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地方官在接到甘宁那篇东倒西歪的公文之后,勉勉强强在师爷的帮助之下看懂了意思,禁不住大喜,原来此处有一伙强悍的山贼屡剿不灭,让他的业绩不甚好看,如今飞虎队愿意主动帮助他消灭这伙山贼,又不用他出一兵一卒,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地方官急忙派师爷送过来一批酒菜款待士卒,以壮行色。

当夜,飞虎队全体士卒美美的饱餐了一顿,好好改善了一下伙食。酒足饭饱之后,甘宁把这五百名士卒召集到一起。

甘宁虽然喝的脸色通红,但步伐稳健,挺直了腰杆走到这五百士卒跟前,看了看他们,见这些士卒虽然都有些微醉,但个个在凌厉的秋风中站的笔直,没有一个打哆嗦的,甘宁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们都是跟随我多年,出生入死,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都是我的好兄弟。我有件事情要求大家跟我一起去做,但什么事情不能够告诉大家,我能够告诉你们的是,此一去九死一生,如果失败,我们有可能都会被视作江东的叛徒,今生今世将再不能够踏足于江东,你们将无法和妻儿父母团聚。就算成功,我们也不会有任何奖励。我现在给大家一个选择,愿意去的人明天跟我走,不愿意去的人就留下,我决不会勉强大家,我不会瞧不起决定留下的人,因为你们已经在以前的战斗中证明了自己是真正的男人。”

沉静了片刻,就看见篝火在不停的晃动火舌,偶尔发出几声木柴爆裂的声音,旋即一片齐刷刷的声音就盖过了它的声音。

“我等愿与将军同生共死,共同进退。”

“好兄弟,”甘宁热泪盈眶,跪下谢礼,“甘宁在此谢谢大家了。”

五百将士一起跪倒一起扯开衣袍露出胸膛:“我等之心天地可鉴,愿与将军同生共死,共同进退。”

马忠和任成也热泪盈眶,一起跪下:“同生共死,共同进退。”

凌厉的寒风,却仿佛让这些跪在一起的义士所打动,悄悄地绕过了他们,继续在大地上掠过,把寒冷带给山岗,树林。

天刚放亮,甘宁就迫不及待的把飞虎队集结完毕,大家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军营,路过城市的时候,还受到了许多百姓的欢送。

一离开地方官的视线,甘宁就把飞虎队分成几十小队,由都伯、什长率领,换上百姓衣服,携带短兵器,星夜兼程,约好在建业城外会合。

三天以后,飞虎队全体将士在建业城外集结完毕,甘宁派斥侯仔细侦查了建业四门的守备情况,发现由飞熊营把守的东门比较薄弱,决定由东门入城。士卒们改装成砍柴的,挑夫的,纷纷向城门口靠近。最绝的是马忠任成居然从乱坟岗上挖了一口棺材,打扮成孝子扶棺,打算混入城中,更绝的是他们居然让甘宁扮演孝子,甘宁哭笑不得,自己也没什么好主意,就同意扮演孝子。

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乐器,吹吹打打的接近了城门,甘宁听着那曲子,还真有点专业的意思,也不知道这群家伙平时演练号角怎么没有这么卖力。

接近城门的时候,甘宁他们才发现今天城门的守卫居然比昨日多了一倍,而且盘查起来更加的严格,男人一律要搜身检查才可入城,甘宁一看要坏了,这帮斥侯,怎么侦查的。这不是坏我大事吗?

马忠和任成也相互递了个颜色,实在不行就只能硬闯了,棺材内都是长短兵器,可惜甘宁最趁手的寒铁大刀没有带来。

因为这群军卒没有演奏过哀乐,那吹得真叫一个烂呀,本来扮成送殡的就够引人注目了,现在还用这些垃圾音乐破坏别人的美感,这是后来刘巴如此形容我们的进城秀。但是现在不但进出的百姓,还有那些盘查的飞熊营士卒都把焦点对准了甘宁一伙。

甘宁咧着大嘴直哭:“我苦命的爹爹亚,你怎么就没有等我回来呀,我们这就回家了。”任成和马忠在旁边一个劲摇头,这甘宁凭相貌算不上偶像派,可怜他如今连实力派也算不上亚,如此拙劣的演技要想蒙混过关,简直就是势比登天。

可叹这甘宁甘兴霸在战场上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左右战局,可如今只能靠拙劣的演技欺骗善良而温顺的飞熊营的老爷们了。这甘宁还越哭越来劲了,可惜在远处看声势挺大,好一个大孝子,到了近前才发现,是干打雷不下雨呀。

甘宁一边哭还一边挤眉弄眼的对扶棺的马忠吹嘘:“怎么样,马兄弟,我老甘不是吹牛,是做那行像那行,今天你们相进这建业城,就全包在我老甘身上了。”

马忠这个气呀,这老甘这大嗓门在战场上确实好用,与敌人一个照面,不用打,光吼着一嗓子,胆子小的立马就出溜到马下了,可现在倒好,都把守门的兵卒给引过来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叫这蛮牛扮演孝子了。

任成看着逐渐接近的飞熊营士卒暗暗着急,虽然对方人数不多,也就是二十多人,但如果真的在城门口和他们火并起来,对于他们下一步计划非常不利,而且也会打草惊蛇,甚至引发全城大搜捕,那后果是不堪设想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任成暗暗给弟兄们发话:“大家看我的眼色行事,准备战斗。”

甘宁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壳,让脖骨发出一阵卡巴的声音低声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把凌阳侯救出来。”

一个军尉冲着这群孝子孝孙喊道:“你们过来,过来。”

“谁,军爷你喊我们吗?”任成头戴白布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回答。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相信他老实好欺负的敌人多数进了地狱,相信他老实好欺负的战友多数进了医馆。“打死十个敌人,打倒五个战友”是他的座右铭,就为了他这个脾气,从军十年的任成如今还是副将一名,否则凭借他的战功,只怕还在甘宁之上,不过,任成也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自由自在是他一贯的宗旨。

军尉不耐烦了:“就是你们,过来,一群乡巴佬。”

“是是。”老实巴交的任成连连点头。但他们就是慢慢悠悠不马上走过去,军尉不耐烦了,刚要走过来教训一下这些乡巴佬,城门里面传来了一阵骚乱。

“有转机。”任成喜道。

军尉发现城内发生了骚动,也顾不得再来教训这些乡巴佬,率领士卒急急忙忙分开围观的众人,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待到圈内,军尉看到自己的几个手下捂着腮帮子和一群飞豹营军校对骂,军尉急忙走上前去:“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回事?”一个军卒看见自己营中的军尉到了,急忙跑过来回话。“禀告军尉老爷,他们刚才骂人,我们回了几句,他们就动手打我们。”军尉眼睛一瞪:“没用的东西,你们就让他们这么干打?”军卒委屈得说:“他们人多,我们没有老爷的将令,不敢动手。”军尉勃然大怒:“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道我马瘟神长了三只眼。”马姓军尉分开军卒,走到最前面,斜着眼睛看了看,“啊哈,是你小子亚,周礼,你小子胆子不小,敢领人来我东门找事,扰乱我的军务。”这个叫周礼的军官也不含糊:“是你的军卒辱骂鲁侯在先,我教训了他们几下都是轻的,要是我的部下,我早就当场正法了。”马军尉回头喊了一嗓子:“是不是这么回事?”几个军卒连声否认:“老爷,我们真的没有辱骂鲁侯,是他们先骂咱们的。”

马军尉回过头来盯着周礼,周礼不慌不忙:“我的手下都可以作证。”马军尉冷冷笑道:“原来你是来故意找茬捣乱的,是不是前几日我那顿皮锤吃的不够,今天来再吃一回呀。”周礼也不甘示弱:“我正想领教领教。”马军尉回头喊了声:“弟兄们解下兵器,给我上。”周礼也回身:“不要动兵器,给我狠狠的揍。”

这下子可好,两群江东士卒就打在了一起,本来建业城守备部队有铁锋营,铁威营,铁戟营上三营,这三营人马是吴王亲自统辖,负责守备王宫和警备建业安全。除此之外还有飞熊,飞蛇,飞豹,飞蟒下四营负责建业城中的日常守备任务,包括整顿地方治安和守备武器库,兵粮库,各常备衙门的安全,分别由世子孙和统领飞熊,飞蛇两营;鲁侯孙熊统领飞豹,飞蟒两营。这孙和和孙熊本就不合,互相明的暗的争斗不休,底下的四营也都看对方不顺眼。往日有吴王坐镇,孙和和孙熊也不敢闹得太出格了,表面上还是平安无事,天下太平。自从吴王中风不能理朝之后,这四营士卒就开始到处惹事生非,今天飞豹和飞蛇打一仗,明天飞蟒和飞熊又打一仗,这十几日下来,建业城内几乎都让他们给打遍了。所以孙和就和孙熊协调,由飞熊营和飞蛇营守备东南两门,飞豹营和飞蟒营守备西北两门。今日这飞豹营的士卒不知道什么原因巡逻到了东门,双方这就又发生了一场恶战。相互打得鼻青脸肿,好在都是一国士卒,没有敢动真刀真枪,也没闹出什么人命来。

不过他们这一打,可把城门给堵上了,进城的出城的,全都出不去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大姑娘,小媳妇,老头,老太太,小伙子都好看热闹,把个城门围得严严实实,有很多人挤不进去,跑到城门上面的城墙上,观看免费的集体拳击比赛,有精彩场面出现,好事的还都给一声喝采。

这下子可乐坏了甘宁,他有一个嗜好,就是爱看热闹,今天遇到了他就不能错过,他有力气呀,别看这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一般人削尖了脑门也挤不进来,可他就行,孝服也不脱,一膀子就撞开三个,在一划拉挤出去五个,三下五下,就到了最里面,喝,里面这个热闹,这个精彩亚,甘宁也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站在那里津津有味的看起了拳击赛,还不时的大声叫好,这马军尉今天看来上岗前多灌了二两黄汤,自从比赛开始就处在下风,身上脸上被周礼打了好几下,这不一拳没躲开,下巴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马军尉就觉得天旋地转,这嘴里面可就充满了液体,尝了尝,挺腥的,张开嘴巴,吧嗒吧嗒,掉出两颗后槽牙来。

甘宁一瞧,立马叫了个好,这声音叫得太大了,离马军尉也太近了,马军尉扭头一看,是穿孝服的小子,心里就来气,我挨打,他叫好,等会一定好好收拾他不可。这一扭头,脸上身上又重重的挨了几下,更加愤恨这大个子了。

这人越围越多,围观的越多,过来瞧热闹得越多,城门附近做小买卖的,摆摊卖混沌的,算命练把式的也不卖了,不买了,不吃了,不看了,不练了。吃的,看的,练得,卖得,好家伙这些人全都挤了过来,挤不进去的抓耳挠腮在外面急得直蹦,还有那身手敏捷,比较灵活的,挤不进去,也爬不上城楼的(那里也挤满了),一着急蹿树上了,上去后就发现这地方比下面清楚多了,开阔多了,能对战局有一个直观的了解,不由自主的大声叫起好来。

不过今天的这场私斗,倒是启发了在后面围观的马忠,一直以来,作为跟随在吴王身边的谋臣和战将,他很清楚吴王有很多次因为对战场态势不明和得到了错误的军报而贻误战机,如果可以从上方俯瞰战场,这样的军报对于一个好的统帅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以后,马忠作为江东新的兵种“天军”的统领,在这一领域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当然了,现在,这些都还只是马忠头脑中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要化作现实,要真正应用到战场上,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