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56 寻人不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那客人被洒了一身汤,但却没有言语,还是低着头吃了馄饨,仿佛根本旁边不存在宋一牙、马志国等人,也根本不曾被热汤溅了一身。

那贩子的婆娘看着真切,一捅那贩子,横了他一眼,又抓起了抹布,手忙脚乱地替那客人擦汤,低声说着对不起,就在那婆娘给那客人擦汤时,那客人扫了那婆娘一眼,倒令那婆娘心神一颤,这到底是怎么样的眼光啊,透着一股威严,透着一股寒光,透着一股杀气,不禁手一抖,抹布落在地上,那贩子看到婆娘抹布落地,不禁问道,“怎么了?”

只见那婆娘躲着那客人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地连声道,“对不起,爷,没烫着吧?对不起了。”

这边,宋一牙已经将马志国等人让进了菜刀帮分舵,也许是习惯了,他扫了一眼熟悉的街道,忽然间,他发现了那馄饨摊子,不禁一愣,暗道,“这里什么时候摆上了馄饨摊子?”而当他的眼神扫向那背对着自己吃馄饨的客人时,心中一颤,“这个背影这么熟悉,到底是谁?”

带着疑虑,宋一牙快走几步,赶上马志国等人,众人在大厅落坐,宋一牙吩咐顾卫平去县城的饭店众香楼定位子,几人又寒喧起来,免不了你夸我,我夸你,眼见着时近中午,宋一牙便请马志国等人去众香楼用餐,出得分舵,抬眼看街道对面的馄饨摊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万适之连夜赶路,第三天中午时分已经到了羊皮坦村,见几位老人在村头晒太阳,忙上前拱手问道,“老人家,宋老根家在哪里?”

其中一个老人上下打量了万适之,问道,“咋也打听老根兄弟的家,老根兄弟已经有个把个月没见着了。”

万适之听话听音,忙从口袋中取了纸烟出来,上前给了几位老人一人一支,又问道,“老人家,还有人打听那宋老根家吗?”

另一个老人问道,“这位小哥,你又是老根兄弟什么人啊?”

万适之忙答道,“宋老根大叔的儿子宋一牙与小弟合伙做了买卖,因前些日子走散了,特来宋老根大叔家打听牙子兄弟的下落。不知还有何人打听老根大叔?”

那老人叹了口气道,“唉,兵荒马乱的,亏得你们还找,也不知老根兄弟哪里去了,有个把个月不见人了,狗娃子,是不是上次上盘山乱子那回就不见了老根兄弟了?”

另一个老人显然便是那狗娃子,只听得他接言道,“谁说不是,你往前走,直拐,再走两个巷子,第三户人家就是了。”

万适之暗暗着急,知道宋老根一直不在家,心放下了大半,而又听到有人也打听宋老根的家,暗道对方果然行动迅速,便又问道,“老根大叔不在家,那就算了,只不知何人打听老根叔的家,想必是咱们一起行走的兄弟。”

“你兄弟?哈哈哈!”几个老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直笑得万适之有些发毛,等几个老人笑够了,那叫狗娃子的老人才道,“那才不会是你的兄弟,俺看倒像是牙子的相好的,是个细皮嫩肉的城里女娃子,嘿嘿,别看穿了男装,还戴了礼帽,还不是让咱们老哥几个看出来了,哈哈哈!”

“您说是个城里女娃子来找过老根叔?”万适之也有些茫然,据他所知,宋一牙并不认识这样的人啊。

“可不是,俺还寻思是牙子的相好呢!不过,牙子倒也是有些日子不见了,对了,听说他上山投了这个了!”另一个老人道。

狗娃子看着那说话的老人,道,“你个大山猫,就你知道,没听这位小哥说吗?牙子是和他们一起走江湖做生意去了,去投了这个,牙子才多大?再者说了,投了这个,哪有那么俊的城里女娃子跟着呀!”

“你怎么知道投了这个就没有城里女娃子跟着呀?”那老人仿佛坚持自己的说法。万适之见不能再打听什么出来,暗道,还是赶紧回榔桥向宋一牙汇报情况重要,便拱手道,“几位老人家,那么小子就告辞了!”说罢,也不等几位老人说话,便回头直奔榔桥县城走了。


这些天里,谢老传除了上街剃了一个头之外,便一直混在近岛平三的中队队部里。谢老传剃的这个头是中分式,两边留得长长的,近岛平三还送给他礼帽及两套衣服,现在谢老传戴上礼帽,穿了黑色对襟的绸子衫,还真象那么一回事了。

在近岛平三的安排下,谢老传这几天除了练骑自行车,就是练打枪,自行车已经骑得象模象样了,枪打得也不坏,近岛看了不住地点头,“谢桑,你的合格大大的,继续练,你的继续练。”

谢老传一哈腰,“太君,咱们的什么地干活,俺的,什么地干活?”

近岛哈哈大笑,道,“你的,侦缉队长的干活,你的明白?”

“那张队长的什么的干活?”谢老传所说的张队长便是太平县城的侦缉队长,自从黑鹰除了太平县城的的板垣少佐以及保安团长、侦缉队长后,近岛接手县城防务后从侦缉队里提拔起来的。

“张队长,太平县城的侦缉队长,你的,我的侦缉队长。哈哈哈。”近岛平三并不说破,谢老传摸着脑袋也听不明白。

就在近岛和谢老传打哑谜之时,一个鬼子传令兵跑了过来,向近岛敬礼道,“报告,中队长,您的电话。”

“哪里来的?”

“司令部渡边司令长官!”

近岛一听是渡边雄四郎的电话,便急三火四地奔回办公室。

谢老传看着近岛远去的背影,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冷笑,甩手随意一枪,三十内丈外的天空中飞着的一只麻雀随着枪声跌落在地上,只扑楞了两下翅膀,便头一歪,不再喘气了。


此时的榔桥县城外将军岭上,一个中年男子急步上山,突然,一棵树后转出一个大汉,手中的汉阳造一拉枪栓,大喝一声,“站住,干什么的?”

那中年行路人一看那汉子,忙问道,“请问这里可是将军岭?”

“不错,正是将军岭!”

“将军岭大当家的可是冯真?”

“不错!”

“山中可有当归、山药?”

“寻常药材,倒是有的,客官还要别的吗?”

“还要柴胡、白芍,不知山上可有?”

那汉子一听行路中年人此言,将汉阳造一收,拉住那中年人的手,道,“同志,你从哪里来?可把你们盼来了!”

“俺从根据地来,快领俺去冯政委,俺有重要情报!”

两人不再言语,那持汉阳造的汉子一声呼哨,片刻功夫,又从树后跑出一个年青人,那汉子附耳对年青人说了些什么,那年青人便领着中年行路人一路上山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