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三十二章节 灾劫(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萧索的朔风从山顶拂过,裹挟着沙砾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来。星星点点如同朵朵白云散落在这满山的土黄之色中的羊群倒是显得很开心。满眼沧桑之间的那点葱翠之色本就不是很多,浮云样满山而跑的羊群便这样欢快的在这寒嗦的山风中啃咬着这点略泛出枯色的残草。

远处的村落一片安宁祥和之态,风将升起的炊烟扯散在如洗样的碧空之中,黑色罩身的妇女们从溪水边提着水桶走回,孩童们欢快地在泥土之间打滚,几栋突兀在黄土堆垒的土房之间的小楼显得别样的扎眼,如同鹤立鸡群一样。风嘶嚎着在空中舞蹈中。

背靠着山坡的牧羊人看着那泛着淋漓波光的河流,裹了裹身上的阿富汗毛毯,冬季已经快到了,这山风也越发的带着太多的寒意。吹在身上如同虫咬一样,透着骨子里的寒冷。

远处扬起了一阵烟尘,唔,那是长老的车队。牧羊人微微抬起了头,向那沿着崎岖的土路冲入村庄的车队投去满是羡慕的目光。这是四辆‘丰田皮卡’组成的车队,每辆车上都架着有苏制‘岩石’重机枪,这是在阿富汗、中东、非洲等地区冲突中最为常见的‘武装车’。

欢快的牧羊犬忽然停止了欢跃,呜咽着对着主人狂吠了几声。满脸舒坦表情的牧羊人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道有野兽,或者是有敌人?随手抄起身边的老式‘莫辛-纳干’步枪,牧羊人警觉的注视着四下里,趴在山头上举目而望,极目之间一片死寂,并没有什么不妥。除了这只狂吠的牧羊犬之外,似乎并没有别的什么,无论是野兽还是敌人,都没有。

微微松了口气,转过身来的牧羊人很是不耐烦的拾起一块石头,随手扔向依旧狂吠不安的牧羊犬“好吧,滚开,滚开。”牧羊人大骂着吆喝道。挨了一块石头的牧羊犬呜咽委屈着悻悻然走开。牧羊人这才舒展了下身体,从怀抱里摸出根自卷的土烟,有滋有味的吞云吐雾起来。

烟草燃烧着的浓郁之间,牧羊人慵懒地依靠着山坡,享受着那涌入到肺泡深处的气息,感觉着那吞云吐雾时的迷醉。在自制的土烟卷之间加入些许的毒品是这些部落武装人员最爱的享受品,生活对于这些人来说,本来就是很简单。正如放羊与放哨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一样。

风呜咽着低声嚎叫着,避在背风处的牧羊人没有发现,在自己头顶上的云彩之间,张开着双翼、浑身灰白之色的‘幽灵’悄然掠过,锐利的鬼眼正悄无声息的盯着整个村庄。这架通体灰白之色的‘死亡之鹰’便是EADS公司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最早在2004年‘ILA 2004’柏林国际航展上展现的‘欧洲鹰’高空长航时无人侦察机。

‘欧洲鹰’其实便是‘全球鹰’的派生品,只不过装有着EADS公司开发的ELINT信号情报系统传感器罢了,这种以无人平台实施广域监视任务的作战概念与德国军方在2008年提出的SIGINT监视和侦察无人机系统极其相类似。而其高空、长航时的作战特性又使得‘欧洲鹰’更能适合一些特殊目标的作战情报侦察,比如针对缺乏防空警戒的部落长老区的任务。

阿富汗-喀布尔城外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驻阿欧洲军团最高指挥官-英国爱丁堡公爵-北安普顿亲王-哈里王子颇有些得意的看着面前被猩红的记号笔打上叉号的目标示意点。驻阿富汗欧洲军团在自己的领导下,已经对阿富汗国内的抵抗组织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在接连发起的清剿行动中,超过五百余名武装分子被欧洲士兵给打死,更多人的被扣抓成了俘虏。

这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所带来的是阿富汗局势的和缓,而这种和缓则是最终平定阿富汗国内军阀和抵抗武装对西方世界不满的体现。早在多年之前,哈里王子便已经来过阿富汗,在这里他也是最为普通的一名基层军官。那个时候,对于阿富汗人,王子有着最为客观的认识。

时过境迁,转眼过年,当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哈里已经是联合王国-爱丁堡公爵-北安普顿亲王的身份,挂在驻阿欧洲军团最高指挥官的头衔。而阿富汗已经是那个阿富汗,贫瘠的土地,生活艰难的人民,以及纷飞的战火。似乎从2001年,美国政府发起反恐战争以来,所谓的‘和平’就没有一次真正降临在这片被上帝所遗忘的土地上。这是谁的错误呢?军阀?极端宗教势力?还是别的什么?谁也不知道,就连爱丁堡公爵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许在欧洲的努力下,阿富汗会最终的获得和平,获得新生!虽然这话听起来就知道很假,但每一次,在公众场合,这位年轻的王子还是喜欢用这句话来抚平阿富汗政府高官心底的那一丝丝不安的涟漪。必须让这些军阀们知道,离开了欧洲的力量,他们便什么也不是。没有了强大的欧洲军队来给他们做后盾,他们要想在喀布尔坐稳当了,恐怕只是痴人说梦。

无论喊出的口号是真还是假,无论阿富汗政府官员们会去怎么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是欧洲的利益、还是联合王国的利益都需要一个相对安定的阿富汗,需要一个政局稳定的阿富汗,而不是一个战火纷飞,整天自杀式爆炸袭击不断的阿富汗。其实国与国之间的利益等号便是这样的,或许看起来八杆子打不着,但既然存在着,便是等同利益的共同体。

要想让阿富汗的政局稳定下来,那么就必须对那些层出不穷的袭击事件加以弹压,就必须清剿那些无所不在的抵抗武装。而最让驻阿联军感到头疼的便是那支来路不明的武装部队。法扎巴德空军基地遇袭事件、贾拉拉巴德机场袭击事件,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BBE应急特种部队、第7装甲旅-皇家苏格兰龙骑卫队、波兰第10装甲骑兵旅都曾在这支神出鬼没的武装组织的手里吃过亏。可以说,这支幽灵一样的武装组织几乎就是驻阿欧洲军队的梦魇。

不过现在好了,再怎么拥有战斗力的武装部队也抵不上科技的力量,愚昧者永远就是愚昧者。望着有机玻璃板上那标注者猩红叉号的目标示意点,英国爱丁堡公爵-北安普顿亲王-哈里王子殿下很是轻蔑的露出一丝的笑意。也许那些愚蠢的家伙还没有发现死神已经垂展开了它的双翼,正徘徊在空中,随时准备收取他们的生命去那灼热的地狱深处。

“先生!空中打击已经就位了,是否执行!”担任空中协调任务的法国军官回头来问到。

哈里王子点了点头,很是优雅姿态的摆了摆手。“开始攻击吧。” 爱丁堡公爵淡淡的说道。

随着塔台管制中心的命令,两架隶属于德国空军JaboG -33 Büchel多重任务联队的‘EF-2000 Eurofighter’战斗机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尖啸着起飞,杀气腾腾的扑向远方。

宁静的村落依然是那样的充满着勃勃生机,快是上午时分了,越来越多的屋顶上升腾起袅袅的炊烟。几栋小楼的楼顶上,机枪巢中的哨兵也开始换岗了。许多浑身脏兮兮的武装分子也大背着抢从各自的土房中钻了出来,对于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的人们来说,新的一天这才算是开始了。而早已忙碌了一早的牧羊人,也耐不住胃底涌动上来的那股潮意,从怀里摸出一块几乎硬如石头的面馕来,就着羊皮袋里的冷水,狼吞虎咽了起来。

一阵低沉的嘶鸣声从远处传来,趴在一边打盹的牧羊犬又一次发疯似的狂吠起来。这一次,牧羊人没有大声的呵斥,而是支着耳朵聆听了半响。这是?牧羊人警觉地望着天空。

“飞机,是飞机”牧羊人微微楞了一下,两个黑点从北方的天空之中渐渐隐现了出来。一定是那些异教徒的飞机。牧羊人一时之间倒是没了主张,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发出告警,毕竟这欧洲战机侵入巴基斯坦领空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而且对于部落区来说,这些飞机并不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加上佩沙瓦部落区一向是站立在两不想帮的位置上的。不帮助阿富汗政府以及那些异教徒,但也不允许巴基斯坦情报部门在自己的区域内活动。

正当牧羊人愣着的时候,两架战机已经飞快的从自己的头顶上掠过,嘶吼着沿着山谷进入。

“哦,真主啊。”呆呆的看着两架战机飞掠过村庄上空的牧羊人忽然的惊呼出来。因为他看到,这两架战机的机腹下,七八颗炸弹正摇曳而落。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两架‘EF-2000台风’欧洲联合战斗机在村落的上空投下了八枚‘GBU-24/A Paveway III宝石路’精确制导炸弹。这些以MK.82航空炸弹为基础加上激光引导装置的精确制导炸弹足以将整个村落夷为平地了,因为这八枚MK.82航空炸弹无一例外的都是227公斤装药的油气炸弹。八枚温压弹的威力足以让整个村落彻底的从地图上被抹去。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大爆炸声,红黑色的烟火高高升腾而起,翻滚着,纠缠着,直至最终成为一朵巨大的扁平样的蘑菇云。咆哮着的气浪和热焰摧枯拉朽样的横扫一切,整个村落在眨眼之间便灰飞烟灭,如果那些倒塌的土墙和砖石之外,别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一个村落。

两辆‘丰田皮卡’早已经在爆炸中被掀翻了起来,摔得七零八落。到处都在燃烧着,翻腾着浓烟。刚刚还是一片生机的村落此刻已经成为了一座炼狱。

山坡上的牧羊人已经是目瞪口呆了,整个村落在此刻,除了他依然活着之外,便再无活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