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邪 揭秘中国足坛生存法则

武汉退出中超,“偶发”的事件有着必然发生的结果,即便武汉不在这个时间退出,也会有别的俱乐部在别的时间上演同样的故事。这,早已由中国足球的体制决定了。


多年来层出不穷的罢赛事件、裁判风波、球霸事件、球场暴力以及中国足球的不佳战绩等等,归根到底都有其体制上的必然性。大家都骂中国足协,其实足协只是中国足球的一道影子,你永远无法摆脱自己的影子,除非摧毁自己。不对中国足球的体制问题开刀,恶性循环就不会结束。


第一邪


我亦官来我亦民


按照国际足联的章程,任何会员协会必须是民间社团组织,但我们伟大的中国足协是个什么组织呢?据说也是民间组织、社团法人,否则,国际足联绝对不会承认这个下属协会,中国男足参加世界杯的资格,中国国奥参加奥运会的资格,都要作废。但谁都知道,中国足协的所有人士同时又有另一个身份,体育总局足球管理中心的官员,个个都是吃皇粮的国家干部。这几年有很多流行语,比如中国式离婚、中国式跳槽、中国式的某某,我们还发明了亦官亦草根的中国式足协。老外头脑简单呀,他们搞不懂中国式足协的真实身份,他们以为中国足协的人士很能干,除了能干好足球协会分内活儿,还个个兼职中国足球管理中心行政总裁、副总裁以及各级长官。


一套人马挂两个牌子,蒙得了老外,却害苦了国人。这不,昨天足协公布了对武汉光谷退出的处罚决定,为了预防光谷跟他们对簿公堂,提前把国际足联的章程抖了出来:根据国际足联的规定,中国足协对协会内会员处理属于行规,不受当地法律的约束。人们都清楚,足协敢对武汉下狠手,是得到了总局的指示。也就是说,总局的“手谕”应该下发给足球管理中心,官对官才符合规定,但公布处罚决定时,却换成了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如果换成足球管理中心,武汉光谷完全可以上告,但现在武汉光谷只能干瞪眼。你说,中国足协,邪不邪!


第二邪


足协领导“从天降”


既然中国足协是民间组织,按照国际足联规定,每两年就要进行一次选举,但自从中国足协成立以来,只进行过两次选举,而中国足协的历任最高掌门从来都不是民选产生,而是长官任命的“空降兵”,谢亚龙曾经把中国足球比喻成孙悟空,说得真形象哟!他,以及他的前任阎世铎,前任的前任王俊生,不都是“从天而降”,坐上足协一把手的交椅吗!


说到这些足协掌门可真邪,中国足球草袋换麻袋,一代不如一代,但这些掌门,每个人的仕途和“钱”途都不受影响,王俊生同志离开足协后,跑到中体产业担任掌门,据说年薪上百万;阎世铎同志离开足协后任体育总局训练局局长;谢亚龙同志更不得了,奥运会后,老百姓已经对一些事物的不满演变成“谢亚龙下课”的呐喊,谢主席实在撑不下去了,但人家非但没有下课,反倒跑到某行政学院上课去了。这到底是中国足球式的下课还是中国足球式的上课?别说老外,就是国人也搞不明白。因奶业的三聚氰胺问题,石家庄一些主管领导或辞职或被免职,质检总局头头也引咎辞职,山西的安全事故,省长辞职。但中国足球出了那么多“事故”,已经成了社会负面影响,但我们的足协领导依然屁颠屁颠地当他的官。


当然,中国足协历任掌门文学修养都很高,远的不说了,就说阎世铎和谢亚龙吧。阎掌门擅长名人格言,比如“当爱情的小舟如何如何,让我们友好地分手吧!”多么具有上世纪80年代伤痕文学的色彩。谢亚龙国学功底深厚,他督战国足期间,总是要在更衣室吟诗作赋,好感人,好动情!所以我们可以推论,新一届足协掌门一定是中国文联主席,或者余秋雨、贾平凹之类的大师,最次也是个80后的韩寒。网络上选举的郝海东,肯定没戏。


第三邪


人家踢球咱踢人


中国足球当官的很邪乎,踢球的也不含糊。国人惊奇地发现,足球在中国已经不是踢球而是变成了踢人。联赛上层出不穷的暴力事件,从未间断。武汉光谷的退出,导火索就是源于球场暴力。在自己家里丢人也就罢了,但在国际赛场上,中国球员更是将踢人的恶行发扬光大。奥运会上,中国足球不仅没有给中国人长脸,还多次上演了暴力冲突,新西兰一名球员下体几乎被踢爆,据说可能落下终身残疾。前不久的世界室内五人制赛场上,中国足球除了“我家球门常打开”外,就是暴力。阿根廷一名球员当胸遭到我们球员一脚,立马被抬出场外。更滑稽的是,在奥运会小组赛最后一场中巴对决,谢亚龙掌门赛前对国奥球员说:“要让巴西队怕我们。”结果球员们上来就对小罗拳打脚踢,难怪,巴西队赛后拒绝跟中国队交换球衣。


网友们这样形容中国球员,人家踢球是要强,咱们踢球是要命。说到此,感觉更邪乎了!足协一再用重刑遏制球场暴力,但暴力愈演愈烈,国安的路姜刚把李玮峰锁喉扣放倒,没过几天,国安的杨璞如法炮制,将浐灞的外援夏伊德放倒在地。看来,夏伊德要想在中国踢球,要赶紧学学中国武术,至少也得学点女子防身术,保护自己的胸和脖子。


中国足球还有很多邪,太多的邪存在其中,只能是正不压邪。


没有赢家 无人喝彩


中国足协最终以取消武汉光谷俱乐部注册资格,罚金30万的“死刑”了断了武汉退出风波。但我们相信,没有多少人会为这个举动喝彩。这起事件的是非曲直远没有足协所谓照章办事那么简单和明了。公共舆论认为这起退出事件是武汉光谷长期积怨的一次爆发,问题是,这样的积怨不是武汉光谷独有。


从中国足球体制外看待这起事件会更清楚。首先武汉光谷说退出就退出,再次印证了中国足协作为中国足球的管理层,毫无权威和公信可言。可以试想,一个丧失了权威和公信的权力部门作出一项重大决定时,即使师出有名,也会让周遭对他的动机产生怀疑,更遑论确立自己的威信了。其次,足协这次是彻底开除了武汉光谷的“球籍”,但能否消除中超各俱乐部对足协这么多年来的种种不满则是另外一回事。换句话说,足协以暴制暴的手段,并不能消除外界的对立情绪,今后,难保不会有第二个武汉光谷出现。最后,这起事件没有真正的赢家,武汉光谷人财两空,武汉的足球事业受到重大挫折,中国足协更是焦头烂额,他们很清楚,今后类似的冲突、积怨肯定少不了。一旦再度爆发,中超联赛还能继续运转下去吗?


说到底,中国足球的病根不是某个人、某些人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不是下面的问题,而是上面的问题;不是借着开除武汉光谷换来天下太平,而是需要从根本上推倒重来。


中国足坛生存法则


改变不了环境,就要改变自己。说是生存法则,其实就是“潜规则”。潜规则是规则之外的相关人士秘而不宣的规则,有人说中国足球是最不讲游戏规则的游戏,我们很不同意——那里面可全是潜规则呀!


法则A


你可以说,但别做


正面榜样:谢亚龙


中国足球的职业联赛始于1994年,如今14年过去了,中国足球的人才基础完全垮掉。一组数据表明,职业联赛初期,注册的足球人口60多万,王俊生下台时只剩下40万,阎世铎下台时只有20万,谢亚龙也快走了,据说只剩下3万人。作为足协的历任掌门,他们很清楚中国足球人才基础在萎缩,他们上任之初,无不高举“从娃娃抓起”的“伟大旗帜”,但真正执行起来却是说一套,做一套。这就是典型的潜规则。解读这一潜规则的形成根源就是体制。足协的历任领导都是有一定期限的任命制,在他们的任内,为了政绩谁也不愿意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于是,青少年足球成了最不受历任足协领导重视的一块。


就像武汉这次退出一样,你嘴里喊喊也就罢了,但是别真退啊。人家国安也喊退出,但是为啥人家就没退呢?


法则B


你可以做,但要听话


正面榜样:殷铁生


中国足球谁干得最多、挨批最多?国产教练。


中国足球圈内,千万别相信主教练负责制这个说法。先说国字号球队,谢亚龙主政期间,女足教练为何换了一茬又一茬,根子就出在我们的领导个个都以为是专家。谢掌门不仅为女足球员亲自示范如何进行俯卧撑这样的力量训练,还指出奥运会上之所以没有进前四,是“叉腰肌”没练好。谢亚龙“教练”,还对杜伊的训练不屑一顾,“杜伊落伍了,他的那套规范化训练体系早就被淘汰了。”联赛中这样的现象也不少,上海申花的朱骏经常在申花赢球后对外表白:“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输球后也有一番理论——“我早说这样不行,结果……”


那些听话的,善于看领导脸色行事的人提拔得最快,最受宠。这在中国足球圈内非常流行,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来中国当教练,业务能力是次要的,关键要听话。不仅要听话,还要替领导受过。国奥总结大会,殷铁生主动揽过,他深知这是潜规则的需要,几乎所有人批判杜伊,远在塞尔维亚的杜伊选择沉默,他明白自己被“潜规则”了。


法则C


不要学习北京国安


反面榜样:武汉队


武汉光谷宣布退出,不排除有威胁足协的意图。原因是当年国安等豪门也喊过退出,足协不但没把人家怎么了,还作为妥协,被迫成立了中超公司,这就是几年前中超的G7造反事件。但武汉光谷错了。在中超这个圈子内,各个俱乐部的地位并不平等。国安多次喊退出,足协不敢把人家怎么样,你武汉喊退出,足协马上就收拾你。原因很简单,你以为你是国安?


在这里不评价国安当年又是罢赛又是退出,最终只“刮风不下雨”的做派,也许国安有国安的道理。问题是,同样的道理,用在国安身上就是危机公关,放在别人那里就是彻头彻尾的罪过。武汉光谷因不懂潜规则,结果被足协用真正的规则废掉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