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九章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自从托乎提受到了阿衣古丽的数落,在她面前再不敢那么放肆了,却仍不甘心,总以为自己败在一个姑娘的连衣裙下,觉得没有一点脸面,眼睛继续色眯眯地盯着阿衣古丽,寻找机会靠近她,想方设法把她追到手。

深秋的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阿衣古丽的家乡来人到乌鲁木齐市办事,她父亲托他给女儿捎来生活费,还带来了一些家乡产的哈密瓜和葡萄干,她很高兴,首先想到梅久香,她挑了一个又大又甜的哈密瓜和一包葡萄干,用一个大兜子提着,刚走出宿舍楼门口不远,就被托乎提纠缠住了。

托乎提嘻皮笑脸说:“阿衣古丽,提着东西到哪儿去?”

阿衣古丽说:“不用你管。”

“我帮你拿着东西。”

“谢谢,劳驾不起。”

托乎提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弄得好没趣。心想,阿衣古丽不正眼看他,一定有了心上人,和别人好上了,是那个混小子吃了豹子胆,敢和我托乎提争风吃醋。阿衣古丽走出不远,托乎提和她拉开一段距离,悄悄地像特务似的尾随在阿衣古丽的身后跟踪着。他看到她手里提着沉甸甸的兜儿,穿过操场,来到花园湖边的假山旁,不见人影了。托乎提弯着腰,快走几步,躲在树丛中,睁大贼眼在窥视。

阿衣古丽走到假山后面,才看到梅久香坐在石凳上,正在专心的读书,她走到跟前,梅久香都没有发现。

阿衣古丽说:“久香哥,我知道你一定在这儿。”

梅久香抬起头,说:“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有一条谚语,怎么译都译不准,快来帮帮忙。”

阿衣古丽放下网兜,坐在梅久香身旁的石凳上,接过他手中的书,看了一遍,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喊就要像狮子一样大吼,要飞就要像雄鹰一样翱翔。”

“我明白了。意思是当兵就要当尖子兵,当学生就要当高材生。”

“你就知道看书,学习,快成了书呆子了。”阿衣古丽说着,用手指着兜儿,说:“送给你的。”

“这是什么?”

“哈密瓜和葡萄干。”

梅久香站起来,严肃地说:“阿衣古丽,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你总是不听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家里生活困难,父母养活一个大学生多么不容易,你就是爱乱花钱,简直是资产阶级的小姐作风。”

梅久香在阿衣古丽面前,总是摆出当哥哥的尊严,批评教育她。有一次,阿衣古丽看到有的同学赶时髦,挎着小巧玲珑的坤包,她也花了十几元买了一个,让梅久香知道后,狠狠地训斥了她,说:“古诗云:‘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勤俭是人的美德,奢侈等于犯罪,十几元是你一个月的生活费。挎着这么贵的包,就美了吗,心灵美才是真正的美。”结果,他把她训斥一顿,阿衣古丽委屈地哭了一场。梅久香等她哭够了,想通了,塞给她十几元饭票,这件事对她教育很深,再不乱花钱了。

阿衣古丽撅着小嘴,嘟囔着说:“不分清红皂白,瞎批评人,主观武断,‘兵僚’主义。”

“批判的不对吗?”

“对,对。这瓜和葡萄干是家乡托人捎来的,人家给你送来,真是好心没好报,费力不讨好。”

“你怎么不早说,我冤枉你了,对不起,我检讨。”

“我阿妈捎话说,你家离得远,放了假到我家来玩。”

“我一定去看大娘。”

阿衣古丽伸手从兜子里抓了一把葡萄干,从中挑了一粒大的,用嘴吹了吹,送到梅久香的嘴边,梅久香张开嘴等着吃,葡萄干在嘴边晃来晃去,想吃又吃不到,逗得阿衣古丽开心地笑,笑弯了腰。

一直躲在树丛中的托乎提看到阿衣古丽和一个当兵的在一起,说说笑笑,亲密无间,他又嫉妒又气恼,阿衣古丽一直躲避他,原来她有心上人,是个穷当兵在中间插了一杠子,从中作梗。

“他妈的,咱们走着瞧。”托乎提他骂了一句,溜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