续全都走了,韩峰也心疼地看了我一眼后去上学了。我正感到百无聊赖,又开始想自己被冤屈的事时,我的两个好朋友——隔壁的大海、西院的小明子知道我没去上学后就全都偷偷地跑到了我们家来看我了。


两个人一进我家看见我的左眼睛又红又肿,全都吓了一跳,异口同声地问我:“韩永,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肿成这样?是你爸打你打失手了吗?”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心里一委屈,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毕竟是大两岁,小明子很快反应过来:“不会是韩永他爸打的,老子打儿子,再怎么打失手也不会把眼睛打封了,韩永这眼睛肯定是别人打的!”


大海见我哭了也感觉是另有原因,接着小明子的话问我:“韩永,你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你爸打你我们都听见了,你到底惹什么祸了,让你爸那么狠地打你?”


我心里的委屈被朋友一问,顿时和着眼泪说了出来。


两个朋友听完立刻是气炸了肺,脾气火爆的小明子满眼是火、火冒三丈地骂道:“他妈的,没这么欺负人的,咱们村里的孩子读书的是少,可也不能这么随意让人欺负,老子一定得去教训教训这个陈军,我可不管他爸他妈是干什么的,欺负我们就不成!”


大海这时也气恨恨地跟着道:“没错,村里读书的是只有韩永他们几个,可我们却不是只有这么几个人。韩永从小就老实,这我们都知道,他是我们的好朋友好兄弟,我们决不能让他外面吃亏受气,有人欺负韩永就是欺负我们,我们决不能随随便便就咽下这口气!”


两个人越说声音越大,我心里是又害怕又感动,小明子看着我叫道:“韩永,你别怕,从小我们就了解你,知道你的脾气性格,尤其是你爸你妈对你们管教的也比较严,知道你是不会惹事的,你爸不相信你,我们相信你,你受了人欺负,我们决不能袖手不管!”


比我大两岁的小明子早就在社会上开始混,也结交了不少社会上的人,可他始终和村里的孩子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尤其是和我还有大海几个,平时在街上遇到我总是和我亲热地打招呼,这回我被陈军打,小明子立刻表态:“韩永,你先在家里等着,我和大海去喊几个人,中午咱们就到你们学校去,找着陈军这小子我们就狠狠地揍这兔崽子一顿,替你好好出出这口气,不然他欺负惯了你总想欺负你!”


大海也在一旁随声附和道:“没错,这人要是欺负惯了你就总想欺负你,咱们不能惯他这毛病,这第一回咱们就不能给他立下这规矩,一定得好好教训教训这孙子!”


小明子和大海的话让我感觉有些害怕,听他们说要去打陈军,我心里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又想他们去替我出气报仇,又怕父母知道了生气。小明子见状看着我问道:“韩永,你就想这么白白地受欺负吗?你爸爸那套让人打完左脸再让人去打右脸的想法根本是行不通的,这人要是欺负惯了你就总想欺负你,你现在是才上中学,今天让人打了忍了,明天让人打了又忍了,可后天呢?以后那几年呢?以后再出去工作呢?”


小明子的这几句话立刻在我心里起了作用,昨天陈军打完我那副瞧不起人的样子马上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品味着小明子的话,我心里是五味杂陈,又想起章老师的偏心偏袒,我的男子汉情结顿时豪气满胸:“好,我听你们的,豁出去再挨我爸的一顿打,也先出出这口气再说,你们不怕,替我去出气,我还怕什么?!打,打陈军这孙子!你们还要多找几个人去!”我生平的第一句粗话就在我的愤恨怨毒中骂出,打陈军不仅仅是打陈军,更是打给其他人,我韩永不是你们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想怎么冤枉就怎么冤枉的,我也有一双拳头,我会用它给自己争一个公平,不论你们承认与否,至少在我的心里我得到了一份公正。


看我表态同意去打陈军报仇,小明子看了一眼大海再次对我道:“韩永,你在家里先等着,我们马上就去找人,今天说什么也要教训教训陈军这孙子,看他以后还欺负不欺负你?!”这话一说完,小明子拉起大海就走,随后这几个钟头,我就是在极度忐忑不安中度过的。


十点半多小明子和大海回来了,和他俩一起回来的还有平时和我一起玩的特别好的大四、双龙、许立山等几个人。这几个人跟着小明子他俩一到我家,看见我眼睛被打得睁都睁不开,几乎立刻全都气得不得了,纷纷嚷道:“今天说什么也要狠狠地教育教育打韩永的那孙子,这孙子下手也太狠了,韩永又没招他惹他,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不还手还打这么很?!见老实人好欺负啊?!”几个人义愤填膺的样子让我极其感动,望着我这些从小的伙伴、朋友,兄弟,我感动地几乎又要哭了,没有他们,我被欺负了也只能就被欺负了。


等大四、双龙他们发泄完,小明子对我道:“还有三宝、嘎子他们十几个,他们家里都还有事,忙完了就到村口去找咱们,咱们一会儿先过去,人齐了就到你们学校去堵陈军!”


我点点头,想说几句感谢的话,小明子看出来我的意思,紧跟着他刚才的话说道:“韩永,我们是从小的朋友,彼此互相照看是应该的,我们能彼此照顾就要少受许多欺负。你没怎么在外面混过,等你知道了自己这方面人多就要少受许多欺负就知道朋友多的好处了!”


我点点头,大海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笑着道:“小永,你不用怕,咱们村里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象和咱们上下仿佛大的总有几十个,刨去象你这么老实的,再少也还能有三四十个,一般人他想欺负咱们他还得好好想想!陈军这孙子打你是没提着二两棉花访访,今天咱们就让他知道知道随便欺负人的后果,我今天是非得把丫挺养的眼睛也打封了不可!”


伙伴中数双龙的岁数最大,一听大海说出这狠话,伸着大拇指赞叹道:“好,大海,有种,做人就得这样,别人打你一拳,你就得还他一脚,不然他可能就要打你第二拳!”


听着他们的话,我心里也是不断地品味,我爸爸那种人家打完你左脸你再伸过由脸去让人家打的理论真的可行吗?我越琢磨越感觉不是滋味。


和大家说笑了一会儿,小明子看了看我们家的闹钟,随后对大家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吧,别让学校放了学陈军那小子再跑了,那样咱们今天就白跑了!”


大海、双龙等人都纷纷说着是,一行人就簇拥着从我们家出来了。


等到村口和三宝他们聚了齐,时间还有些富裕,我们二十几个人就直奔我们学校。




今天的学校外面和昨天、和平时一样,依旧聚集着不少准备寻衅滋事的社会混混儿。看见这边过来一大群人,而且也是象他们一样的半大青年,那些人就注意着向这边看,有些人还做好了预备厮打的准备。


已经在社会上混了一阵的小明子和双龙等人对此并不在意,可我心里却突突乱颤,不禁又想起那次挨打的事。


等我们又走近了些,双方看见有互相认识的人,也就都松了一口气,开始骂着互相打招呼,对面的人群里还走出不少人迎过来和双龙、小明子他们说话,彼此还互相让着烟。


等大家都点上烟,那些早来的人就问小明子、双龙:“你们今天过这儿来干嘛?有事啊?看你们这架势是这里面有人和你们有茬儿啊?”问话的人边问边指着我们学校。


小明子带头点点头,指着我说道:“这是我兄弟,被他们班上的人打了,你们看这眼睛给打的,下手是真够狠的!”随后他就简单地把我被打的经过和那些人说了一遍。


这些人本来就是闲的没事儿找事儿的人,手心也正痒痒,一听有架打全都哄然起来:“打那孙子,他妈的敢欺负咱们的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打丫挺的!”


一听这话,小明子和双龙就把我拉过去对那些人道:“他叫韩永,是我们的好哥儿们,不然我们这些人也不会来,以后大家在外面见了多照顾照顾!”


那群人听了叫道:“好说好说,既然是双龙、小明子你们的兄弟,就是我们大家的哥儿们,以后在外面见了没得说!双龙你们就放心吧!”


双龙几个人听了很高兴,就对他们道:“马上学校就放学了,我们这边有韩永要离学校远些,一会儿等他们放了学,我们在前面堵着,人要跑回来你们拦着别让那孙子跑回学校去!”


那群人轰然道:“没说的,放心吧,准让那孙子跑不了!”


小明子笑着说了声谢了,我们一群人就向远处走去。


等我们走出有一百多米,学校放学的铃声响了,功夫不大,学生们就说笑吵嚷着从学校里涌出来。看着这些同学,我的心登时又紧张了起来,可我又说不清自己是紧张还是害怕,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厉害,长这么大我没打过架更没打过人啊!……


学生们很快就走到了我们这一群人站的路口,可没有人敢看我们,更没人敢停留,这个路口,是陈军回家的必经之路,而我们就是准备在这里截打陈军!……


学生们很快就过去了不少人,我们班的同学也过去了十几个,当他们看见我和一大群校外的人站在一起时都愣了一下,可没人敢和我打招呼,几乎全是步履匆匆地走过去了。


看学生们越走越少,大家都有些着急,大海和小明子、双龙几个人是接连问我:“打你那孙子过去没有?你不会看漏了吧?或者他从别的地方走了?!”


我睁着那只好眼道:“我们班的到是过去了几个人,可没陈军!他回家就得走这儿!”


小明子活动了活动手腕子道:“学生们还没走完,你看仔细些,千万别让那孙子跑喽!”


我点点头,更仔细地注视起走过的学生,就在这时,几个平时一直围着陈军转的同学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可陈军的影子始终没有出现。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