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第一智将李弥轶事

南麻、临朐之败,华野部队损失的多是老骨干。部队伤了元气,情绪低落。加上作战环境艰苦,生活非常困难,部队思想相当混乱。老战士感到战争的艰苦残酷,无战斗经验的新战士产生恐惧心理,甚至有的痛哭留泪,饭吃不下,俘虏则对我军力量发生了怀疑,认为还是国民党强。干部情绪不高、精神不振,放松对部队的管理教育。部队破坏纪律现象较多,战后转移途中,随便打枪,与兄弟部队相遇不让路,野蛮不讲理。(资料见刘统《华东解放战争记实》361页

胶东47年9月18日,华野9纵(聂凤智)决心打击一下进攻气焰嚣张的整8师,地点就在道头村(招远以南30里),5个团打对方一个加强营,守敌坚持住,李弥大部队迅速赶到,忍饥挨饿的华东局首长和9纵纵队领导(饶漱石、张云逸、曾山、许世友、谭振林等)为逃避整8师的追击,率领部队连夜急行军180里,赶往大泽山区,非常狼狈。

第八军对付解放军特别有心得,胶东战场占据绝对优势,大大小小几百仗,顽八军决非浪得虚名,临朐战役把第八军声名推到顶峰。

临朐打败华野,山东战场所向披靡,华野官兵因此称李弥第8军为“顽八路”,是带有敬畏之意的。解放军的克星黄伯韬也称赞“你们老八军打共产党确有一套”。

下面继续摘要编辑《淮海战役亲历记》第13兵团部分内容:

第9军军长黄淑——

元月6日,解放军发起全面总攻,炮火之猛烈前所未有,青龙集一片火海,尸横遍地。第9军之青龙集、大小李庄外围据点全被解放军拔除,师、团长亲自率队出击亦无法夺回原有阵地(注:指挥官身先士卒,顽强!)。

元月7日晚,第9军奉命放弃青龙集,大小李庄,随兵团部撤至陈官庄,准备突围。杜聿明鉴于元月6日以前作战的教训,乃将突围攻击任务由两个兵团轮流担任。第一天邱清泉兵团由张庙堂向解放军阵地攻击,李弥兵团在后掩护。李弥命令第8军、115军在大荒村掩护阵地,第9军移至张庙堂附近准备邱兵团突围奏效后接替阵地。(计划)第二天,第9军越过邱兵团八日所攻占阵地继续向解放军攻击,如此更替跃进。(注:“1949年1月7日夜,当共军攻击李弥兵团内部阵地时,李弥还是把友军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他匆匆率部向西帮助邱清泉兵团防守!”,李弥兵团正奉总司令之令,两兵团轮流交替进攻向西突围!)

近日细读了《淮海战役亲历记》第13兵团几位高、中级指挥官回忆忆淮海战役的文章,细心品味,收获不小:

第8军副军长、军长周开成的回忆——

解放军强大的政治攻势(第13兵团在青龙集被包围,解放军展开政治攻势),李弥集合第8、9、115各军的部分官兵讲话,他说:各位同生死、共患难的弟兄们,你们忍饥受寒已经一个多星期了(12月19日起兵陈官庄、青龙集下起大雪已一个多星期)。这叫忍人之所不能忍,为人之所不能为。只有大智大勇的人才能做得到。现在补给虽少,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只有把这厄运挨过,你们的事业将来一定成功。“天生人,必养人”,总有一天命运会好转的。大家乞求老天爷不下雨、不下雪,多晴几天,空投就多些,吃饱了肚子就好办。如果有人实在受不了,要投共军,我绝不阻拦。但希望不要带武器走,将来还要见面的。以后你们回来,我们欢迎。(帖主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拳拳之心交给大家,能不跟李司令咬牙坚持吗)。

第9军军长黄淑回忆——

12月25日前后,我陪李弥到阵地最前线,对士兵说:“你们太辛苦了,天又下大雪,又冷又饿,我是知道的。我和你们军长都来了,你们真挨不下去,就把我和你们军长杀了吃了好了”(帖主按:这是将心比心,所以第8、9两军饥寒交迫的官兵面对解放军“大饼、馒头、热饭、热水攻势”,投诚者只有两三百人,真是李弥灌输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信念所以然啊)。

第8军少将参谋、第42师125团团长袁剑飞的回忆——

撤退徐州之前,李弥宣布了一批团长以上的主要人事任命,如升调第9军的团长陈志刚、刘君立和第8军的团长伍子敬等为副师长,还有其他一些人递升团长。(帖主按:他们在其后的作战中都勇猛冲杀,刘君立副师长战死)。12月初的李石林外围战,新列入兵团建制的第39师(淮海战役期间由安阳空运到徐州)魏楼以南某村顽抗数日,李弥保其师长司元恺为115军军长(由39师扩编);第8军237师710团魏楼顽抗两昼夜,守住阵地,军长杨开成一再嘉奖团长杨荣升,并升为副师长;与此同时,把弃守马桥、魏楼两处阵地的团长杨京、孔志坚枪决。(帖主按:李弥奖惩分明、从严治军,激励了官兵的战斗意志)。

第9军3师师长周藩的回忆——

1月10日拂晓约7时,周楼阵地,解放军冲进来约30多人,都被守兵打死了。7团代团长高树楷报告说:“刚才冲进壕的敌人都被打死了,拾到他们的步枪二十七支。”天明后解放军炮击周楼,坚持打下去,部下牺牲,长官不得救,因此决心投降。第9军参谋长顾隆筠(已投降)也来催降,进门后他对李弥说:“啊!司令官也在这里!”同时向他一鞠躬。李说:“是呀,你千万不能告诉他们(解放军)说我在这里。”他连连点头。李还哀求顾隆筠和跟我同去报到(投降)的参谋长张炳琪、军需部主任周济等不要揭露他。顾隆筠只报以同声相哭。约16时,我仍以部下对长官的礼节向司令官、副司令官各行一鞠躬礼告别,并说:“再见!”。(危难时刻见真情,李弥这个团队之团结、互助精神可见一斑,在陈官庄周楼抵抗到最后)

13兵团司令官李弥治军严谨,奖惩分明,爱护官兵,部队有着很强的凝聚力和较为强大的战斗力,是解放军的死硬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